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桑普:不排除中共放毒活體試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2日訊】桑普(5):不排除中共故意放毒用活體做實驗;病毒不只一種?為何中共肺炎病毒暴斃率那麼高?零號病人黃燕玲背景;有人對不同病毒做拼湊。

桑普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

很多科學家和政​​府在不斷追溯中共肺炎的源頭,發現有四種可能,首先被認為是因「自然」而產生的瘟疫已經被科學家否定,接下來的三種可能無一不指向中共。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肺炎病毒的源頭有一種可能是中共在故意放毒用人做活體試驗,原因在於所有因患中共肺炎後治癒的人士無一人出來證實自己痊癒的過程,他們的去向成了謎團。

桑普還表示,對於軍事實力遠不敵美國分毫的中共,研製生化武器是他們認為可能戰勝西方國家的唯一武器。不過,桑普表示,從當前中共肺炎事件,很多中國人已經看清中共邪惡本質。桑普認為,這一兩年以來,中共的潰爛速度前所未有,國力也隨著經濟的失序出問題,國人覺醒之時,正是中共倒台之際。

一種可能 中共故意放毒用做活體試驗

梁珍:最近美國要求追查中共的病毒源頭,最新發展到底如何?

桑普:有幾個新的突破。在2月16日美國的福克斯新聞(Fox News)訪談中,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他也是美國參議院委員會的一個軍事委員會的成員,他說得很清楚,雖然他沒辦法確證源頭是怎麼來的,但他提出了四個(可能),基本上窮盡了所有的可能。

第一個,是所謂自然而然而產生。就好像你所聽聞的,蝙蝠咬人、(人們到)華南海鮮市場吃野味、或者是說屋頂上面有蝙蝠等這些例子,這是第一種可能;第二種可能,就是病毒外洩,就是他在做一些病毒研究時外洩了病毒,是不慎外洩;第三和第四種可能,就是我們很關注的,(中共)製造生化武器;第四種可能就是說根本是中國共產黨故意去放這種毒,用真的活人去做這個實驗。

中共肺炎康復後病人去向成謎團

不過我先補充一句話,在談這四種可能性之前,就是大家要關注一下,康復了、治癒了的病人,他們去了哪裡呢?有沒有記者訪問過任何康復了的病人呢?不要忘記,康復了的病人,他們血液裡的血清是有抗體的。這個抗體,可能維持半年,可能維持一年,可能維持三年,據何栢良教授說,可能是以年計。這種抗體,如果將它大規模地抽取,是不是可以造成一種新的疫苗呢?這樣,會不會那些(康復的)人現時是處於被監禁狀態,不斷地被人抽取血清呢?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所以我想這件事大家都要去注意。

好了,回到這四個可能性,這四種可能性我們暫時沒辦法從科學上去排除其中一個,但我覺得有更多的證據去證明,起碼二、三、四的可能極大。即不慎洩漏,或者是生化武器,或者是故意去製造生化災難。為什麼要這麼說呢?你去看一看,有兩個消息,大家要注意的,一個是在南開大學,有生物科學院、數學院的教授,聯同其它高校,有一篇論文在1月27日已經刊登了出來。是2019的冠狀病毒,關於它的S蛋白,可以被蛋白酶改造設位的問題。換言之,它可以通過薩斯(SARS)、艾滋病(AIDS)、埃博拉這三種病毒做一個人工合成而組成。現在的WARS(中共肺炎病毒),這種病毒它基本上可以有十四個鹼基,鹼就是酸鹼值那個鹼,鹼基,去插入細胞裡面,導致病菌很容易透過細胞融合的方式,大幅度地傳播。所以你看到這個肺炎遠遠比一般的流感,它那個傳染率是更高的。而這個是其一。

