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鍾劍華:危機時刻 建制派潛水隱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1日訊】鍾劍華(9):香港眾志購百萬口罩,建制派財雄勢大卻潛水隱形;中共肺炎疫情體現林鄭窩囊,中共體制侷限難作依靠;警察與過氣藝人蛇鼠一窩,形象插水。

鍾劍華是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退休前曾任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鍾劍華接受《珍言真語》專訪表示,中共肺炎疫情是一個提供給香港政府撫平香港人反送中以來積壓已久的怒火的好機會,但港府卻因維護「政治正確」而錯失了這一天賜良機。危機時刻,民間團體香港眾志購得百萬口罩,而林鄭政府卻找足藉口說買不到口罩,建制派財雄勢大也找不到口罩,個個束手無策,潛水隱形。

港府沒有利用疫症機會爭取市民信任

梁珍:中共肺炎繼續蔓延,鑽石公主號的香港乘客很快回到香港並須要隔離,預計會送他們去火炭那邊隔離,但民眾希望是送往軍營隔離,你怎麼看現在香港搞成這個樣子?

鍾劍華:我覺得政府在處理這件事上面反應很慢,很多時候都沒有觸到香港人的脈搏。跟2003年薩斯(SARS)防疫很不同,當時雖然政府的民望都很低,但是社會整體對於政府的防疫措施、隔離措施基本上是支持,居民也都合作的。但這次我相信,也都有過去九個月因為反送中條例所積下的恩怨,所以市民不信任政府了,政府也都不接納市民的意見,造成的後果,政府採取任何措施,都難以得到市民的支持。

我覺得首先日本那個郵輪的事,已經拖了很多天了,確診數字不斷上升,政府在各方面的要求下才派包機去接人,其實已經慢了好幾拍,對有的家屬來說根本幫不了他們;再加上現在的隔離措施,事實上每一區都得不到市民的支持,因為大家都不相信政府了。政府沒有做足它要做的事情,沒有諮詢,又沒有事先給予市民一些保證。基於兩個因素,第一,每一區的居民都認為「疫症不要放在我後院」這種自保心態,抗拒這些設施;第二也是一種對政府政策的一種逆反心理。

既然這個政府什麼都滿足不了我們,口罩都沒有,為什麼我們要配合你政府?所以引致各區都反對。而政府的處理方法也都很窩囊,我覺得,你不去解說、不去採取懷柔措施,而不斷用警察去打壓,繼續放催淚彈,我覺得造成的結果使那種抗拒的情緒更加大,就算疫症過了卻積下新的怨恨,我覺得會使政府很難管制社會了。簡單講我覺得,政府沒有利用這次疫症的機會,去爭取市民對政府應有的起碼的信任和支持,也都沒利用一個武漢掉下來的危機,去為過去幾個月造成的傷害,做一些撫平的工作,反而更加加深的怨恨。所以相當之不幸,也相當之可惜,也可以說香港政府相當之窩囊,變成現在就算居民無法選擇,政府將一些從日本回來的隔離的人士擺在那裡,我相信區議會以及地區人士的反對不會停止。

林鄭意氣用事 與專家民意作對錯失良機

梁珍:我們看見香港民怨很大,信息也很混亂。林鄭自己不戴口罩,連去深圳灣都不戴口罩。連專家都說我們香港每一個人都要戴口罩,為什麼林鄭自己又不戴?

