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不出的喜帖 武漢29歲醫生一線染疫死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1日訊】感染武漢肺炎去世的醫護人員不斷增加,20日晚,武漢市江夏區第一醫院醫生彭銀華去世,年僅29歲。他和未婚妻原定於2月1日舉行婚禮,為了抗擊疫情,他延遲了婚期,不料在一線染疫死亡。如今他倆的喜帖再也沒有機會發出去,令人不勝唏噓。

2月20日晚,武漢市江夏區第一醫院/協和江南醫院發布公告:該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醫生彭銀華,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年僅29歲。

據陸媒報導,彭銀華和未婚妻原本定於2月1日舉辦婚禮,但因疫情來襲,他延遲婚期上一線。不料在隔離病區工作了近一個月,就感染了新冠病毒。

彭銀華1月25日因感染在江夏區第一醫院住院治療,1月30日病情加重,被送往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治療。2月20日21時50分傳出他不幸過世的消息,未婚妻再也等不到愛人回家。

彭銀華與未婚妻的婚紗照。(微博截圖)

微博認證是「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護士」的網友「吃胖的瘦子」透露,彭銀華在去世前曾經輸入過病癒者的血漿,本以為會好轉,但沒想到還是走了。中共官媒近日熱炒血漿治療法,但實際治療效果被不少專家質疑。

(網絡截圖)

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連日來,已有多名一線醫務人員染疫去世。2月18日,武漢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因感染疫情,搶救無效去世,終年51歲。

2月14日,武昌醫院護士柳帆去世,今年59歲。

2月13日,鄂州市中醫院院長許德甫去世,終年69歲。

2月10日11時,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科原副主任醫師林正斌去世,終年63歲。

2月6日深夜,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李文亮去世,年僅34歲。他因最早於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發出疫情預警,被稱為疫情「吹哨人」。

然而,由於中共官方封鎖隱瞞消息,這些病亡的一線醫生僅僅是冰山一角。旅美中國學者吳祚來說,大批前線醫護人員被感染,主要是因為中共政府封鎖信息、控制輿論。對自己的人民,對一線的醫護工作者非常不人道,甚至是一種邪惡。

武漢市第五醫院一位呼吸內科醫生對媒體透露,在官方一直強調疫情不會人傳人時,他們的門診已經擠滿了被感染的病人,醫護人員沒有任何防護就得面對病人工作。疫情爆發之後,防護物資也一直短缺,增加了醫務人員被感染的風險。

醫護人員發病最多的武漢協和醫院,在一月底出現防護物資緊缺,不得不在社交媒體以醫院或個人的名義募集防護服、口罩。「協和醫院Do先生」在官方微博上說,醫院物資「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然而,一直到2月1日,「華中科技大學」的微博上,才貼出捐贈物資由直升機空降到武漢協和醫院的消息。在此之前,還爆出武漢紅十字會拒發物資給協和醫院的醜聞。

有醫護人員因此情緒崩潰,落淚說:醫院連基本物資都沒準備好,他們在衝鋒的時候還要自己造槍。還有醫護人員透露,前線的醫護已倒下好幾批了,自己也準備好了遺書。

據中共官媒報導,目前已有約2萬醫護人員支援武漢,湖北省開設了1.1萬張隔離病床,有17萬醫務人員「戰鬥在一線」。而且各地持續又有大批醫護人員赴武漢支援。然而,這些醫護人員深知去赴武漢抗疫,兇多吉少,因此不少親人在離別時哭斷腸。

推特上傳出的一段視頻顯示,甘肅第三批援助武漢醫療隊在出發前,為工作中更方便及減少感染機率,所有年輕的護士都流淚剃成了光頭。

有網友哀嘆:又一批青春靚麗的貧民子弟去給權貴搽屁股,這一去,凶多吉少,許再無歸途,落髮,就是訣別禮……患病的救人的,多是平民;製造災禍的,自然是權貴,有條件躲過災禍的也是權貴。據說醫院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碰上這種所謂一線的活,基本上都是35歲以下的年輕人上,中年人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頂樑柱,死不起。

還有不少網友心疼這些年輕人,氣憤地指出,中共隱瞞疫情一手製造這場災難,卻把醫護人員送上前線當炮灰,政府造孽,百姓買單。「一些醫學院的學生還沒畢業就去充當炮灰,就和當年穿著單衣被送到北朝鮮的志願軍是一樣的。」「每當災難來臨,全是拿平民百姓當炮灰!這個惡政該滾蛋了!」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大陸護士變死士 支援疫區前含淚削髮訣別(視頻)
相關鏈接:武漢醫護倒卧照片流出 網友質問:這叫沒困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