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武漢肺炎:導演常凱一家四口染病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8日訊】【今日點擊】(3698-1)

提要
武漢肺炎導演常凱一家四口染病亡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月17日其實就是距離習近平承認,向公開發出重要指示29天 、28天大概是,他是1月20日。但他真正承認,他自己現在真正承認的是1月7日,他就已經知道,而所謂的發出,向他的高級幹部發出指令。他的1月7日發出指令的概念,就是要把這件事情壓下來,如果不是把這件事情壓下來,如果是對民眾負責任的話,他其實是應該向社會公布的。因為事情發生的本身和嚴重性的本身,他有道理相信他自己意識到,如果他自己沒有意識到,他意識不到這一份嚴重性的話,這個東西,為什麼要在政治局常委開會討論,這個東西為什麼在政治局常委,開會討論之後,他要發出重要指示?

而他講出這番話的故事呢,背景呢卻是因為省級高官、省部級高官,開始集體向他發炮。應該講湖北省,他把湖北省委書記、幹部,都拿下來這件事情,在中共官場,就是省部級高官當中,會帶來極大的影響。因為他是一個極端不負責任的,極端不承擔的不負責任的共產黨的,叫什麼,無產階級戰士的一個真正的表現,就是非正常人。如果按人的角度來講,是極其小人的表現,沒有大老闆把責任推給下屬,然後由下屬去承擔這一份責任,如果這家公司是你的,如果這家公司是你的,那你所面臨的是巨大的損失。但當他把國家當成是自己的時候,他把一切的利益都拴在自己身上,把一切的好處拴在自己身上,把一切的責任都推給別人的話,這是中共體制上下表現出來的,人性敗落之後的相當成熟、相當貫徹,這個民間與中共上層的一種,生命品質的表達。

所以這是今天可以看到,在大的瘟疫的背景之下,在瘟神的這種作用之下,中共體制之下的生命的敗相,和生命的那種醜陋,或者說他推卸責任的概念的本身,就是遭致天譴的緣由。這是神在淘汰共產黨本身的概念當中所出現的,當大家去指責他的責任的時候,其實你從來沒想到過,這就是淘汰就是中共,或者說遭致大瘟疫的緣由所在。在截止到今天前後爆發,如果你從12月1日算起的話,你到現在都已經80多天了,70多天將近80天不到,79天,從12月1日算起。那在世界範圍內,已經帶來了巨大的影響,而影響最大的,現在看來影響最大的卻是日本,日本、新加坡,再細節我沒有查到,主要是日本跟新加坡。而日本的緣由呢卻跟那條船有關,它日本的自己的船有關。

那條船上現在已經450多人了,最開始那個船上只有一個人,等船靠到橫須賀港開始救援的時候,是10個人,等待了10多天之後,現在是454人。這種分隔式的管理,這種封閉式的管理,那條船就告訴了所有人這是失敗的。封掉這條船,與在北京城封掉一個小區,封掉一個單元,沒有什麼太大區別。可能唯一的區別就是說,封掉小區、封掉單元,人與人之間呢,那你除非要求他不出門才可以。而這條船上基本都是要求不出門的,在公共的環境中不能活動的,他只有在吃飯的時候成批去吃飯,也就是說在這個過程中同樣是被感染的。一條大的郵輪,跟一個小區的面積是差不多,是有得一比的,跟一棟樓的概念完全是有得比,有得一比的。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只要它這個區裡面發生一個,它只要一封閉,幾乎就全完蛋。

而病毒的本身呢,卻出現了一個很特異的、很特別的,就是在香港,在香港跟台灣,台灣現在是周圍地區保護最好的,大概是18個,感染病人18個,好像有一個死了。香港是次之,截止到現在大概53個,而香港到現在並沒有跟大陸完全切斷。從今天開始珠港澳大橋免費通過,但香港只有58個,而且只死了一個,死了一個人 35歲。這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很難以想像的這種狀況,因為在中國大陸中共報呢,人數超過7萬多,那死亡呢已經超過了1700,可能到了1800。而在深圳呢 ,深圳是成為在湖北城市之外的,比較嚴重的地方,一橋之隔,但香港卻可以保持這種狀況,而香港並沒有完全封關。我以為這就給大家看到的,香港人的自救,源自於天滅中共,源自於他抗爭7個月當中,從與神同行到天滅中共。

普通的香港人,在包括口罩,都遭到了香港政府劫持的背景之下,出現的場面。而在台灣也是類似,台灣在這次整個選舉中,表現出來拒絕共產黨,完全從根本上拒絕共產黨。在一個這次瘟疫,集中死去是中國人的背景之下,那香港跟台灣就表現出,非常特別不一樣的地方,非常特別不一樣的地方。所以這是就我個人來講,你可以相信不相信是你自己的事情,那我們是可以看到故事,同樣有著相反的故事,你可以從中品味出來。我們先看一下劉伯溫,劉伯溫這首詩呢,碑文呢被人解讀成不太一樣,我也看到碑文有的不一樣,寫法有差距,我個人也很難考證說哪個一定是最終準確的,但寫法上確實有差距。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就是人做任何事情,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被這天地間記述著,人做什麼都被記著帳。瀕死經驗中我們看到太多這種故事,這個人死啦,結果就像過電影全看見了,在瀕死經驗的故事中比比皆是。有人行大善,叫即速抄寫四方傳,告知的人有著一份善意,告知的人在講述著一份善意,在講述著一份生命的內在的那種本質。所以這裡講的就是,叫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他講述了行善的概念。而善卻與在過去時間裡,在今天的環境中,在過去時間裡,人們所選擇的世途的方向是對立的,在中共的環境下。以共產黨為核心的一切,是今天遭此大劫的根本緣由,那你只能跟中共隔離了。

武漢肺炎導演常凱一家四口染病亡

這是在今天很多人在傳的一個說法,是湖北省的電影製片廠的一個導演,這個人叫常凱,一家四個人全死了,他本家的人都沒了,他太太現在還OK。然後他的兒子在英國留學,而他的姊姊跟他的父母全死了,前後12天,他死在了大概是星期五。死前留下了一個遺言,除夕夜遵從政令,撤單豪華酒店夜宴,那就是他有錢人對吧,他可以在酒店裡訂,除夕之夜訂餐,這是一個這個世途中的,就是中共體制之下的菁英者,菁英者。他是獲得利益的,而且他的世途的方式呢,可以看到跟李文亮類似,他是一個在業務上發展的人對吧,他做導演的嘛。

遵從黨的宣傳體系,在這個背景之下編戲、賣戲賺錢的人,他有條件可以把兒子送到英國去讀書,他有條件在大年三十,在豪華酒樓去訂酒店,但他卻沒有能力為自己能夠尋得,或者說在大劫難當中尋得出路。他不知道什麼是出路,可以講他不知道什麼是出路,而出路在眼前他同樣也無解,因為出路的一切一定是與中共對立的。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吞噬愛妻和我的軀體,所以他的夫人應該也染病了。輾轉諸家醫院,叫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就在這兒咧。湖北電影製片廠的,這個最後對他的悼文當中呢,道出了他的死因。湖北電影製片廠的,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常凱同志,12月14日 4點51分 55歲死亡,愛崗敬業、肯幹、踏實、尊重領導。2017年常凱同志積極向黨組織靠攏,參加積極分子培訓班後,被黨組織列入入黨重點考察對象,死就死在這裡了,他麻煩麻煩,死就死在這裡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