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記: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2日訊】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第30天的日記中提到,武漢一名患者臨終前寫下兩行遺言「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令人淚奔。但中共官媒報導中特意去掉了後面4個字,民眾批評官方利用百姓悲苦造假煽情,粉飾太平,欺騙社會。

被武漢肺炎疫情困在家中的武漢作家方方,每天用日記的形式記錄當前武漢的疫情真相。她在武漢封城第三十天的日記中寫道,「時至今日,壞消息還是接連不斷。這些壞消息,自然是死亡。死神一直在我們中間晃蕩,天天都能看到它追逐的身影。」

「武漢一位叫肖賢友的病人去世了。臨終前,他寫下兩行共十一字的遺言。但是,報紙宣傳時,卻用了這樣的標題:《歪歪扭扭七字遺書讓人淚奔》。讓報紙淚奔的七個字是:「我的遺體捐國家」。而實際上,肖賢友的遺書還有另外四個字:「我老婆呢」?更多的百姓為這後四字而淚奔。」

方方在日記中說,「臨終前提出捐獻遺體很感人,可是臨終前剩下最後幾口氣,仍然惦記着老婆,同樣感人呀。報紙標題為什麼不能寫《歪歪扭扭十一字遺書讓人淚奔》,而要特意去掉後面四個字呢?會不會編輯認為愛國家才是大愛,愛老婆只能算小愛?報紙是不屑於這種小愛的?」

就在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惡化之際,中央政法委2月18日下達通知,要求遵循習近平的指示,各地加強正能量的宣傳,推出更多有溫度、有淚點的「暖新聞」。自由亞洲的報導稱,這意味着真實反應民情的報導將會被「和諧」。

近日,有知情者向大紀元提供一份湖北宣傳部的內部文件,文件中顯示湖北省宣傳部報請中央網信辦刪除所謂的「謠言和有害信息5.4萬餘條」;另一方面,他們還組織網路大V撰寫「網評文章近400篇」,並組織五毛入群,及時「跟評40萬餘條」,並稱此舉是「以主動發聲對沖負面輿論」。

此外,當局還嚴控外國媒體,在武漢採訪的33家境外媒體60名記者,已有47名記者在「勸導」下離開了武漢。

早在2月4日,中宣部就宣布已調集300多名記者深入湖北和武漢進行宣傳報導。人民日報下屬的健康時報記者張赫到武漢一週以來,發表了雷神山醫院患者出院等報導。

然而,在社交媒體上,網民呈現出的卻是一個完全不同、處於絕望之中的武漢。在張赫抵達武漢的同一天,10天建成的雷神山醫院,在遭遇大風大雨後出現漏水情況,部分病人緊急轉移到其他病區。

由於政府秘而不宣疫情,於1月18日舉辦萬家宴的武漢百步亭社區成為重災區。但社區有多少人感染,官方媒體不報導,居民對此十分焦慮。

身處在武漢的奧莉(化名)是一家市場化媒體的記者,她說「完全不允許發在湖北、武漢的新聞。不允許做他們所謂的負面報導…這個事情非常過分。」

與此同時,中共官媒的煽情造假宣傳也不斷穿幫。在中共官媒的一個電視報導中,一名從方艙醫院「出院的女患者」聲稱:在裡面太好了,都不想回家了。引發網友嘲諷,稱其「腦子壞了」。

隨後有網友曝光,該名「女患者」疑似一名職業演員,此前曾在官媒的報導中扮演一名「女護士」。消息引發外界嘩然,紛紛譴責中共造假。

2月15日,官媒《華商漢中》一篇報導中寫道,在一線工作的王女士將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兒子哄睡之後,要丈夫送她回醫院工作。丈夫回到家後,剛起床不久的兩個孩子見到爸爸竟開口問「媽媽幹嘛去了?」

該報導同樣引發網路嘲諷聲浪,「天下奇觀:厲害國的雙胞胎出生20天就會講話!」「我還以為20天的孩子臍帶自己一剪,然後上前線了」

另外,中共官方管控媒體言論的同時,知識份子的信息平台及社交媒體也被大量封殺。2月6日晚,疫情吹哨人武漢醫生李文亮過世。住在北京的00後的桑德爾(化名)和同齡朋友激動地轉發#武漢政府欠李文亮道歉#的帖子。隔天早上,他的微博就被封號了。

記者奧莉也表示,「這幾天,我有很多的微信沒有回覆,等我開始一一回覆,卻發現好幾位老友的微信已被註銷。」

19日,騰訊旗下的自媒體平台《大家》被執行」死刑」。這個集中了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的平台被封前發表的最後一批文章,包括《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

創刊主編賈葭說,得知《大家》被賜死時說不上樂觀、悲觀,「我做一個老媒體人來講,都已經習慣了。」

他表示,時至今日,中國的大問題是言論自由基本已不復存在。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住方艙醫院不想走的女患者曝光 疑是職業托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