鍾劍華:我覺得很多原因。首先可能是她自己的性格;另外有一點,有人問過她,是不是要和民意作對,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挺好笑的。但是看她接下來的表現,似乎真的有點和專家、民意對著幹的一種意氣在裡面。當每個人都戴口罩她就不戴,官員戴口罩她都要他們脫下來,還說能節省就節省。但醫護口罩依舊不夠,所謂部分保護措施要配給,部分醫院管理局的病房管理層要限制使用。

這些措施出來之後,無論醫管局的行政人員怎麼解釋,政府怎麼說,其實都解答不了問題,為什麼會這樣?政府說用盡方法去找口罩,但現在公布的數字,口罩的存量只夠一個多月用。反而是一些民間組織、個別人士就找到口罩,黃之鋒都找到1一百多萬個口罩回來。這反映這個政府,完全缺乏解決問題的想像力和意志;反而一些民間的智慧更加有效。這個政府不但不解決問題,還會增加不同界別的危機感,包括醫護,包括口罩的分配過程,人們對警察是不是有濫權、有特權的懷疑,我覺得這些因素都是反映一件事情,政府沒有辦法利用這次的危機,重建社會對政府的最起碼的信任,甚至連一點僅有的信任都破壞了,連一些過往支持政府的藍絲都罵政府。我覺得這個是相當可惜的,政府錯失了這個機會。

社會各界都和港府唱反調

梁珍:你覺得商界會不會和政府之間的關係會更加疏離,你看見李嘉誠這次派口罩,其它大商家會怎麼做?

鍾劍華:暫時看不到很廣泛的跡象,說政府和商界之間在這件事上有矛盾。政府當然呼籲商界要體諒、要配合,給員工彈性上班。但是我看到香港的主要商會,沒有就著政府這個要求公開表過態。但是個別商界人士和政府的關係真的出現了一些問題,但常言道富不與官爭,他們不會將這些矛盾很公開表面化,除了何柱國之外。大家都不出聲,不反應,我覺得不反應已經表示了一些事情,整個社會、政界以至不同的專業界別,都不同意政府的做法。政府的顧問小組裡,廣大教授有一些像袁國勇不唱反調,但是他在其它平台所表達的意見,很明顯都是和政府的看法不一致的,不過他又說大家不要互相指責。但是何栢良那種態度就很清楚了,對於政府長期不肯封關,是相當有意見的,對於陳肇始這些局長的講法也都表示不認同,對政府不肯採取絕緣措施去隔絕感應源,也都表明了態度。

這些都影響了市民對政府的觀感,我們看見整個醫護界,很少人站出來支持政府的做法。我覺得隨著物資供應緊張,再加上大家看到政府在分配物質上面的不公平,警察穿上最高檔的防護措施站在旁邊,翹起手腳還要照相;醫護就限制使用地上前線。這些景象出來之後,大家對政府的反感情緒進一步加劇,就算不唱反調,積下的不滿是越來越多、越來越明顯。將來疫情受到控制、慢慢淡化之後,我相信政府面對的後果會挺嚴重。

警察與藝人飯局 影片外傳有損形象

梁珍:講到警隊,最近鄧炳強和一些明星一起吃飯,不戴口罩還一起唱歌的短片,引起民眾瘋傳,這個信息會帶來一些什麼效果?

鍾劍華:我覺得看完那短片以及網上那些反應,有幾點很清楚。第一,你警察自己都知法犯法,在室內場所吸菸;第二,當政府宣傳叫人們不要這麼多社會聚會活動,儘量留在家裡,戴上口罩的時候,你看見他們就面對面噴口水、唱歌、摟肩搭背,幾乎每個人都沒有戴口罩,這個作為警察,不單止不守法,還不能成為政府、政策要求人們做的行為的表率,就相當失禮。再加上過去幾個月,很多對警察已經產生了極負面情緒的人,相當之反感,完全表達不了一個領導警隊,一個所謂專業警隊的最高層領導人,應該有的風範和風度。所以這個片出來之後,再加上近期的事件,包括口罩分配不平均,警察繼續放催淚彈,過去幾個月警察那種違法違紀的行為,不斷在人的腦海裡出現,我相信對警察的形象不但沒有改善,還會進一步下滑。

警察藝人「相濡以沫」 蛇鼠一窩

梁珍:在疫情之下,很多明星已經沒有活幹了,以前是靠大陸的,所以他們說的話……包括成龍說中國人是要管的。這個時候出來和警察這樣,對於他們的未來,你怎麼看?

