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江澤民才是大瘟疫幕後真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正當外界集中將新型冠狀病毒源頭指向武漢P4病毒實驗室之際,習近平突然在2月14日召開的深改委會議上破天荒的提出:「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要儘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很顯然,習近平確實意識到這場瘟疫已經嚴重危及到自己的地位和中共政權的穩定。

當然,習近平這一舉動也難免讓人疑竇叢生,浮想聯翩,是不是不打自招,等於變相承認本次病毒真的來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要是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的話到底是意外泄漏還是故意投毒?也許還有人要問,武漢P4實驗室又是如何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扯上關係的?你憑什麼說江澤民才是這場大瘟疫幕後的真凶

下面不妨綜合海內外現有的相關訊息,來逐一加以分析和說明。對病毒來源的有些探討,筆者在前幾篇文章中已經提到,不在此重複贅述。

新型冠狀病毒來自人工合成

首先要弄清這場新冠病毒肺炎的源頭(或者說病原體)是什麼?現在醫學界能夠確認的就是所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那麼,這種病原體又從何而來?有不少研究機構把新冠病毒的完整基因組序列和已知的許多冠狀病毒序列加以比對發現,新冠病毒與浙江舟山蝠體內序列相似度接近90%;與雲南菊頭蝠體內序列相似度高達96%。也就是說,根據現有的研究發現,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很可能就是蝙蝠。

大家知道,病毒從天然宿主傳播給人還必須通過中間宿主。也就是說,蝙蝠體內的病毒是不可能直接傳染給人的。也只有找到中間宿主才能開發出疫苗,才能防止新冠病毒捲土重來。

科學研究發現,新冠病毒肺炎患者體內的病毒樣本彼此之間基因序列高度一致。這足以說明病毒應該是在某種中間宿主體內完成進化(或者說在實驗室人工合成)之後才開始爆發的。

中共官方早期一直釋放煙幕彈,將病毒源頭指向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野生動物,但後來卻發現不少患者根本就與海鮮市場無關。有意思的是,至今中共官方也未公布究竟是何種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首例感染者仍然是個謎,目前網絡熱傳疫症「零號病人」竟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

更何況華南海鮮市場裡根本沒人販賣過蝙蝠,武漢人對這種食物根本就不感興趣。更加可笑的是,最近中共又讓穿山甲來背黑鍋。這難免讓人猜測其背後一定隱藏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祕密。

多國專家研究直指武漢P4實驗室

近日,美國、日本和香港等權威專家相繼發表論文,多項證據指向武漢P4實驗室。並明確指出,新型冠狀病毒就是利用轉基因技術在實驗室人工合成的一種變異病毒。類似一種隱蔽性強、傳播速度快、殺人於無形、比核武器更可怕的生物武器。

美國匹茲堡大學的高級研究科學家、生物信息學分析核心的總監詹姆斯·里昂斯·韋勒(James Lyons-Weiler)於1月30日發表了一篇名為【關於武漢冠狀病毒的源頭】的重要文章。近期他再次接受媒體採訪時又指出,通過基因序列對比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裡面有一串序列是和別的冠狀病毒都不一樣的。而且是利用美國1998年時候的生物技術人為插入其中的,這種基因不會存在野生動物身體上。他十分肯定就是中國實驗室人工合成的。中國不僅提煉出蝙蝠的病毒,還進行了修改,實現跨物種傳播,病毒不需要通過中間宿主,可以直接傳染給人類。

最早提出這一觀點的是印度科學家,他發現武漢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有一段人工插入的基因序列和愛滋病的基因序列一致。由此,他們懷疑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人造的。

最近,香港、日本和澳洲三名學者梳理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和周鵬等人自2008年以來所公開發表的報告和論文也證實,武漢P4實驗室在當時生成了一種新的與SARS類同的冠狀病毒。

面對海內外大量確鑿事實和證據,作為武漢病毒研究所副所長、P4實驗室主任的石正麗,不是用科學的依據來證明新冠病毒與她發明的病毒沒有關聯,反倒是在第一時間賭咒發誓,用自己的生命擔保病毒不是從武漢病毒所泄露出來的。這難免讓人有「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感覺。

此外,中共軍隊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院士全面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也讓人懷疑病毒來源是不是已經有內部調查的初步結論。

