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石正麗4篇論文隱藏什麼重要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6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月15號星期六,第一次在週末做快評,先祝大家週末愉快。今天想和大家討論的話題,是最近一直比較受關注的武漢新冠肺炎這個病毒來源問題。包括有消息傳出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被查等一些最新的情況,可能都和病毒來源有關。

好的,下面我們就先討論一下這次瘟疫的一些最新情況。

就在北京時間2月15號11點16分,貴州電視台旗下的新聞綜合廣播頻道在微博的官方賬號,發出一條消息,說中紀委國監委網站15號發布消息,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但很快,在大約11點55分的時候,這個賬號就撤下了這條消息,並發布一份道歉信,稱此信息未經認真核實,因此刪除了原信息並向讀者致歉。

隨後中國科學報記者在微信公號發文,聲稱在15號採訪了高福,高福表示,他现在正接待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

一家省級官方電視台報導疾控部門最高級機關的負責人被查,而且在這麼一個瘟疫橫行非常敏感的時期,結果出現一個烏龍,這本身就極不正常。

那么高福究竟有没有出事呢?从中共过去的反腐记录看,一个官员是否出事,和是否正式公布他出事,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很多官员落马的时候,上午還在做報告發指示,下午就被帶走。所以,雖然我們看到一家並非主流的官方媒體報導說高福沒事,但這並不代表他真正的安全。我查看了中國疾控中心的官網,有關高福的報導最近的是14號,沒有看到他15號接受採訪的信息。

就這件事情,我們首先可以肯定一點,國家疾控中心對疫情是有隱瞞的,至少,他們對大眾有非常嚴重的隱瞞,這是導致武漢疫情失控最關鍵的原因之一。至於高福對中共高層是否有隱瞞,目前無法證實。但從求是雜誌昨天公開的信息看,習近平至少在1月7號就已經知道疫情,並且還在常委會上作了工作佈置。

這個信息倒是和習近平公開強調的,他一直在親自部署防疫工作相吻合。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真的調查高福,只有兩種可能,要么習近平不顧基本事實和臉面,公開抓高福作為替罪羊為自己卸責,要么是高福的確瞞報了最關鍵的東西,或者是疫情真實數據,或者是隱瞞了病毒來源的真相,結果就是:習近平判斷失誤,掉以輕心,以為大不了就是又來一次薩斯,最終錯失早期防控黃金時期。

究竟是什麼情況,或許還要進一步觀察事態進展,才能有更可靠的結論。

剛才提到了病毒來源,這也是我們今天討論的重點。下面我們就接著聊這個話題。

有關病毒來源的問題,可能大家都已經看到不少相關報導了,我們先看看最新的信息。

昨天最值得注意的一個信息,是廣州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他在全球學術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可能來源」的論文。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肖波濤發表的是論文,不是一般的評論文章,所以文章的內容可靠性應該要相對高一些。

這篇論文提到了幾個關鍵信息,我這裡大致總結一下:1、距離華南海鮮市場280米的地方,有一個武漢疾控中心的動物實驗室,而實驗室旁邊就是武漢協和醫院,這家醫院也是當地首批發現醫生被感染的醫院。

2、這個實驗室有進行與蝙蝠有關的研究,擁有605只各地捕捉的蝙蝠,其中包括中華馬蹄蝠。3、這個實驗室的研究員曾經被蝙蝠襲擊,蝙蝠的血液灑到他的皮膚上,他自我隔離了14日。也有研究員曾被蝙蝠的尿液濺到,之後自我隔離14日。還有研究員曾在蝙蝠身上發現了活跳蚤。

這些信息可信度都是比較高的,做過動物實驗的人都很熟悉這些風險。那麼很巧合的是,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昨天也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科技部剛出台了新規定,名稱叫《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

但是我們就看到,肖波濤這篇論文,是把焦點聚集在了疾控中心的實驗室,而不是病毒研究所那個P4實驗室。按照常理來說,這個武漢病毒如此兇猛危險,理應由P4實驗室處理,而這個實驗室是P3,級別差一級。

如果我們再回顧一下,前天習近平公開表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範圍,我們就看到一個比較清晰的輪廓在慢慢浮現,雖然感覺官方是半遮半掩擠牙膏,但起碼也不得不釋放信息顯示,這次瘟疫可能和實驗室有關。

當然,這並不代表中共透明度增加了,改邪歸正了。恰恰相反,我倒覺得中共掩蓋真相的本性不會變。只不過他們可能掩蓋的更精緻更周全。什麼意思呢,其實關於病毒來源問題,一直都存在兩個重點:1、病毒是自然界動物傳染人的還是實驗室洩漏的?2、病毒是天然的還是人工合成的?