鍾劍華:我相信很多香港的明星,限於他們個人的素質,一到了關鍵的時刻,只能夠向北望、向錢看。所以就也都講了很多很沒有水準的話,所以我想這班藝人,本身在香港年輕一代已經大部分流失了支持,已經失去了一個所謂公眾人物對社會應該有的號召力。而警察和一班已經失去了號召力的藝人,走的這麼近,摟肩搭背,互相相濡以沫,給人的印象,在網上就這四個字,叫蛇鼠一窩。我覺得這四個字也都反映了香港市民對這班人的看法,警察的形象被社會定了型,警察的水平就是和那班藝人一樣了,都是一些可能個人品德不是很好的,你知道這班藝人很多品德上都有缺點、污點的。就是某人的父親以前是貪官,逃去台灣了;成龍搞大了別人的肚子之後不認帳的,這些帳就被人挖出來了。我覺得警察就跟這班人一樣了,警察不珍惜自己的羽毛,不珍惜自己的形象,這個相當可惜,相當不自愛。我覺得反映了香港警察那種素質確實是越來越低落,而且連最基本的個人形象都不顧了。

香港現口罩荒 建制派束手無策

梁珍:反送中運動有一個說法就是「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你覺得這次疫情會不會使香港在覺醒方面,會有新的格局產生?

鍾劍華: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就算沒有疫情這件事,香港人已經對政府的管治相當不滿了,政府民望很低,但是政府還是有一些支持者。但是這次,政府連最基本的支持都有流失的現象,很多基層民眾對於政府不能保護他們防止疫症的感染,感到相當不滿意,有些藍絲都罵政府了。最近很多建制派議員相當平靜了,都不出聲了,因為每次出聲的話都是開口夾著脷(不自覺講錯話),葉劉、阿Ann(蔣麗芸)這些全部都是撞板的,基本上在找口罩的過程裡面,你看見民主派的議員、政黨,甚至黃之鋒他們都找了那麼多回來,但是建制派政黨以往有錢就很厲害,靠自己財雄勢大,給了很多好處給香港的基層市民,而現在他有錢都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他就站在那裡,什麼都做不了。

他們找不到口罩,但是他們收到一些人捐給他們的口罩,用這些口罩做一些基本的工作,能做的就做了,現在又開始賣廁所紙。但是相對之下,反而一些年輕的,所謂被他們標籤為背叛列祖列宗的,黃之鋒他們竟然找了一百多萬個口罩回來,所以我覺得是相當諷刺的。我覺得這個進一步突顯了,我們的社會確實需要相信年輕一代,也都要有多元的聲音、多元的做法,你光靠這班建制派,只是靠權勢的保護,當香港出現危機的時候,他們是束手無策,甚至是個個都潛了水、隱了形的。

中共肺炎令港人看到中共體制難以解決問題

梁珍:反送中運動使很多香港人對共產黨的本質有個了解,你覺得這次疫情會不會使香港人更加覺醒?

鍾劍華:我覺得香港人對於中共政權的觀感,是不斷變化的。有時表現得支持一些,有時很明顯知道這個政權的一些侷限性和缺點在哪裡。這次在武漢疫情發展過程,確實會使更加多人看到,這個體制本身是不足以解決問題,甚至可能為了自己維穩的需要,刻意隱瞞問題,使問題影響到每一個基層民眾。在過往基於民族的認同,有些人很盲目地支持特區政府、支持北京,或者說經濟都挺好,有這個心態,因為過去20年就是靠提升經濟,去作為這個政權的一種公信力和管治威信的依據。但經過這次武漢疫情之後,我相信是進一步暴露中共的本質。而特區政府越來越依賴中央的支持,自己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越來越要看中央的臉色,林鄭月娥最近每個禮拜出來說話都首先多謝中央,多謝中央駐日領事館的支持和幫助,這個也都是相當之窩囊。我覺得會使更加多人思考問題,香港這個港人治港的體制,是不是需要做出一個檢討。

兩辦頻繁換人 北京錯過換特首最佳時機

梁珍:今年中共接連在香港的兩大部門都換了人、降職,對於傳統親共人士或建制派會不會有一個衝擊,你覺得?

