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非洲抵美 維權人士萬里大逃亡經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2日訊】大陸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建,跟隨父親去省政府、北京等地上訪,在上訪的過程中受盡苦難,最後他從西藏出境,經非洲等國家輾轉來到美國,來看一下他的經歷。

維權人士界立建爲了逃脫中共的追捕,決定從西藏出境到尼泊爾。

維權人士界立建:「在西藏期間這一路我不去做大巴,攔火車攔卡車,還有攔小皮卡,這些車檢查的非常少,就這樣我就進了西藏,藏民幫助我翻越了基隆的喜馬拉雅山,告訴我怎麼走,跋山涉水去了尼泊爾,從尼泊爾去的迪拜,這樣去的埃塞俄比亞。」

後來他到了非洲,因爲中共已經知道他在非洲,並受到協查通告,在坦桑尼亞辦理簽證時被大使館抓捕。

維權人士界立建:「當時是一個中國旅行社,他說小伙子,你把護照留下,明天就給你辦,他說,經理馬上就來,經理來了說,我今天晚上就能辦,護照趕緊給我,現在還沒有下班,5:30分這事就能完成,結果直到晚上7點鐘來了,來了幾個黑保安,說小伙子,你是不是在國內有些事情啊,沒有解決,他說,這個護照現在不在我手裏,要你也沒有,等一會使館的人會來安排你的事情。」

後來他被押送回中國,在回中國的班機上爲逃脫中共控制,他在去洗手間喝了洗手液,於是被送到當地醫院時逃脫,並在當地辦了落地簽證。

維權人士界立建:「當時我護照給我沒收了,就個我頒發了旅行證,這樣我就出逃了埃塞俄比亞,出來以後就離開了官方控制,出來沒多遠就是中國人區域,他們說大使館又找你了,你是犯什麼事了嗎?你看看,微信群你出名了,微信群都瘋傳你的照片,都說你出什麼事了,找到你的話,給大使館打電話說來找你。」

後來搭車離開此地,在納米比亞申請美國簽證,2019年8月,界立建終於申請到美國旅遊簽證而進入美國。

對於這次冠狀病毒事件他表示,中共就是爲了轉移視線。

維權人士界立建:「當初的意願是想把香港的事情徹底解決了,以這個事爲關注焦點,國際上就淡化了對貿易戰的關注,人權的關注,民主的關注,自由的關注,包括這些訪民冤案的關注,然後好繼續統治苟延殘喘這個邪惡魔鬼政權,繼續奴役著中國人民。」

他指出,現在共匪已經窮途末路,垮台只是個倒計時問題了。

新唐人記者楊陽洛杉磯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