就在2月4日軍方接管武漢病毒所的當天,被中共竊取病毒的加拿大前P4病毒實驗室總監弗拉克.普拉莫(Frank Plummer)在非洲突然離奇身亡。而普拉莫則是調查新型冠狀病毒是否為中共生化武器的關鍵人物。

尤其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一邊指責「美國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卻另一邊反覆拒絕美國最頂級的醫學專家以及國際上最優秀的醫學專家前往中國提供幫助,這也成為世界最大疑點。

武漢P4實驗室與江澤民的關係

既然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已經沒有異議了,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究竟是故意泄漏還是無意泄漏。一種觀點認為是因為實驗室管理不當,病毒被無意泄漏出來;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是出於某種政治目的需要,有人故意投毒。

如果是有意泄漏的話,那很可能就跟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有關。據《江澤民其人》一書透露,1999年7月在江澤民正式發動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前夕,「天下第一奇山」的安徽黃山腳下的新安江畔,發現了一處充滿神祕和詭異氛圍的奇特之地—— 「千年謎窟」。(2004年4月25日SARS在大陸再次捲土重來,極為蹊蹺的是也正好發生在安徽,並被官方證實是實驗室病毒泄漏所致)

佛經中曾預言,末法時期未來佛——彌勒佛將以「轉輪聖王」的名號如釋迦牟尼一般下世普渡眾生,法正乾坤。然而,宇宙中敗壞的生命形成了一股極惡舊勢力。為阻礙正法,造出了一個江澤民,在世間瘋狂對大法行惡。這江澤民元神本是個癩蛤蟆,這個謎窟其實是個蛤蟆洞。洞中陰氣極重,聚集了不少肉眼凡胎看不見之爛鬼。因鎮壓法輪功元氣大傷。

2001年5 月,江澤民之皮囊奄奄一息,於是來到黃山這蛤蟆洞中補充黑色能量。在洞中待了很久。並親自將自己的巢穴題名為「花山謎窟」。

雖然江迫害法輪功,最初還是給了他一段悔過自新的機會。江自己也企圖通過抄寫《地藏經》來免墮地獄。要知道雖然佛法慈悲,但是威嚴同在!因江一意孤行,一條道走到黑,最終惡貫滿盈,罪業彌天,其元神在2000年9 月間即被打入無間地獄。現在世間上活動的,不過是江的人皮,以及操縱它的爛鬼而已,好似聊齋誌異中披著畫皮的女鬼,人稱「江鬼」。

2002年,湖南邵東出現了一本奇書《國母宋祖英》。民間亦有順口溜說江澤民:「家裡養著貓頭鷹,出國帶著李瑞英,聽歌要聽宋祖英。」說的就是其身邊幾個著名的女人。

筆者前面文章介紹過苗疆的「蠱術」,治國無方、禍國有術的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之初,正是通過湘西苗族女歌手宋祖英的淫蕩歌聲;央視新聞聯播女主持人李瑞英的惡毒謊言;與江在政治上「生死戀」的陳至立掌管的文教衛系統的仇恨詛咒,來蠱惑人心,欺騙百姓,並強迫人人表態過關的。

現今,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迫害接近尾聲時,在中共造謠的宣傳工具再也蠱惑不了人心的情況下,即將形神全滅的「江鬼」又妄想使用生物基因武器,通過醫院長期對活摘人體器官的試驗,以及實驗室人工培養出來的類似「蠱毒」的變異病毒來毒害廣大民眾,從而充當其替罪羊和陪葬品,也好讓自己乘機「金蟾脫殼」,繼續苟延殘喘!

至於「江鬼」與武漢P4實驗室的關係,據自媒體「燕銘時評」引述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背後除了其院士丈夫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也有觀點認為,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時間點、地點及疫情爆發後中共大外宣海內外輿論的操控均非同尋常,背後涉及高層生死搏殺及江澤民曾慶紅集團的瘋狂反撲。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何說江澤民才是新冠病毒幕後的真凶了吧!

不過,令北京現任最高當局和絕大多數民眾看不清的是,冥冥之中歷史在安排「江鬼」迫害佛法的同時,也將利用它從內部毀滅中共邪黨及其邪惡政權!也許這場大瘟疫就是一個「大拐點」。究竟是保黨還是保命?是背叛還是背鍋?希望被邪靈附體所迷惑的人們,趕緊做出明智的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