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楊健興:警惕中共輿論戰誤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3日訊】楊健興 (1) : 報導大陸中共肺炎疫情港媒作用大;警方施壓香港電台,迫自我審查;打壓港媒嚴重,記協被警方抹黑;KOL興起因社會需要獨立聲音,與大陸對打輿論戰。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表示,大陸信息封鎖、阻撓新聞嚴峻,報導中共肺炎疫情受到諸多限制和刁難,並且中共投放了越來越多的資源打輿論戰,他呼籲讀者務必留意某些網媒的背景,避免被誤導。

楊健興還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香港媒體的自由度、報導環境日趨惡劣,尤其對反送中運動的報導,期間多家媒體記者遭到警方的濫權,包括被警方抹黑等。

鄧炳強態度強硬 施壓香港電台自我審查

記者:因中共肺炎疫情,香港電台受到攻擊,港警寫信給香港廣播處長梁家榮,說《頭條新聞》抹黑警察,怎麼看此事件?

答:一些政府部門,特別是警隊,還包括香港親中、左派人士,攻擊港台已有一段時間了,他們可能認為香港電台是政府的公營電台,不應該批評政府。一些新聞機構的新聞也好,類似的節目也好,很多時候都是針對民間關心的事,比如《頭條新聞》以政治諷刺,嬉笑怒罵,其實不單止針砭政府,也針對一些政客,這是長期以來都有的。但有變化的是政府特首以至於警隊新的處長鄧炳強上任後,很明顯變得所謂的進取和強硬,一些針對他們的報導,就認為是「假新聞」、假消息」,或認為「失實、偏頗、不公平」,他們主動回應,在林鄭月娥這麼弱勢的情況下,希望能強硬一些,反擊回去,打輿論戰。所以這次《頭條新聞》批評警隊是否抗疫做得不夠,他們寫信給政府部門,想要給電台、處長,他們的老總一些壓力,要他們做審查。這是一種恐怖,一種無形的壓力,要他們自己審查,不要去批評。

港台諷刺搔著癢處 港府小器無法接受

記者:《頭條新聞》內容是否有抹黑的成分?

答:《頭條新聞》節目已有三十多年,一直以來的風格都是這樣,1997年以前英國殖民政府對此一笑置之,因為西方社會、英國對這類政治諷刺,很歡迎,官員很多時候會一笑置之,越回應是越描越黑的。但香港政府特別是董建華開始就很針對港台一些節目,所以我不覺得現在的節目與過去有什麼很大不同,只是現在的政府小器了,對一些幽默諷刺會覺得搔著癢處,特別接受不了,覺得在策略上要反駁、強硬一些。事實上親中人士覺得現在的政府太軟了,為了滿足撐警、藍絲、支持政府的人,他們要做事強硬,後果導致與主流社會更加脫節。

記者:不只警方,還有一些親中團體去港台、政府總部抗議,這一系列是針對港台的?

答:第一、親中人士都覺得香港整個媒體批評政府多了些,或認為不公平,他們特別針對一些他們認為的「黃媒」。黃媒,以電台來講,主要是香港電台,其它媒體《蘋果日報》或某些網媒。從他們(親中人士)的角度覺得這些媒體立場鮮明,站在他們的對立面,把他們當作敵人,現在政府整體把一些中性獨立的媒體當作敵人,只是程度大小而已,一些更加認為其有敵意,會更加強硬針對。我們看到警方針對一些傳媒,主要是香港電台和《蘋果日報》,不斷發告,只要覺得報導有一點問題,他們就會寫信、出聲明,有沒人看都不介意,總之就是向「老闆」交代:「我們已經反駁了」,其實作用是相當有限的。

過去數月 警方持續抹黑記協

記者:香港記者協會是否也受到壓力?去年有人說「香港記協不代表我」,要一人一信去反對。站在中間位置或新聞機構的代表,最近是否遇到類似的壓力?

答:記協特別在反送中、修例、示威衝突,過去一大段時間裡,可以說我們被抹黑,一些混淆事實的,是他們捏造出來的。比如說濫發記者證,二十元一張記者證等,或認為記者做一些不是記者該做的事情,如搶犯人等一些違法行為,警方一直這麼說,也影響了社會、民眾的看法,是有一定的影響。我們也公開講,我們也預計到會被針對,但有不對的我們都一定會發聲,例如他們會查記者身分證,向記者噴胡椒噴霧或隨意拘留,說阻差辦公等,但問題是我們沒感覺到有明顯的改善。

記者:怎麼評估現在新聞自由的程度?

答:過去幾年逐步變差,環境有越來越惡劣的趨勢,這與習近平上台也有很大關係,也與梁振英以至於林鄭月娥(有很大關係),上任初期好像好一些,但大部分時間隨著管制出了很多問題;怪責傳媒,傳媒成為代罪羔羊;對傳媒不友善,警方警隊更是敵視,肢體、言語的暴力從沒有減少,包括這幾個星期因為疫情,減少了街頭的衝突,抗爭者人數少了很多,但記者依然去採訪,他們不會因為少了示威者而對記者客氣些。仍然有不少的個案,港警集體查看記者身分證,對著鏡頭向記者噴胡椒水,完全不介意這是一個相當惡劣、醜陋的形象,這就很說明現在警隊的問題。

記者:上次美國戰地記者Michael Yon被警方拒絕入境,是否有向你們反映?

