安省萬錦市升中共旗 反對的市民這麼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4日訊】安省萬錦市市議會的會議,很少有旁聽的民眾多到坐不下的時候。2月11日萬錦市議會卻人頭攢動,絕大部分是華裔面孔。當天要辯論和投票的動議是——是否禁止在市議會前升外國國旗。

事情的起因是2019年10月1日,萬錦市應親北京的加華聯會要求,在市政府前升了中共國旗,市長薛家平和多位市議員出席。

很多民眾前去抗議,一度親北京的支持者們和抗議民眾發生衝突,導致警方介入。

桑德拉森(Shanta Sundarason)女士說:我做了一些調查,發現2019年有7個國家在萬錦市升過旗,大部分都有著讓人震驚的侵犯人權記錄,為什麼我們要升外國旗,這讓太多人感到受傷。」

之後桑德拉森一些市民組織起來發起了一個動議,呼籲修改萬錦市的升外國國旗規則,禁止在市政府前升外國國旗,除非在外國使節訪問的時候。

升旗製造了分裂」

萬錦市民許先生(John Hui)的婚禮就是在萬錦舉行的,他說他熱愛萬錦的多元文化氛圍,中餐館比鄰印度餐館,大家都一團和氣。因此多年來他一直把家安在萬錦市,即使這意味著他每天要花3個小時來回去密西沙加市上班。

「但是我們所有人珍視的多元文化正在變差,就是因為這個升國旗,」他在市議會上發言說,「每次這個事情發生,人們就把國際事件帶到社區中來,製造了很多我們不需要的分裂。」

去年萬錦市升中共旗的時候,正是中共因孟晚舟而報復性的關押著兩名加拿大人,並禁止進口加拿大的菜籽油、豬肉等;同時香港人的反送中運動正在進行中。

當時參加升旗的親北京人士,「試圖衝擊抗議人群,警方不得不介入,」許先生說,「幸虧沒有人受傷,我們不需要另一個暴力事件來迫使市府改變升旗政策。」

他認為,有很多方式來慶祝社區的多樣性和不同的族裔文化,「升國旗也許不是個好辦法之一,它製造了更多的衝突、更多的仇恨和憤怒。」

「沒有帶來社區的和諧,升旗反而製造了分裂。」伊朗裔萬錦居民馬哈吉(Masood Mohajer)說,他在萬錦市經營一家藥店。

「升旗是一種政治行動。(特別是)那個國家虐待自己的國民,無理由地監禁我們的國民。」他說,「這和什麼是加拿大人的最核心價值觀截然相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捍衛這些權利,如果我們做不到,就相當於是一個旁觀者。」

「受暴政折磨的人們感到被傷害」

萬錦市生意人陳先生(Dinh Tran)有著幸福的4口之家,他1979年逃離了越南的共產政權,在加拿大創業成功。

「升旗是接受和鼓勵中國共產黨犯下的罪行,把那些不是加拿大的價值觀正常化。」陳先生說。

「這讓那些遭受殘暴政權折磨的人們感到被傷害。」萬錦市居民李女士(Joyce Lee)說,她希望萬錦市政府能理性些,不要麻木,「我不反對人們在自己家裡、車裡升旗,但在市政府前升旗意味著什麼。」李女士認為這是一種政治行為。

越南裔的萬錦市民阮先生(Anthony Nguyen)列舉了中共歷年來犯下的侵犯人權罪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把維吾爾族人關進集中營、抓捕兩名加拿大人來報復孟晚舟被捕,對藏族人的人權侵犯。

「我們允許共產黨在萬錦慶祝紀念日,我們在支持什麼?」他質疑到,「中共和朝鮮或越共差不多,如果朝鮮希望在這裡升旗來慶祝金正日的黨,你該怎麼辦?」

王先生的「新冠病毒旗」

一年前來自武漢的萬錦市居民王先生(Jason Wang)的年邁父母仍在武漢,母親被確診患上了新冠病毒,父親也病重。

「現在他們被隔離在家裡,沒有醫護,沒有食物,也不能出去買東西。」遠在萬里之外的他無法回國照料,他指責中共隱瞞和沒有及時通報疫情,導致大量無辜百姓被傳染。

「為什麼加拿大華人會對疫情恐慌?為什麼華人生意會下降?因為像我一樣,沒有一個中國人相信中共政府的數據和報告,中共政府一再欺騙世界,而在這裡我們還在談論升中共的謊言旗。」

在市議會的發言結束時,他拿出一張列印出的中共旗,一個個新冠病毒代替了原本的星星,變成了一個新冠病毒旗。

公民組織:市長不能視而不見

星期二傍晚,萬錦市議會投票的結果8比5贊成保留升旗政策,也就是說,2020年如果有團體申請的話還會升中共旗。

市長薛家平支持升旗,認為是倡導多元文化,副市長漢密爾頓投了反對票。

反對升旗的公民組織牽頭人桑德拉森說,「人們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來到加拿大,我們必須尊重他們和有所反應。」

她說,慶祝多元文化和社區和諧有太多的方式,音樂、藝術、美食、品酒、舞蹈、文化展覽等等,不必用升旗這種政治行為。

對於投票的結果,她也並不驚訝。

「沒有關係,最終人們會站出來說話,改變會發生。」她說,「這場辯論凸顯了我們社區中出現了分裂,市長不能視而不見,他必須找到辦法來解決,他不是只對社區的一部分人有責任,而是對所有人。」

新唐人記者劉海英多倫多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