提出假設 中共肺炎由多重劇毒病毒組成

如果你說不信這篇論文,好,再講一個例子給大家聽,中國有個網紅叫stone記。他在2月10日發表引述一些內部人士,就說這個問題是涉及到一個叫黃燕玲的人,是中國病毒研究所的一個研究員,他稱之為零號病人。這個零號病人怎麼來的呢?就是說,有一罐由四種不同病毒合成的東西,(它)不可以傾覆,不可以傾斜,要由武漢的P3實驗室運去黃燕玲所在的P4實驗室。運送的過程之中,工人曾經傾側過,但工人沒報導。去到實驗室那裡,黃燕玲已經穿好保護衣,也戴了豬嘴(防毒面具),但那個豬嘴因為用了太久,那個濾罩有問題,很快,她就在實驗室遇到這些病毒後暴斃。但你想一想,這個中共肺炎病毒應該是不會暴斃的,它有潛伏期,大概起碼3天,最長可能14天、24天。她突然之間暴斃,顯然這種毒和中共肺炎病毒並不是同一種東西,所以我提出了一種假設,就是說這次的病毒並不止一種,是多種的。我打個比喻給大家聽,就好像大家放一個荷包蛋到鍋裡面,中間有蛋黃,旁邊有蛋白。我們看到香港、台灣、美國那些(地方)是蛋白的部分,是一種真正的中共肺炎,但是蛋黃的部分……

武漢是生化武器重鎮 有人在玩火 對不同病毒做拼湊

桑普:所以解釋到為什麼目前(據中共官方數據)7萬4000個確診,武漢和湖北占了6萬1000例,差不多是八、九成的幅度那麼高,而他們很多都是暴斃,你看(湖北導演常凱與父母及姐姐),17天之內,死了4個人,同一個家庭,這種肺炎致死率那麼高,是很短時間之內死亡。武漢、湖北附近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正因為是這樣,習近平最近下了軍令狀,湖北和武漢不但封城封市,還封戶,不是三天出來一次,而是不讓你出來,除非你有通行證,街道搜到你沒有通行證的,馬上抓到體育館,集中地隔離,這一種正是它嚴防死守的主要原因,因為它(爆發很大疫情),這個是其一。

第二點,共產黨有沒有責任?邪惡的共產黨當然有很大的責任,我們看到有很多,譬如中國新聞報刊都講到,12月的時候,早已經發現了這種病毒的了,當時醫院就壓著所有醫生、護士,不可以講,不可以文字圖片,只可以口傳。接著1月初,或者12月末的時候,當時候,李文亮醫生一說,艾芬醫生想說,也都被壓著,有好幾個護士想說,也都被人打壓,中國疾控中心有個叫高福的人,他希望有二級應急響應,當時是1月6日,但1月7日共產黨中央開了個政治局會議,它就說,為了要應付一個農曆新年的節日氣氛不要破壞,不過分製造社會恐慌,不說這個。1月7日中南海的決定,正因為這個決定,導致了由1月初到1月的中旬,武漢市湖北省都開了兩會,3689個代表,2369個代表,在不同的地方聚集,大家一起不戴口罩,大聚集,萬人宴,什麼都有,接著大爆發。這個時間如果有控制的話,疫情早已經得到一個緩解,甚至不會這麼多人死,現在死亡人數,它公布的已經2000人,實際上多個零都不止。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會假設說,當時黃燕玲拿了這樣東西之後,她暴斃,跟著接了她屍體的殯儀館人員患了繼發性青光眼,他就見李文亮醫生,於是在求診期間感染,兩個都先後死亡,接著大幅度地爆發下去。這個零號病人的例子,如果屬實的話,就證明有人在玩火,在玩著一些不同的病毒之間的拼湊。為什麼要做這個拼湊,當然不是為醫學目的。武漢從毛澤東時代、文革到現在,都是中國共產黨製造生化武器的重鎮,那麼這個武漢病毒研究所,我會傾向相信剛才四個假設裡面的第三個:製造生化武器。那麼會不會共產黨邪惡到,想用活體的人,真是平民百姓來做這個實驗?我不能夠排除這個可能。因為共產黨的邪惡可以是很可怕的。但很多文明人士就是,留一線,起碼第三個可能,生化武器,我想這個比較可能的推測。正因為這樣的原因,習近平才講生物安全法,如果是蝙蝠的話,生物安全法不是講蝙蝠安全,是講生物武器的安全。你看一看那條法律,它是在說一些生化武器,要等於納入國家安全體系來處理,要保障生化武器不會在製造過程之中發生很大的危險。大家想一想,為什麼2月14日開了這麼重要的會議來講這個問題呢?正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知道這件事,是它自己實驗室導致。而它卻不斷地說美國製造的生化武器,原來它知道真相,就是生化武器,不過它要做個假的一條尾巴,就說美國製造的。是中國自己製造的生化武器,這一點,是另一個確證。瑞德西韋這種藥,是醫埃博拉的,為什麼這個醫埃博拉的藥,可以醫現在武漢肺炎的呢?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根本那個菌,就是埃博拉病毒的變種,如果不是埃博拉病毒的變種,怎麼可能醫得到。

