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應對投資與疫情這樣的複雜問題

作者: 許樹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8日訊】大家在投資中,生活中,經常會問到如下這類問題:好公司和好價格到底哪個更重要?一家公司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哪個?股市短期漲跌的核心原因是什麼?哪一項政策可以給GDP帶來增長?想要家庭幸福、婚姻美滿,最關鍵的是什麼?疫情是具體哪一個原因導致的?疫情之下,最有效的防範辦法是什麼?
諸如此類……

以上這些問題有什麼共性?你會發現,他們有兩點共性:

.複雜問題/複雜系統

.試圖找到唯一的原因

先說上個問題。比如說,在家自製一個蛋糕,這是一個簡單問題,你只需要按照說明,準備好雞蛋、麵粉、奶油等配料,在機器中設定好時間,美味的蛋糕就會出爐。它的變數很少,而且變數之間互不影響,這就是簡單問題,它可以精準找到原因,通過精確控制變數,從而精確控制結果。

但是,經濟運行、資本市場、公司成長、人類社會、疾病傳播,這些問題統統都是複雜問題和複雜系統。複雜系統有個特徵,它自身具備無窮多的變數,每個變數都無法精準控制,如果試圖對其中一個變數加以控制,常常發現變數之間會相互影響,按下葫蘆會浮起瓢。

比如說,公司在非常時期,面對經營壓力,需要解決成本問題。可是,裁人砍成本,會導致人才流失、士氣不穩、研發效率下降,而這些決定公司實力的要素,會導致未來收入進一步降低,各個要素相互影響,從而讓公司成長這個問題變得極為複雜,它無法通過控製成本這一個變數完成改變系統。

再比如說資本市場,影響市場短期漲跌的因素:情緒、流動性、政策、新聞、突發事件、甚至有人把月相、潮汐、宇宙曆法都算進去了。因為極為複雜,人們為了擺脫對未知和不可控的恐懼,就發明瞭一個精神圖騰:「主力」。說所有的漲跌,都是由掌握巨大資金實力的「主力」一手控制的。在十多年前入行的時候,這個說法極為流行,甚至直到今天,當市場大幅波動,你依然能從某些人口中,捕捉到「主力」的魅影。

可是主力是誰?主力長什麼樣子?如果沒有任何人見過這個主力,難道它是躲在終南山中的茅草蓬中隱居,用量子糾纏的腦波來遙控指揮千軍萬馬?

其實,所謂「主力」,其實就是複雜系統的湧現現象。比如,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型往南飛,是哪個主力在指揮這群大雁呢?主力是怎麼給大雁導航,讓它們往南而不偏離呢?再比如,一群沙丁魚,為什麼能巧妙的躲避鯊魚呢?一群螞蟻,為什麼能在地下建立龐大的帝國,是哪個螞蟻主力,巧奪天工的策劃了這一切呢?

以上這些都是複雜系統和複雜問題。複雜問題的最大特點是:整體大於部分之和,無數簡單的變數加在一起組成系統,系統會湧現出像生命體一樣類似智能的特徵,這就是複雜系統。所有複雜問題,都無法進行簡單歸因,就像開篇提到的那些問題,根本無法找到正確答案,因為根本沒有最核心、最重要、最關鍵的那個唯一原因和答案。

不過,我們依然試圖找到辦法,今天就介紹一種很有用的思維方式:安娜卡列尼娜原則。

托爾斯泰開宗明義: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托爾斯泰用雙線結構,其實寫了兩個家庭的故事:安娜和沃倫斯基的悲劇故事被人們唏噓,但是托爾斯泰真正想讚美的,其實是另一對:吉娣和列文。後面這一對年輕人,在歷經世事和成長之後,懷有理性之愛,在價值觀、生活方式、對家庭和親人的照顧、上進工作等所有方面都做對了,因此最終第二個家庭得到了幸福。

人們讚嘆第一個家庭的故事,因為它傳奇;人們忘記了第二個家庭的故事,因為它無聊,不過就是些老生常談的東西。可是就像李昌鎬下棋,通盤無妙手,沒什麼嘆為觀止的出招,但就是能贏;就像納達爾打網球,沒什麼精彩的技巧,但他就是能長時間拉拍不失誤,他打球不好看,但就是能贏。

表面上看,好像這些成功都很無聊,但本質上,他們都遵循了安娜卡列尼娜原則:窮盡所有的關鍵要素,把每一項都全力做好,不可偏廢、不能偷懶。似乎和我們說的木桶原理有點像,但其實並不一樣:木桶原理聚焦短板,讓人們放棄一些長板,從而去彌補短板的不足;但是安娜卡列尼娜原則說的是,找到每一塊板,聚焦每一塊板,把每一塊板都盡量強化,讓每塊板都是長板。

再來舉一個真實的例子來說明安娜卡列尼娜原則。為什麼今天人們吃的肉,都來自豬牛羊這些極為少數的家畜呢?人們為何不吃獅虎像?為什麼這些被我們馴養的動物,全部都來自於歐亞大陸呢?