很顯然,官方現在諸多信息的重點,是放在前者,而民間包括海外很多專家的焦點,是在後者。

我們先簡單討論一下前者。

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開發佈通報稱,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

此後,1月22日,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是武漢一個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

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稱,該所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至此,華南海鮮市場是疫源地的說法成為官方定論。然而,僅僅一天之後,《科學》雜誌於27日在線發表的一篇報導就對中共官方這一結論提出重大挑戰。

該報導引述了世界頂級醫學雜誌《柳葉刀》1月24日的一篇論文,質疑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源地可能並非華南海鮮市場。

這篇論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臨床特點」,論文第一作者是武漢市首家指定收治不明肺炎的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黃朝林。這篇論文透露出以下關鍵信息:

# 第一例病人發病時間是12月1日,與海鮮市場無關聯;
# 最早的4例病人中,有3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聯;
# 論文統計總共41例病人,有14例證實與海鮮市場無關聯,比例超過1/3。
# 海鮮市場沒有人賣蝙蝠,也未發現蝙蝠蹤跡。

而對比官方的通報可以看到,二者有明顯差異。官方通報的相應信息如下:

# 第一例病人發病時間是12月8日,與海鮮市場有關聯;
# 官方認定華南海鮮市場就是疫源地,對最關鍵的首例病人無海鮮市場接觸史及上述1/3病例無海鮮市場暴露史避而不提。

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學家丹尼爾•魯西公開表示,如果該論文的數據是準確的,那麼倒推回去,第一個病例應該在2019年11月就已被病毒感染,因為都知道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在14天左右。

換言之,在官方說的12月8日那個最早的和海鮮市場有關係的病人出現前,病毒就已經在武漢其他地方悄悄傳播。魯西就直接說:「中國肯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並非源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但出人意料的是,中共國家級專家組的做法顯示,他們似乎有意無意在忽視這一極其重要的信息。

國家衞健委第一個專家組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已到達武漢。據大陸財新網對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的採訪證實,這個專家組到武漢金銀潭醫院調查後即制定了一套診斷標準:要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要有發燒癥狀;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三條標準都達到才能確診,缺一不可。

報導說,這個標準直到鐘南山等第二批專家組18號到達武漢後才修改。

這就產生出一個難以解釋的問題:第一批專家組對《柳葉刀》調查的這41例病例的詳細情況,肯定是了解的。因為武漢衞健委官方通報中,從1月10日到1月17日,確診41例這個數字一直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稍有傳染病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查清真正的傳染病源,是防控傳染病的三大關鍵之一。既然專家組明知首例病人和其餘至少1/3病例與海鮮市場無關聯,這是非常明確的流行病學證據,表明華南海鮮市場並非病毒疫源地,為什麼專家組要強行「規定」海鮮市場接觸史作為診斷標準還必不可少?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專家組和政府都希望大眾接受他們灌輸的結論:海鮮市場就是疫源地而不是其他地方。

好的,接下來我想和大家一起討論有關病毒來源的另一個熱點問題,就是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

石正麗最開始引起輿論注意,是被人挖出來她2015年發表的一篇論文,提到她有進行關於人工合成病毒的一些研究。財新網為此還對石正麗進行專訪,為她獨家闢謠。

但我花時間查閱梳理了一下有關信息後發現,石正麗有關的論文不是一篇,而是4篇,可以說是每篇都包含重要信息。下面我就簡要和大家分享一下大致的脈絡。這些內容都是公開的,我只是羅列一下相關事實,至於結論是什麼,我想由專家最後來得出比較可靠。

2003年薩斯疫情爆發後,石正麗就一直在研究冠狀病毒。2010年開始,石正麗團隊的研究重點和方向,轉向尋找冠狀病毒如何跨越物種障礙進行傳播,而且她的研究已經集中到冠狀病毒的S蛋白——這個東西就是冠狀病毒跨物種感染人體的關鍵所在。

2010年,石正麗團隊發表論文,內容是用某種技術手段來測試不同種類蝙蝠ACE2受體對人類薩斯病毒S蛋白的敏感性。實驗中他們還改變蝙蝠ACE2的幾個關鍵氨基酸,來測試其對S蛋白的結合性。

這篇論文的意義,用大白話來講,就是石正麗團隊已經認識到S蛋白與ACE2受體之間的特殊關係。

2013年10月,石正麗團隊在權威刊物《自然》雜誌發表論文,聲稱對冠狀病毒研究取得「新突破」。這個突破是什麼呢?