零號病人到底是誰?大膽假設源於對中共的了解

梁珍:如果這樣的假設的話,是不是同加拿大那個華裔教授,將埃博拉病毒帶去武漢P4實驗室有關係呢?

桑普:沒有錯,這一點大家會循這條線去了解一下。但關鍵的地方就是,這是經過一個合成的程序,譬如剛剛講的黃燕玲,你知不知道他們有多狡猾,問她以前的指導教授,就說啊,黃燕玲現在健在,不要說她死了,但是,大家一看另一個人的論文,發覺到,教授說2015年黃燕玲已經畢業,事實上她2016年還在學,這一點就已經對不上號,再加上,黃燕玲在這一個病毒研究所,它的官方網頁,她的相片和履歷不見了,只剩下名字在那裡,為什麼這樣做?其他人不會這樣的,是黃燕玲才這樣。很多的追查,慢慢接近真相,而這個時候,共產黨透過海外一些左翼的媒體,譬如BBC中文網,它說零號的人不是黃燕玲,而是一個七旬的老翁,沒有接觸過任何華南海鮮市場的,試圖用一些假新聞去掩蓋真相。但我覺得,我們會有懷疑,我們要求證,但我們科學精神要有一個大膽的假設,這個大膽的假設是建基於我們對中共的理解和我們的經驗而得出的結果。我很興幸美國很多賢達知道這一點,我很希望這件事引起香港甚至中國內地民眾更多的關注和理解。

封城封市封湖 中共知道問題嚴重性

梁珍:為什麼你會覺得病毒源頭這麼重要,現在世衛甚至將病毒名字都改了,世衛的專家去了大陸但不去武漢等城市,中國又在演什麼戲?

桑普:中國正在演的戲就是(掩蓋病毒)源頭。病毒源頭之所以這麼重要是因為,找不到源頭,是沒有辦法找到解藥。找解藥,首先要知道是什麼毒,這個是中醫望聞問切基本上的知識,這個第一。第二就是,如果找到源頭,就是中國共產黨轄下的機構所造成的,故意造成的,或者是它做生化武器期間,不慎造成都好,這個邪惡,沒有人能夠放過。

班農說得很清楚,一旦發現是人工合成的話,全世界都會針對中國(中共),這個慘烈情況比六四還嚴重,六四沒有殺外國人,但這次已經有人死了,有外國人死亡,在法國、日本等其它國家,已連累到別人了。

以荷包蛋理論來比喻,目前是蛋白,蛋黃還沒有散開,一旦蛋黃散開,失控的話對全世界是多重病毒一起襲擊,現在是一種病毒在襲擊全球的人類,但你不要以為蛋黃很穩定,它相當脆弱,萬一那個膜爆開的話,就會流向全世界,會失控的。現在共產黨嚴防死守的原因,就是這個原因,為什麼要封省、封市、封戶,長春圍城版都沒有這樣,就是因為它知道這個相當嚴重,所以我希望大家保持身體健康,在中國大陸非必要,不要上街,這很重要。

軍事實力不敵美分毫 中共唯一辦法研製生化武器

梁珍:中共為什麼要製造生化武器,他們的目的是想做什麼?

