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瘟疫正當前 凡事預則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目前,武漢肺炎,正肆虐武漢,蔓延全國,擴散至海外幾十個國家和地區。

中國古人講,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我是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之後,我曾準確預見4件事。

第一件事: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

1999年4月25日晚,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此前長達7年的時間裡從未對法輪功進行全面、深入、細緻調查研究的江澤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發誓要「戰勝法輪功」。

1999年4月27日,中紀委監察部有關領導向我傳達了江澤民的信。我當時認為,江澤民可能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1999年5月7日,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李鵬、朱鎔基、李瑞環、胡錦濤、尉健行、李嵐清7位第十五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信中,我寫道:

「可以預言,將來不論有多大的阻力和障礙,還會有更多的人加入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列之中。」

如今20年過去了。我的預言成真。儘管中共以天塌地陷之勢,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用盡古今中外的邪惡流氓手段,持續迫害法輪功20年,法輪功不僅沒有被打倒,相反,洪傳到了全世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

第二件事:我被中共「隔離審查」。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明天我將被「隔離審查」。7月20日一大早,起床後,我對妻子說,今天我將被「隔離審查」。說完,找出出差用的旅行包,將換洗的衣服、牙膏、牙刷、剃鬚刀、毛巾等放進去。然後,坐中紀委的班車,到了中紀委大院。

剛進大樓,就有人通知我立即到樓上開會。進到會議室,裡面已經坐滿了人。會議非常簡短,說是有一份重要文件,要到外地的一個賓館,集中精力修改完善,馬上就走。一行人下樓後,等車的時候,我對帶隊的領導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根本不是什麼修改文件,而是對我異地隔離審查。

幾分鐘後,一輛小型麵包車開過來,載著我們七八個人,快速向位於北京市大興區的中紀委監察部培訓中心駛去。當晚,中紀委監察部有關領導宣布對我採取所謂「兩規」措施,即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進行審查,實際上就是「隔離審查」。

第三件事:逮捕周永康

2008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東一區102監室內的我,寫了一封致時任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信末,提出兩點強烈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

此信寫好後,上交解國建(音)警官,解國建上交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員竇崢(音),竇崢立即「提審」了我。為留下一份白紙黑字的歷史記錄,我同意做一份筆錄,上面詳細記載了王友群某年某月某日寫了致某某某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仔細確認這些信息後,我在筆錄上簽字並按了手印。

周永康是當時中共公、檢、法、司的最高領導,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凶,正處在他一生中地位最高、權勢最大、聲名最顯赫的時期。在當時那樣的情況下,提出依法逮捕周永康,在中共體制內的絕大多數官員看來,簡直是「天方夜譚」。

2014年12月5日,中共最高檢察院正式依法逮捕周永康。次年6月11日,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

第四件事:鑑定人偽造我的電腦、U盤、MP3。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屆奧運會前夕,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警方抓捕。警察在抄家時,搜走了我的電腦、U盤、MP3。

2008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預審室,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我的電腦、U盤、MP3的鑑定結論,說裡面有法輪功內容的文件。當時,我明確指出,這個鑑定結論是偽造的。

之後,就鑑定人偽造鑑定結論栽贓陷害我,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白紙黑字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但是,中共公、檢、法、司,從下到上,沒有一位官員敢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說一個「不」字。

為什麼?因為這個鑑定結論就是偽造的。

一個非常震憾的夢

2020年2月5日,上午,我寫了一篇文章《中共即將亡黨 國人應做準備》。下午,我午睡片刻。剛一睡著,就做了一個夢。

夢見在北京天安門上空,有一個巨大的類似乳白色的矩形瓷器。一邊的中間有一個窗口,依稀可以看見一個人物的畫像。不一會兒。這個瓷器從天而降,「呯」地一聲巨響,砸在了天安門廣場上,飛濺的碎片,像大爆炸一樣,從中心向四週擴散。我一邊跑,一邊看到碎片像雨點一樣落下,但沒有傷著我。然後,我就醒了。

這個夢非常清晰,場面很震憾。我強烈預感到,在不久,在北京,將有震驚全中國、震憾全世界的重大事件發生。

「天滅中共」是當今最大的天象變化。我預感到,即將發生的重大事件,與「天滅中共」有關。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特將這個夢記錄於此,留待日後大家來驗證。

同時,再次提醒中國大陸的父老鄉親,及早為中共滅亡做準備。

遠離中共,唾棄中共,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虔誠地禮敬神佛,請求神佛的護佑,大難之中可以保平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