答:近一、兩個月,我們直接、間接也聽過這樣的例子,曾經採訪過示威衝突的人,他離開後再回來卻被拒絕入境。很明顯這是通過行政權力去限制他們認為不友善或批評(警隊)的、比較尖銳的一些媒體來香港採訪。這其實是會破壞香港新聞自由的整個形象。

大陸採訪一向困難 記協只能盡力協助

記者:因中共肺炎疫情,香港記者前去大陸採訪會不會遇到困難?

楊健興:到大陸採訪從來都是困難的。我想基本上包括內地記者都知道,內地新聞封鎖、阻撓新聞是嚴峻、嚴重的。武漢其實有些媒體是相當專業也是追求真相的,這麼困難的環境都有些記者在武漢採訪,當然風險是大了很多,特別初期以及現在情況是相當混亂的,採訪都是困難。到大陸採訪,始終都是有難度,也不容易去監察。過去有記者被扣留我們都會發聲,但是內地在處理、對待境外的記者、港澳、或者是外國記者都是有相當多限制的,我們能夠做的都是一些間接的支援,實際上很難依靠其它一些渠道向大陸的當局反映問題,我相信他們裡面都會明白、有部分人都會明白,我們只能夠盡力而為。

親中媒體自我審查 對媒體具殺傷力

記者:香港媒體收到一些指示,或者疫情報導有一個統一的規定?以往凡是對他們(中共)政權有威脅的事,都會有統一的指示,或者中宣部、中聯辦說要怎樣報導。

楊健興:香港大部分媒體都不是它可以直接指揮得了的,一些中方背景的媒體、我們所謂親中媒體,一些內地新聞,中共叫它避重就輕處理。但始終香港的讀者、觀眾都相當敏銳,一看到有些審查的話,其實對媒體的傷害都是很大的;所以我們暫時還可以見到內地很尖銳的(議題)報導,但篇幅、處理當然就要小心很多很多的,但是去到內地,始終是困難重重的了。

報導大陸疫情 港媒發揮很大作用

記者:這次疫情,中共打新聞戰,有些什麼經驗可以分享,例如怎樣去保護前線記者?他們如何做出精采的報導?

楊健興:全香港始終都在尋找口罩。我們都知道有些媒體機構想買些口罩給記者,但都是有難度的。我們覺得口罩是基本的了,如果記者出去採訪、去人群密集(的地方)、醫院都沒有足夠的保護,其實對採訪記者是不公平的,也會造成一些危險。而對於牽涉內地的疫情,過去香港的記者、香港的媒體其實是發揮一個很大的作用。很多都是內地不能報導的,就可以透過香港報導消息出來,或者香港的記者自己去採訪,令世界、中國以外的人多些了解:究竟這個疫情是怎樣的?發生什麼事、現在的狀況是怎樣?香港媒體應該要很珍惜的,好好的把握,好好利用,雖然一些空間越來越少。

記者:現在有派記者去大陸?會不會考慮風險?會減少派遣?或者其它情況?

楊健興:有些媒體都已經不容易去大陸採訪的了。媒體進去採訪,出來後都被列入黑名單,這樣未必敢派記者進去,因為可能會被扣查、或者其它的事呀,會越來越困難的。但我們見到仍然有不少媒體勇往直前,覺得有公眾關心的仍然派記者去;要考慮的現實問題:支援啊、裝備啊、有沒有危險性。例如在武漢的,我相信現在仍然是武漢的記者;香港的記者應該不算多,以我所知也有些召記者回來,也有些記者很願意留下,留在最前線報導情況。

務必留意某些網媒背景 避免被誤導

記者:網上媒體現在多了很多,包括你自己都會有YouTuber了!但最近發現有些所謂的藍絲培養了相當部分的藍絲YouTuber,怎樣看這個趨勢呢?是不是中共新一輪控制輿論的方法呢?

楊健興:原則上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所有人都可以發聲。現在暗地裡,有一些政權、資金正在做一些宣傳,誤導扭曲一些事實,或者誤導民意的情況,這個未必可以做到些什麼。社會、或者讀者也都留意一下,我們見到YouTube、一些所謂KOL(關鍵意見領袖),他們的內容,會不會是在慢慢地誤導你、引導你去(接受)一些想法,那樣的話呢,很容易就變成一種思想奴隸;要獨立思考,去看一些報導的內容,也留意一下它背景,近來有些網上都有介紹或者告訴人背景,這都有些幫助,作一種參考,每個網民都應該這樣去看網上接觸到的事。

大陸投放愈來愈多資源打輿論戰

記者:怎麼看這一段時間多了一些不同背景的人做YouTuber?

楊健興:整體來說,其實中國大陸對打輿論戰,投放了越來越多的資源,在香港也好、國內也好和一些西方社會,這都很清楚。他們(中共)要在當地講回他們的版本;我想那個趨勢會在一段可見的將來繼續下去,希望一些獨立的聲音仍然可以生存得了。這要依靠社會的認識,這些獨立的聲音媒體在網上是相當重要的,是需要支持的。

訪問日期:2020年2月18日
記者:梁珍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