桑普:它製造生化武器的目的當然是想與美國一比高下,大家知道美國的軍力遠遠超過世界所有國家的總和,中國即使加上俄羅斯的力量也比不上美國,美國21艘航空母艦,加上最新的福特號,是打不贏的。美國是用磁力彈射飛機,不用蒸汽,中國的遼寧號簡直就是全世界最破銅爛鐵的東西。沒有航空母艦怎麼辦,中共就想化學武器最實際,因為射過去的話會殺人無數,它試圖用這種方式,因為現在核武器基本上有國際公約制約著,唯一的突破就是祕密製造生化武器,這個情況下就很嚴重了,雖然國際是禁止製造生化武器,但製造生化武器能神不知鬼不覺,直接用細胞就可以做了,北韓就是用這種方式,金正恩去殺金正男也是用這個方式,所以中國不敢這樣做才奇怪!對內用來鎮壓人民,很好的方式就是賴蝙蝠,說蝙蝠咬人,這個謊言講了很久;對外可以對付外國,在外國製造恐慌以致癱瘓,這是最極端的狀況。中共的邪惡,如果沒有中共解體,使中國成為分權、獨立、民主、自由的國家,我肯定這個邪惡是不會停止的。

維護權力 催眠和奴化 中共反人類本質無懸念

梁珍:大紀元社論有一系列文章,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說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毀滅全人類,你覺得這次的事件是否是一個信號?

桑普:是的,共產黨你看到,從它的意識形態到思想觀念,一直到它的行為,根本上是反人類的,這毫無懸念。如果不是反人類的話,它怎麼會將權力集中在一個地方,而且完全沒有糾正錯誤的機制。而更可怕的是它可以催眠、奴化14億人的絕大部分,去相信它的謊言、暴力。比如一家人已經被關禁閉,在家一起打麻將,被旁邊的人舉報,公安衝進來用大錘敲爛東西;街上如果看見你沒戴口罩,就用文胸包著你的口,綁在樹上批鬥;看見你抬棺材沒戴口罩,把棺材扔一邊,插一個牌子在你後面,好像文革黑五類一樣,遊街示眾。這種行為是中國文革式的武鬥,是從來沒有停止過,為什麼?

其實共產黨,無論是毛鄧江胡習,不管是誰,他們是改不了一種叫做極權機制的基因,他們重視的不是真相、善良,他們最重視的是權力、權力、權力,這個權力他們要維護千秋萬世。你看到他們所有的事都是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就算1月20日習近平發表講話之後,1月23日中宣部下了一個命令,說各個報社記者不能報導疫情真相,你叫記者不要報導真相還做什麼記者,所以全部中國媒體都要宣揚一些「正能量」,最近有懷孕九個月的孕婦去做護士,小產10天的也可以去做護士,還有甘肅有一幫護士被剪光頭髮赴前線,想製造無數的小雷鋒、小英雄給全國人民看。

但中國人受夠了,所以看到一些武漢武大學生寫應勇要下台,我希望不只是應勇下台,習近平也要下台,中共要倒台。除此之外,武漢有一個女士說香港、台灣、西藏獨立她都支持,她覺得共產黨太邪惡。中國人終於明白這個道理。我希望更多中國人用行動做一些像香港200萬人八個月的和理非行動,希望中國人明白這一點,好好去做。

國人內心覺醒之時 中共崩潰滅亡之日

梁珍:所以見到大街小巷到處是「天滅中共」的口號之外呢,很多人也都提出「退黨保平安」,大紀元退黨平台現在都有三億多人退出了共產黨、少先隊和共青團,你覺得在這個人禍的時候如何去自救,為什麼要退黨呢?

