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源自實驗室?學者論文曝研究員曾遭蝙蝠襲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6日訊】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源地問題,至今尚無確鑿的結論,華南海鮮市場和武漢病毒研究所都曾被指是病毒的源頭。華南理工大學一名教授近日發表的一篇論文則披露,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遠處的武漢疾控中心也曾研究過蝙蝠的病毒,還有研究員被蝙蝠曾襲擊以及濺到蝙蝠血和尿而自我隔離。有人認為該教授可能披露了2019-nCoV病毒的另一個源頭,但也有人懷疑這是中共為掩護武漢病毒研究所而拋出的障眼法。

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蕭波濤近日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源頭可能性》的報告。

報告引用醫學期刊研究,指武漢受感染的41人中27人與華南海鮮城有聯繫,在華南海鮮城蒐集到的585份樣本中有33份測出新型冠狀病毒。而在武漢市,除了已經引起外界關注的P4級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研究蝙蝠身上所攜帶的冠狀病毒外,在距離海鮮市場僅280多米的地方還有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WHCDC),該中心的實驗室也進行過與蝙蝠有關的研究。

據稱,WHCDC實驗室的研究項目,包括從關在籠中的動物身上抽取組織樣本以提取基因排序,而樣本及受污染的物資都會被棄置,這也可能會是引發武漢肺炎疫情的源頭。

報告引述以前中共官方公布的資料,指武漢疾控中心曾從湖北省捉來155隻蝙蝠,其中就有菊頭蝠,還曾經從浙江省捉來450隻蝙蝠。而世界衞生組織專家指出,這次在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可能源自蝙蝠,特別是菊頭蝠(Rhinolophus Bat)。

報告還特別講述了該中心的研究員在2017年及2019年接受媒體訪問提到的兩場意外:一名受訪的研究員透露,自己曾經遭到過蝙蝠的襲擊,蝙蝠的血液灑到他的皮膚上,他知道很可能會受到感染,而自我隔離了14天;還有研究員曾被蝙蝠的尿液濺到,之後也自我隔離了14天;甚至還有研究員曾在蝙蝠身上發現了活虱(a live tick),並為此感到擔心。

此外,該實驗室附近的協和醫院,在這次爆發的疫情中也是當地首批醫生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醫院。

論文還提及另一個距離華南海鮮城約12公里的實驗室——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指這個實驗室之前曾經研究蝙蝠與沙士之間的關係,研究過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而外界有推測,病毒可能從這個實驗室洩漏出來。

這篇論文發表後不久即被刪除,目前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上已找不到該論文。

據了解,撰寫該篇報告的學者蕭波濤是中科院生物醫學工程碩士,現任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教授及博士生導師。他曾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工作,並與美國西北大學有合作研究,多次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15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布會上稱,科技部出台了《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強調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吳遠彬還在會上表示,目前,研究人員已經初步排除新型冠狀病毒與已知家禽家畜的關係,並提出蝙蝠是最有可能攜帶新冠肺炎的源頭。

香港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向《蘋果》表示,現時普遍相信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是野生蝙蝠,但中間宿主仍然未明,難以解釋為何只有華南海鮮城的野味沾染病毒,而非同一產地或同一運輸批次的野味都有病毒。目前不能排除病毒中間宿主與實驗室有關的可能性,北京當局應循相關方向展開調查。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