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洶湧 中共政治搏殺刀光劍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5日訊】武漢疫情洶湧,中共湖北高層將隱瞞疫情的責任推給中央,令民間怒火爆煲。習近平派遣親信到武漢指揮抗疫工作,湖北多名高層接連落馬。分析認為,大疫當前,中共內鬥加劇,在朝在野各方力量都參與了這場政治絞殺戰。

武漢疫情持續惡化。2月13日,中共官媒突然宣布:中共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擔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書記;中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出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

也就在當天,湖北當局宣布12日新增確診病例14,840例,幾乎是11日新增確診量的10倍。

分析人士評論說,湖北和武漢市一把手13日雙雙被免,或因新任領導不願背舊帳,從而將「庫存」的、未被當局認可的新冠病患,予以「確診」。

湖北兩高層被免之前,2月10日,中共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張晉和湖北衛建委主任劉英姿,雙雙被免職。這是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首次有高官被「斬落下馬」。

而剛剛空降為湖北省委常委的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王賀勝,同時兼任上述兩個職務。與王賀勝一同「臨危受命」的還有曾經擔任過武漢市委書記的陳一新。

外界認為,這還只是問責風暴的開始。

大疫下中共政治衝擊波不斷

武漢肺炎自去年12月初爆發後,中共從地方到中央一直隱瞞,聲稱疫情「可防可控」和「沒有明顯的人傳人」,官方誤導性信息,營造的虛假安全感,導致無數中國人染上新冠病毒,並對全世界造成巨大威脅。

直到1月20日,中共當局才開始透露部分疫情。1月23日,武漢突然宣布封城,此後,武漢疫情的政治衝擊波接連不斷,主要不是針對中共政權,而是針對習近平。

1月25日,習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強調,要及時公開透明發布疫情防控信息,對緩報、瞞報、漏報的要嚴肅追責。

1月26日,中共高層成立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但當時疫情已失控、迅速全國蔓延,引發極大民怨。

被稱為「湖北F4」的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以及武漢市長周先旺,是瞞報武漢肺炎疫情的主要禍首。

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採訪時,直指疫情披露不及時,中央負有責任。

周先旺的發言引發輿論狂潮,外界猜測周是保全自己甩鍋中央。海內外中文媒體因此對習近平的批評如潮。要求習下台的實名呼籲書就有好幾封。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黨內鬥爭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級錯得離譜,下級也是「奴才該死,臣罪當誅」。如果不是背後有人撐腰,借周先旺幾個膽子,他也不敢這樣公開「甩鍋」給中央領導(習近平)。

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央視女主持採訪。(視頻截圖)

批評聲浪直指習的政績

周先旺「甩鍋」高層的第二天,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承認,「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同一天,BBC發表了一篇作者署名為「白信」的文章,矛頭直指習近平,而且毫不諱言自己有內幕消息。

何清漣分析說,白信文章清算的不是習近平武漢疫情這一單領導責任,而是習接任中共掌門人8年以來的所有政績。

她說,最有趣的是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1月30日在微博發文,非常露骨地用明崇禎煤山上弔影射習近平。國內都知道,當年孔挺薄,習勝出後,雖然未受整肅,但卻鬱郁不得志。如果不是孔聞出了味道,大概不敢這樣寫,應該另有耳語。

習中央的輿論鋪墊和動作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完全失控。2月3日,中共舉行應對武漢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習近平說:是為了應對這次疫情中暴露出的「短板和不足」。

2月5日,武漢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舉行了會議,衛健委一個發言人稱,如果出現任何問題,會追責,不是嚇唬大家。總書記已經提了,做不好要動刀子。

2月6日,在武漢市疫情部署會上,專程派往武漢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強調,要解決措施不精確、落實不到位的問題。

巧合的是當天因發布武漢疫情信息而遭武漢當局「訓誡」的李文亮醫生,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該消息迅速引爆微信微博圈,並衝上熱搜榜,全屏都是哀傷和憤怒。

微博上更是出現大量對中共官員的批評聲音,「我想要言論自由」成了微博最熱門的話題標籤之一。

面對來自各方、不約而同的下台呼聲,習近平已聞出其中最危險的味道來自何方。示意圖(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習聞出最危險的味道來自何方?

也是在這個群情激憤的關鍵點,2月7日,中共派出國監委的調查組進駐武漢,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何清漣說,李文亮事件涉及的事情並不複雜:被官方打壓的過程他生前已說得很清楚,有關死因也不難調查。殺雞用上牛刀,只能說這個調查組的任務重點在於以李文亮為切入口,「全面」調查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一切。

她分析認為,武漢肺炎來襲,由於封鎖信息、採取行動遲緩,終於釀成禍延全國及世界二十多個國家的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習近平陷入非常被動的政治困境。

面對來自各方、不約而同的下台呼聲,習近平當然會聞出其中最危險的味道來自何方。因此,在周先旺CCTV講話引發的輿論潮中,習近平多日沒在央視露面,他需要幾天時間垂詢下問,思考下一步對策。

2月7日,習近平因勢成事,轉守為攻,放出兩招。一招是國家監察委宣布派出專案小組調查李文亮事件涉及的全面問題,將民間對政府控制言論的強烈不滿引向李文亮之死本身。

李文亮調查組的派出,再讓官媒配合宣傳讚揚李文亮,讓習近平化被動為主動,從舉世指責的第一責任人,變為監察者與調查者,這招雖然難逃指責,但卻四兩撥千斤,讓民眾將湖北當局當成陷害忠良的惡官酷吏。

武漢疫情牽出江綿恆

另一方面,中南海內部,習近平和上海幫,就武漢病毒所這一致命單位也展開了爭奪。習中央正式宣布武漢病毒研究所,由中共軍隊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院士全面接管。

武漢肺炎疫情被指是人工改造的病毒泄露所致,北京一直拒絕美國醫生前往中國協助抗疫,成為世界最大疑點。

中國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所長王延軼和她的院士丈夫舒紅兵也因此成輿論焦點。

自媒體「燕銘時評」引述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背後除了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消息還分析說,近期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實名舉報上海生科院裴剛院士等人學術造假等,事件都不單純,是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在生工系統展開搏殺的徵兆。

對於習近平能否抗過武漢肺炎導致的政治強衝擊?何清漣分析認為,這衝擊固然不會讓他即刻下台,也會迫使他結束任期後下車。出於政治安全的考慮,習決不會拱手退讓。中共政治註定波濤洶湧,在朝在野各方力量都將參與這場政治絞殺戰。

而中共目前撤換湖北高層也被認為是權斗所致,及維穩的需要。

據大紀元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分析,從應勇王忠林等人都有政法系統履歷看,中共調任他們主政湖北,是重在維穩;這與中共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沒有一個專家、卻有公安部部長、多名文宣官員是一個道理,重在維穩,而不是防疫。中共在瘟疫面前最擔心的不是民眾的健康,而是自己的政權是否會垮台。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