桑普:每一個共產黨員,如果算上地下黨,肯定超過1億了,如此多的共產黨員,他們要明白一個道理,當共產黨一倒他們一定首當其衝。

共產黨會不會很快倒台呢,我不敢講,我不是耶穌基督、我不是老天爺,我真的不知道它幾時倒,但大家要有這樣的信念。為什麼這樣講呢?要知道這個政黨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強弩之末看到它有三條柱子,三個基礎,一個就是它的所謂的控制人民的那個力度,它的軍警的監控力;另一個就是思想觀念的衝擊,也就是民族主義、小粉紅之類的;第三就是經濟,現在中國經濟正在被美國削弱著,甚至被它自己的內因削弱著,會導致它潰爛。但是這個外因並不會導致它崩盤,潰而不崩這是外因,真正潰爛的動力永遠來自於內部,而內部經過這次事件,很多的人雖然沒有行動,但思想上已經煥然一新,他們明白了共產黨不可以透過那些「高大全」的一些民族主義呼喚大家繼續支持共產黨。

所以地方開始弱化,甚至每個地方形成了每個地方的意識,這些表現我覺得只是還未到大爆發的時候。我希望快點,讓中國的14億人民能夠快一些做到這點,因為我作為在香港生活的人,我都希望中國的人民能夠快一點覺醒。大家能夠看看有多少人多麼勇敢,看看方斌、看看很多、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有信念的人活在中國,無論相信法輪功也好,甚至我相信的基督宗教也好,他們都在中國,知道正在發生著什麼事,希望將這樣一種信念,我們的一些善念、我們稱之為超驗的價值能夠傳遞給更多的人,使得他們能夠明辨中國共產黨的邪惡。

你的思想觀念一變,這種變如果向好的方向發展的話,是不可逆轉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共產黨就會倒台了。所以我想說,「崩」不是靠美國,「崩」要靠人民,人民覺醒的力量才是重要的,否則,沒有了一個A共產黨,還會有一個B共產黨。

潰爛速度前所未有 邪惡中共定會倒台

梁珍:所以我們見到不但中國大陸的民眾在覺醒,香港最近有一些藍絲(親共)香港人寫了一封信說,當時他們在反送中運動中與「黑衣人」(抗爭者)進行對抗,去堵路,他們很相信中共,但是沒有想到他們的投資會失敗,相信共產黨結果是這樣的遭遇,你如何看這樣的事情呢?是否香港本地的人都應該反思,包括「愛」字頭組織呢?

桑普:很多「愛」字頭組織,青關會,甚至不只這兩個了,還有很多的組織,都在不斷地搞,現在又在網上搞KOL100(找出100位藍絲打造成有正能量的網紅),不斷找一些他們自己人塑造一班輿論出來。我告訴你,人之將死他的掙扎力度是很大的,你不能輕視那種蠻力,因為他是奮死一搏。我們一定不要輕視共產黨的邪惡與暴力,但也不可以放過對付它的一些機會。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的經濟開始出現問題,這樣的組織慢慢也都會成為泡影了。一個人將要滅亡的時候,上帝必先叫他瘋狂,這個就看到他們的力量,從青關會到「愛」字頭,那些針對法輪功也針對很多不同組織的那幫人,我們其實不需要害怕的,因為我們知道在最後,如果我們心存善念的人多,我們不怕,因為我們知道這個邪惡共產黨是會倒台的。這個倒台時間不遠,但是他們臨死的掙扎力量很大,而我看到這幾個月以來、尤其這一兩年以來,中共的潰爛速度前所未有。國力也隨著經濟的失序出問題。

最近有一批凍肉去到港口,已經運了進去,也就是它的經濟分配有問題,甚至有記者訪問北京的市場,走了五六個市場才買到蘆筍,蘆筍是北京的家常菜,那你想一下現在有多難才能買到物資?物資分配有問題,會不會使得一個革命的暴亂出現呢?暫時沒有,但是它已經開始害怕了,所以公安部長趙克志說,一定要防制過度執法,那同時也看到物資的供應,習近平也都三令五申表示一定要保證物資的供應。他說這句話是要安大家的心,但其實卻保障不到。如果真的保障不到這個國家就陷入了一種某種程度上的混亂,關鍵是中國人如何看這件事?我講過這個三腳凳,有隻腳已經跛了,如果你的思想觀念不要總是想著臨死都要入黨,臨死都不想反抗,如果真的敢於反抗的話,中國的局面就很不一樣了。

訪問日期:2020年2月19日
記者:梁珍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