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做藥物實驗 維權者憶精神病院經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0日訊】來自中國山東的界立建,從記事起就跟著父親上訪維權,不僅自己遭受各種酷刑折磨,也看到了其他訪民遭受的苦難,最後他終於歷經磨難來到海外,來聽一下他的經歷。

維權人士界立建表示,因為上訪他多次被關到精神病院,受盡了苦難,還被逼迫做各種藥物實驗

維權人士界立建:「第30幾天的時候,用一個DV架在我的床上面,拿各種不知名的藥片,護士端過來給我吃,差不多有7-8種藥,每天三次,架了三天DV,看吃藥的反應,可能是新藥吧,拿我當試驗品,吃完我就偏頭痛,痛得眼皮起不來,一直似睡,心痙攣,一會高一會低,心一會揪痛揪痛的,其實我沒有閉眼睛,但是迷迷糊糊的眼前一會黑一會藍一會白,腦袋像過東西一樣。」

被關押在精神病院期間,他目睹了很多其他人的悲慘遭遇,許多人不斷被護工打罵折磨。

維權人士界立建:「晚上有些女孩有些被強姦過了,他們領導白天來視察啊,他們肚子用布把她勒緊,可能是孕期,再穿上寬大的衣服,領導來可以做一個安全隱蔽,這些女孩很多就不見了,最後都不知道去哪裡了,很多女孩晚上就哭,晚上護工打牌,無聊了就折磨人。」

他表示,上訪民眾除了被送進精神病院遭受折磨,還有些年輕訪民被人間蒸發。

維權人士界立建:「他們說地方政府就把他給打死了,就直接火化了,然後就按失蹤人員處理,有些健康的,被某個醫院拉走了,因為關在拘留所裡面,訪民有的去聲援,有看見大約4天到5天過去了急救車,再查這個人已經轉移走了,轉移的時間跟救護車來的時間完全是吻合的,冤案不僅不受理,你的命到最後把器官割走,最後的骨灰都不回歸你的親人手中。」

界立建為了躲避中共迫害,不惜飄揚過海,遠赴非洲,最終逃難到美國。他表示,每位訪民都有一本血淚史,並呼籲民眾千萬不要相信共產黨。

維權人士界立建:「當時我認識一位抗美援朝的老爺爺,他跟我說,共產黨的一切你都不要相信,用你的時候你就是一個尿壺,用完了他嫌你髒,把你丟遠一點還不行,還要把你砸碎了,也表示對你的厭惡,他是立過二等功的,最後也走上了上訪的路程。很多訪民,幾乎每一個訪民都有一本血淚史。」

新唐人記者楊陽洛杉磯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