拍腦袋的話,可能會認為歐亞地理位置資源好,或者歐亞人種、技術更厲害。但非洲大草原資源更好啊,人們怎麼不去馴養野馬呢?其實這就是一個複雜問題,它需要遵循安娜卡列尼娜原則,把每一個要點都做到:

.歐亞大陸具有數量最大的哺乳動物數量,樣本大

.食草動物能量轉化成本低

.生長時間和效率

.攻擊性、馴養難度和性情

.交配和繁衍方式簡單

.地盤和領地意識弱

稍作解釋。根據能量守恆,動物生長需要消耗能量,1萬磅的玉米可以養出來1千磅的豬,能量轉化率只有10%。而如果去馴養食肉動物,1千磅的豬肉,只能養育1百磅的獅子或者老虎,同樣數量的肉,馴養食草動物成本遠遠低的多。

可是大猩猩和大象也是食草動物啊,為何人們沒有馴養他們呢?因為沒有任何農場主願意花15年,付出如此巨大的時間和飼養成本;再比如說,斑馬,大家可能會覺得這是一種黑白兩道,特別吃的開的可愛動物,但是根據美國的統計數據,動物園中誤傷飼養員最多的動物,不是老虎這樣的猛獸,而是斑馬,斑馬是所有馬中,性格較差,難以馴養的一種,即使它是素食,即使它成長的也很快,但是不適合馴養。

再比如獵豹,從古至今,無數王公貴族試圖馴養獵豹都沒有成功,因為獵豹在交配和繁衍的時候,要展開馬拉松賽跑競賽,幾個雄獵豹,誰能跑贏,誰贏得芳心。顯然,在馴化的圈養過程中,無法滿足獵豹這種特殊的繁衍方式,也只能放棄。還有一些動物,有非常強的領地意識和種群階級制度,因此根本無法適應圈養的環境。

當遵循安娜卡列尼娜原則,以上所有條件都具備了,它還需要最後一條,也是非常關鍵的一條:樣本量要足夠大。恰好歐亞大陸的哺乳動物數量最多,經過歷史的篩選,同時做到以上所有方面的動物,才和人類締結了幸福的婚姻至今。這才是幸福稀缺的真相,它的本質是一道概率題,條件越多概率越小。

用安娜卡列尼娜原則,我們來回答一些投資的問題。在投資當中,根本沒有一個指標,也沒有一個簡單的辦法,能告訴你一家公司是否能投資。

首先,確認競爭優勢,有壁壘,才能保證長期現金流,這是一切的底層;

然後,觀察管理層是否誠信可靠,公司有優勢、但是老闆坑你也不行;

考慮用戶需求,究竟為用戶創造了哪些價值?在未來很長時間,用戶是否還需要你?是否還有價值?

用戶大概是哪類人?是大眾用戶,還是專業用戶?

用什麼渠道接觸用戶?如何組織銷售?激勵機制如何建立?

以上一切,有哪些關鍵資源所支撐?

有資源、業務好,那麼是否取得了相應的收入能夠驗證?

如果收入也得到驗證,那麼是否為此付出了過高的成本?

這個清單僅僅只是投資這個複雜系統的冰山一小角而已。即使所有方面都做到了,那麼它有可能是一家好公司。但是一看價格,可能又不合適了。本來值100塊的東西,現在賣到了120塊,那就不能買。當所有方面全部都做到了,並且價格還合適,這才有可能是一筆好投資。所以說,投資很簡單,就是花80塊,買值100的東西,但是簡單並不意味著容易,做起來非常不容易。

總結一下,安娜卡列尼娜原則,給了我們幾個重要的啟發:

.成功就像拼圖,少了一塊都不行

.不僅聚焦短板,更要聚焦每一塊板

.節點越多,變數越多,天然的成功率就越低

.如果太難,去選擇變數少的事執行,完成好過完美

阿甘說,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盒子裡的下一顆是什麼顏色。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