鍾劍華:我覺得這事不主要因疫症,而是和過去那九個月的事件有關。過去九個月事件,再加上幾年前的雨傘運動,都清楚看到一點就是,中聯辦、港澳辦系統不但不能夠有效的去處理香港局面,實際上他們某些處理方法,是火上澆油的。張曉明為官的生涯,基本上都和港澳事務有關,他最大問題就是他以為自己很熟悉港澳事務,所以一來到香港就做出很極端的做法,整個處理港澳事務全失效,使社會離心離德,出現了雨傘運動,扶植了更加多的「乾兒子」「乾女兒」,素質也很有問題。

但這次整頓中聯辦和港澳辦系統,還要看整理原則路線怎麼變化,單看兩個接班人的背景,有一個是燒教堂的,(在香港)會不會這麼強硬,我覺得這個暫時都未必需要太擔心。因為任何官員上到位置,他都不是個人風格的問題,都要看中央政策,如果整頓的目的,就是使原本失控的中聯辦系統、港澳辦系統是規範化一點的話,那麼我覺得仍然都有一點點懸念。現在兩位新官,都未有大動作,我們可以給一點時間疑中留情看看。

至於換完這個系統之後,會不會換特首,這個大家都很關注,我想香港人真的很想換特首,但是我一直都覺得,北京已經錯過了換特首的最佳時機。現在選舉委員會裡面經過區議會選舉之後,多117個是民主派的選委,就少了117個建制派的選委,換特首要選舉的,那個不確定性是高了的,所以我覺得未必會這怎麼快有動作,因為如果北京的著眼點在於理順中聯辦、港澳辦系統的話,那麼這次選特首都未必是這麼迫切的。而且似乎這個特首現在看穿這個局面,所以她每一次出來說話都要擦中央鞋,要做北京的「乖女孩」,所以每一次都一定要感謝中央,我覺得這一點都很清楚。再加上看回2003年那個時候,50萬人上街,董建華一年半後腳疼下臺,他下台之前,沒有人估計到他會那個時候下台。所以我相信北京有它的時間表,再加上當時的中聯辦、港澳辦的主事人是做到07年才換人的,所以這一次是倒過來了。其實北京的盤算是怎麼樣,我們現在真的看不到,需要多點時間去觀察。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勿盲目支持政府

梁珍:很多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官員,或者民眾或者明星,最後他們的結果會怎麼樣,有些什麼提點或者有些什麼信號告訴他們?

鍾劍華:我覺得作為一個人,一個有獨立意志的人,無論誰都好,當然我們希望社會穩定,希望經濟有發展,希望安居樂業,這個是無論什麼政見都應該支持的。我個人不會說希望中國支爆(透支),不會這樣講,但是問題就是說,任何人都好,都應該有一些基本的底線,都應該知道政府權力是應該受到人民監察的,權力不受監察的話,就出問題了。習近平上台的時候也都說過,要將權力放在籠子裡面。所以我希望每一個人都做好本分,要做好一個權力的監察者,就不要以為依靠權勢,找著數(占便宜),做一個權力的乖孩子,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我覺得大丈夫都應該有所不為,希望每個人都做好自己本分,是其是非其非,不要盲目的去支持一些權勢階層的胡作非為。我們看到警察違法違紀就要指出,我們見到政府的政策不合理就要指斥,政府做得對的,我們就可以支持,我覺得這都是應該有的態度。對於那些很盲目地支持政府的五毛、小粉紅,被一些「愛國教育」洗了腦的人,我勸告都是說,希望他們能夠透過過去一年香港發生的事、疫情所表現的問題,想想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來自處,和用什麼態度來面對權威。

訪問日期:2020年2月18日
記者:梁珍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