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頻】中共高官別吸血 血漿治不了武漢肺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5日訊】2020年1月20號,中共就開啟了新冠肺炎康復者血漿採集項目,到了2月19號,衛健委提出「康復者血漿治療」。什麼是血漿治療呢?一般的病毒,患者康復了之後血液裡面會有抗體,抽取血漿注射給感染者,血液中的抗體會殺死病毒可能會救患者一命。不過武漢肺炎有點特殊,血漿治療不好用了,最早採用血漿治療的一位醫生彭銀華2月20號醫治無效死亡。武漢肺炎現階段是無藥可醫的,至於美國、中國的特效藥都是支持治療而已,就是增強免疫力讓人挺過去而已。

疫苗從研製到臨床實驗到發售最要也要幾個月的時間,血漿治療就成了一種不是辦法的辦法。彭銀華說是最早的血漿治療患者,也不過試驗而已。大家想如果血漿治療管用的話,在中共的分配制度下,誰最有可能用上血漿呢?中共高官,不管有病沒病,先打上一支再說。

沒病不要嘗試注射武漢肺炎康復者的血漿,原因有兩點。第一,武漢肺炎康復者也會攜帶病毒,加拿大安省肺炎患者康復後身體裡面仍然被檢測出病毒,所以這次武漢肺炎康復者血液裡到底有沒有帶有病毒還是個未知數。第二,武漢肺炎康復者出院後復發,這不是我說的,這是中共武漢醫療救治組組長2月18號對媒體說的。這說明,康復者未必有抗體,血漿沒用,結合第一點,不帶有抗體帶有病毒的話,這打上等於自己找病,這是個特殊的病毒。

中共前幾天引用英國《柳葉刀》雜誌的話說,基因組分析的結果壓倒性地證明了該冠狀病毒和其它很多新發病原一樣來源於野生動物。我大學的第一堂課上,一位老教授說,我們80%的人都是掃地的博士,也就是沒有腦子、機械做實驗的廢物。首先說我不知道武漢肺炎的起源,但是你們專家也不知道,因為你們分析這個病毒起源於野生動物,甭管你們用了多少形容詞,什麼「壓倒性」等等嚇人的詞,但你的動詞是「分析」,這就不是做學問的態度,你要證明病毒起源於動物不是分析而是調查,去武漢找到零號感染者,尋找到第一個感染的動物。可是中共直到2月22號才讓世衛專家去武漢,兩個月的時間,別說一隻野生動物,就是一條魚共產黨都能讓它承認自己傳播的肺炎,所以源頭一直會是個謎。

既然共產黨喜歡《柳葉刀》,我用《柳葉刀》說說五毛們喜歡的美國流感。在這次肺炎中,中共喜歡說美國流感造成上萬人死亡,但是中共沒跟大家說這個死亡的標準是什麼,按照同樣的標準,《柳葉刀》說,2010到15這5年裡大陸平均每年有88100人死亡。每年流感死8萬多人都沒看到中共像武漢肺炎這麼緊張,你就知道武漢肺炎死亡人數絕對驚人。

節目的最後咱們說一下為什麼說肺炎未來要關注印度南部不是新加坡。第一個原因是新加坡人流太大,印度南部相對封閉,孤立環境更容易研究交叉感染;第二,新加坡空調使用過多,天熱能否阻斷傳染很難界定。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