就是他們成功從蝙蝠身上分離出3種病毒,而且發現其中一種病毒的S蛋白可以通過某個特殊部位來結合人類受體ACE2,並有效地將SARS病毒直接傳染給人,不需要果子狸等中間宿主。並且石正麗還提供了其中一種病毒S蛋白的整個序列。

這個突破的含義就是,石正麗已經初步掌握了冠狀病毒突破物種障礙直接感染人體的「鑰匙」。

2015年11月,石正麗團隊在英國《自然醫學》雜誌再次發表論文,主要內容是:他們成功製造出一種能自我複製的嵌合病毒,也就是人工合成病毒。这個病毒骨架是SARS病毒,但其表面那個關鍵的S蛋白,被嫁接了石正麗2013年論文中提到的,她發現並掌握了全部序列的蝙蝠冠狀病毒的S蛋白。

這個雜交病毒立即表現出跨物種的強大傳染力。在實驗結果中,感染了這種「合成」病毒的小白鼠兩肺嚴重病變,無藥可醫。

令人驚心的是,在小白鼠身上的成功實驗僅僅只是石正麗的「牛刀小試」,他們接下來還準備在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進一步的實驗。當然,這個靈長類動物實驗的結果如何,後來石正麗團隊就沒有提到過,至少我沒查到。朋友們如果有了解情況的,也可以給我們回复,大家一起共享信息。

這次實驗當時就引發巨大爭議,很多專家質疑這個做法可能引發“功能獲得性研究”的巨大風險。這個名詞聽起來有點拗口,是什麼意思呢,我個人的理解,就是指大規模殺傷性生物武器。

但石正麗並沒有就此止步,2018年11月14日,石正麗特地前往上海交通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做了一次學術演講,主題就是《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現在這條新聞已經被上海交大官網刪除了。

石正麗最新一篇和冠狀病毒有關的論文,是她在2019年1月23日發表的。這篇論文提到兩個重點:1、引發這次瘟疫的武漢病毒使用了和薩斯病毒相同的「鑰匙」來打開通向人體的大門。2、武漢病毒和雲南馬蹄蝙蝠身上發現的、編號為RaTG13的冠狀病毒相似性高達96.2%。

眾所周知,中國國家疾控中心上傳武漢病毒的全部基因組序列是在1月11日。石正麗團隊在短短12天時間內就從病毒庫諸多冠狀病毒中,比對、鎖定與之相似度最高的病毒,並且還做出分離、上傳基因庫,甚至寫出了論文。

相比上次石正麗找到SARS病毒天然來源花費了足足10年時間,這次她的效率可以說高的驚人。

最後還有一個重要細節需要說明:石正麗1月23號發表了論文,然後她在27號提交了這個編號為RaTG13的神秘的冠狀病毒,但其原始登記信息顯示,這個病毒早在2013年7月24日,就已從雲南馬蹄蝠糞便中分離出來,其採集時間比石正麗2013年10月發表論文的時間還要早3個月。奇怪的是,石正麗當時的論文中並沒有提到這個特殊的病毒。

換言之,這個異常兇猛的,很可能是引發這次瘟疫的元兇的病毒,居然在武漢P4實驗室被石正麗雪藏了7年時間。如果不是這次瘟疫爆發,可能外界還不知要等多久,才有可能知道這個RaTG13病毒的存在。

好了,其實還有很多病毒基因方面的疑點,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以後再和大家一起討論。剛才列舉的內容,全部都是石正麗自己的論文,究竟是否和這次瘟疫有關,我想還是需要權威的,真正獨立的專家才能得出結論,我這裡只是和大家分享一些事實。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給我們留言一起討論,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