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記者直擊:想進方艙的人 想出方艙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8日訊】武漢趕建了十幾家方艙醫院,有患者急切的希望能在裡面得到床位,但也有已經進入方艙醫院隔離的患者急切的希望離開方艙,去定點醫院治療。方艙醫院似乎成為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

2月16號,謝女士焦急的為自己的母親施友玉呼籲。

武昌區居民謝女士:「我們家裡基本上的成員都感染了。就包括我哥,還有兩個侄子,還有我爸爸媽媽。我媽媽78歲了,我爸爸還在透析。感染了疫情這麼多天,一直叫我們等。」

謝女士的哥哥和一個侄兒已被收入方艙醫院。母親雖然也已經確診,但方艙醫院卻拒收。

謝女士:「我媽媽78歲,方艙它只接受65歲以下的,所以方艙是不能去的。醫院它需要社區協調床位,問了社區社區一直叫等,然後就一直又等到這幾天。因為78歲的老人本身她的心臟非常不好,現在就是氣喘的非常厲害,呼吸困難。她隨時可能就……我就是想儘快,儘快儘快能夠再儘快給我媽媽安排一個床位,她不能再拖下去了。」

任國慶的太太前幾天也表示,先生好不容易等來方艙醫院的名額,但卻被拒收。

任太太:「一直都說沒有床位,讓我們等著。等到昨天就把我們安排到了一個方艙醫院。方艙醫院它沒有看病、沒有人打針,但是它還不收我老公,說他血氧飽和度太低了。當時進去還要檢查。昨天晚上我們去,我們在那裡等了好幾個小時,凍得發抖,等到快1點鐘,才跟我們檢查身體,一檢查我老公,血氧飽和度太低,他們不收。不收我們又回來了。你說我們一個病人哪能那樣搞啊。」

按照規定的程序,方艙醫院集中隔離輕症患者,而任國慶這樣的重症病人應該送往火神山醫院救治。

任太太:「哎呀那個程序,他說的怎麼好,但是真正沒有那麼好。剛開始檢查的時候說有一點肺炎,但是後來我們又到同濟醫院檢查,做CT,我們就成了毛玻璃了。後來做核酸檢測,就說我們都是陽性了。但是怎麼還是沒有醫院能收我們呢?我們怎麼還是在家裡?再說我跑去跑來,在路上跑去跑來的,這不是傳染別人嗎?我很不情願這樣,傳染給別人也不好是不是?但是我們要看病啊,我們不能在家裡坐著等死,我們還是要看病。」

雖然有些患者急切的想進方艙醫院,但也有方艙醫院的患者急切的希望離開。

邵桂萍12號被送進了沌口體育館羽毛球館的方艙醫院。15號,她的女兒呼籲趕快給媽媽升級去定點醫院治療。

武昌區居民邵桂萍女兒:「現在就是越來越嚴重,然後在方艙裡面沒有醫生只有護士,沒有針,也沒有藥,她說現在就只能吸氧。然後按道理它應該起碼要有基本的設施吧。那你把別人帶過去,那跟酒店有什麼區別呢?還是得不到救治啊。」

邵桂萍的女兒表示,早先在酒店隔離,她還能找代購給媽媽送藥,但現在媽媽被安排在一家特別遠的方艙醫院,她所在的小區也被封了,眼看媽媽病情惡化,卻什麼也做不了。

邵桂萍女兒:「就是能不能反映一下,他們後期能夠把藥,還有什麼CT都跟上呢?不然武漢不是越來越嚴重?輕症的本來能治好,現在那麼多人全部被拖成重症了。現在感覺這個情況就太了混亂了。然後不是新聞都說了嗎?如果在方艙情況加重了就送到醫院,但根本就沒有啊!還有,其他人在方艙,說現在藥都沒有了,要他們直接回家。那不是回家要傳給家裡人嗎?那不是越來越多。」

此前,武漢一家方艙醫院負責人的視頻在網絡流傳。

某方艙醫院負責人:「重症患者我們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我們也不收!走路走不了的,生活不能自理的。這不是醫院,這只是個隔離點,出了事沒有任何人對你負責!」
家屬:「那如果說我媽媽要打針怎麼辦?。」
某方艙醫院負責人:「那也解決不了。因為我們這裡沒有任何的正式設備。」

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下,方艙醫院似乎成為了錢鍾書筆下的「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卻想出來。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