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德國為何不向武漢伸出援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6日訊】【今日點擊】(3697-1)

提要
習近平自爆1月7日已知疫情兼批示
德國為何不向武漢伸出援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中共國報出的最新的數字,在國內感染了大概將近7萬人,6萬8千多到6萬9千,死亡人數大概1500多人。如果你按照英國帝國病毒學院的專家,針對中共國報出的數字去算的話,感染人數乘以26,現在不下200萬人,死亡率18%。18%的話也就是說有30來萬人, 有可能,才會出現今天的場面,可能很多朋友覺得30多萬人,沒有一個大致的概念。1976年在唐山死了42萬人,當時沒有這麼發達的這種通訊啦,那死了42萬人,在後來的中國的影響當中,沒看出太多的影響。當時的人口7億8億人,只是現在大概一半,包括在山西黃河發大水時候,淹死了幾十萬人,顯不出來的。

但瘟疫不同於那樣的地震,或者大水的災難,瘟疫它是透過空氣,傳遍所有有人的地方,傳遍所有有空氣的地方,截止到現在,它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傳染的。那北京呢所有進京的人員,就是出了北京城想回到北京的,都得隔離14天,那也就北京自己把自己變成孤城了,因為那進到北京人,都叫被隔離14天的話,那就成為了孤城,這是自然的。這個做法是按照它的,所謂通常認定的傳染的時間而定。

與此同時,在法國一位80歲的中國去的遊客,他是最早得病的那個人,死了,所以這是在,應該是在亞洲之外死的第一個人。而日本出現大規模的感染者,250多人還是260多人,北到北海道,南到它最南的地方,而且顯現出本土化。本土化的根本原因,集中在出租車和這個旅遊,就是最早的那個旅遊公司的巴士司機身上。所以交通就成為了一個,在日本出現大規模感染的過程中的,公共交通成為了一個直接的傳染源。而在英國呢,英國也出現了一些更多的病症,那因為英國在病毒方面比較發達,它的在倫敦的兩個學院,都是被WHO認定的,具有世界頂級的人的頂級專家的水平,他認為在倫敦就會出現在地鐵,會出現在地鐵。

而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頂級專家他沒有報,他是美國人還是誰,但是呢媒體是從這個彭博社報出來,在他看來被定名的武漢非典,武漢病毒,武漢非典2.0,最終將影響40億人,地球上三分之二的人將受到影響。而他的觀點,與香港大學的病毒學的客座教授,那個人不是姓袁,另外一個人大概姓梁,他認為全球將有60%的人被感染。那如果站在現在的角度來講,他做出這樣的推斷,也就是說,該病毒已經在世界範圍內擴散,你查它的源頭已經很難查到。但想查源頭的原因是因為要製作疫苗,他得知道從哪兒出來的。所以不知道源頭疫苗就很難做,這個概念不就是我們通常說的,方得始終的概念,習近平講的嗎,凡事陰陽相扣的 對不對。

這種陰陽相扣的概念,不是正好吻合這天地間,開天闢地造人的一切,真正的生命規範。當觸及到這種陰陽對應,就是生與死的這種彼此相扣的時候,它其實觸及到很高點,觸及到很高點,一天是陰陽相對的,有白天有黑夜 對吧,它組成了一個陰陽相對。所以每一個人的生活,都是按照一天對應的,而在陰陽相對的背景之下,我們工作的時間是7天,我們計數的時間是7天。這樣我們看到人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被控制在這樣的一個,賺錢的、吃飯的、娶老婆的、生孩子的、買房子、置地的,一切都是按這個規矩走。星期一買賣息,星期一做買賣的全世界哪兒都不好,星期四、星期五,全世界的交通都是繁忙的,因為都忙著掙錢,都忙著掙錢。它就是星期一都是開會的,星期五晚上都是在外頭耍的,星期六白天沒人了,星期日在家過日子,不上外頭耍去了,人的生活就是以這樣,一週的時間去對應的。

而這一週的時間在太陽系中,人們走過了金木水火土日月,而走過了金木水火土日月,就走過了我們生命的一個組合,完成了一個組合。而4個星期28天我們作為一圈,它吻合著24節氣的這種,相互對應的釦,吻合著24節氣,那28天又對應著二十八星宿。就外面就出去了,從太陽系這兒,嘩就出去了,所以這是我們看,對應著二十八星宿就是一年,春分就是玄武,春分就是玄武,就這麼對應的。那朱雀南方,朱雀對應的就是這個秋分,很有趣的,它就是這麼對應著來的。那東邊是白虎西邊是這個龍(口誤),青龍,所以中間為東土。那你看臉上一樣,鼻子為中土,鼻子為土,那鼻子長好了這個事就萬物生長,鼻子長不好就是歪瓜劣棗,他看相的也這麼看,它一點都不玄妙,你把這東西看明白了就全看明白了。所以你現在做的,現在出的事情就這麼對應的,順天意的人,他就知道這些事情的發生的緣由,逆天意的人一定是欺騙跟推擲的,逆天意的人在人上就是肉上,一切都是推拖的。

習近平自爆1月7日已知疫情兼批示

習近平自己說1月7日他已經知道狀況了,而且做出了批示。當他在求是雜誌中登出這樣的文章,表明他的權位,他自己的權力受到了空前的挑戰,而他推卸責任的做法,卻是他生命本身的過程。他推卸責任的做法會讓整個官場沸騰,沒有人相信他,中共整體官場沒有任何一個人信他,而王滬寧是玩死他。王滬寧是一個躲在後面的人,就跟當初的張春橋是類似的,張春橋是很會寫東西的,跟康生是類似的人,那他一定哼哼哈哈把前頭權力者玩死,當傻瓜玩死。所以在中共體制內部有一個王滬寧,在國際社會中有一個川普,川普就在推特上誇他,誇死他。

川普用兩句話 ,就可以把美國人在中國的利益,全都弄到手,多少美國人全撤走了,全撤走了,台灣人只走了一架飛機,到現在台灣的人,因為政治原因他離不開。而中共面著變著方的,在宣傳體系中去罵美國人,但是美國人全走了,他川普為什麼不考慮到台灣人呢?他覺得你跟他沒關係,所以這是在這種大的劫難中,劉伯溫講的大劫年當中人性的表達,人性的表達。所以當他這麼去做的時候 ,一些網絡上的評論比較快,立刻就出來了,說還有這麼卸胳臂的,他等於卸了他自己胳臂,對不對。他說這事不賴我,我早下了指令了,那湖北省沒有執行我的命令,所以我要把他砍了。

德國為何不向武漢伸出援手

法蘭克福匯報登了一篇文章:德國社會對今天中共國疫情,表示異常的冷漠,不向武漢伸出任何援手。它下面講述的一切,就是說上自習近平,下至武漢的紅十字會,到今天湖北省的各級官員,凡事要你伸出援手,不得不找他們的時候,在德國人的眼睛裡看到的,就是人性的卑劣與卑鄙,所以德國人不伸援手。我有錢我沒錢,我掏出10萬塊錢,我想給武漢人,當我的錢扔出去的時候,我都不知道這個錢會去哪裡,我為什麼要給?你為什麼要給對吧。這個道理很簡單,如果面對如此死傷,習近平忙於去給自己推卸責任,這是這個國家,這是政權,這是垃圾的中共政權。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