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阻隔「一帶一路」 萬億美元投資涼了

作者: 李正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5日訊】中國曾經提出高達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投資計劃,但是自始至終受到多國質疑。現在,武漢肺炎疫情的蔓延,也阻隔了北京當局向外擴張的計劃。

北京當局發起的「一帶一路」計劃旨在打通中國與世界各地的貿易通道,意在進行經濟擴張、政治影響的輸出。高速公路、鐵路和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是其計劃的關鍵內容。

武漢肺炎疫情快速向全球擴散,目前多個國家為防控疫情出臺相關入境管制措施,包括口岸、航班、簽證服務等。所有國家都必須面對挑戰,即在抑制疫情擴散及經濟的損失之間找到平衡點。

中國外貿企業也表示,物流不通暢導致產品無法從生產基地運往港口集中出口。另外,物流費用較疫情前提高,即使出高價很多物流公司也不願意接單,導致交貨時間延遲。

獨立智庫天鈞政經認為,當前中國經濟增長創下近三十年來最低、正持續經受下行的壓力。整個國民經濟各個行業和領域的槓桿率高企,「灰犀牛」正在向中國經濟奔來,而武漢肺炎疫情這隻「黑天鵝」撞上這頭「灰犀牛」。對於眾多的企業來說,2020年是保命的一年,不關門倒閉就算是最大的贏家。

據《路透社》報導,許多公司高管透露,由於旨在輸出過剩產能的「一帶一路」項目的許多設備和機械來自中國的製造商,而中國大批工廠因武漢肺炎疫情停工或只部分開工,造成工業生產和供應鏈中斷,進一步延遲了許多項目的進展。同時,旅行限制也讓許多回家過年的中國工人無法返回在海外的項目。

中鐵國際集團(CRIG)在印尼雅萬高鐵項目100多名中國工程技術和管理人員中國黃曆新年後因公司規定不得返崗,因此一些核心工程無法繼續,只能做一些次要的工作。該高鐵項目已經經歷了延誤和爭議,武漢肺炎疫情更是導致項目雪上加霜。

中國企業在印尼的一些其它項目也因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而受阻。印尼二月初宣布禁止來自中國的航班和14天內曾到過中國的人員入境。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重新連結亞洲」項目主任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說,許多「一帶一路」項目在病毒爆發前就已經放慢了速度。在某些情況下,該病毒的爆發為中共政府官員提供了藉口:那些表現不佳的項目是由於他們無法控制的因素造成。

CSIS估計,幾乎90%的「一帶一路」項目都使用中國承包商。即使這些中國工人可能很快被允許旅行,但他們仍面臨一些額外的隔離措施。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中國項目主任孫雲(Yun Sun,音譯)表示,目前北京當局正在試圖隔離湖北省的病毒傳播,該省正處於封鎖狀態。「這意味著湖北牽頭或參與的所有‘一帶一路’項目目前都受到影響。」

「一帶一路」計劃投資超萬億美元,在2018年,印尼、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及其他國家的官員就已批評本地的「一帶一路」項目造價高昂且沒有必要。一些國家以成本、主權侵蝕和腐敗擔憂要求重新評估、取消或縮減承諾。

實際上,去年8月的一個消息也給「一帶一路」計劃蒙上陰影:中國國家鐵路集團被迫承認,中國與歐洲諸多城市之間頻繁穿梭的列車上大量集裝箱空載是事實,曝光了「一帶一路」計劃中普遍存在的浪費和欺詐行為。

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是往來於中國與歐洲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集裝箱國際鐵路聯運線路上的唯一運營商。《中國經營報》報導說,其經營的中歐班列空載的情況嚴重,有一列滿載41個集裝箱的去程火車,只有1個集裝箱載有貨物,其餘40個都是空箱。

《南華早報》在報導中說,地方政府急於通過使用中歐班列向北京表明對中央地緣政治戰略的支持,許多出口商以運送空集裝箱的欺騙手法以獲得政府補貼。此外,地方政府也提供激勵措施。例如,2018年,西安市政府為運往歐洲的每個集裝箱提供高達3,000美元的補貼。

自從「一帶一路」計劃被北京當局提出以來,外界批評聲音不斷,認為這項計劃給一些國家帶來沈重的債務。美國、日本、印度、俄羅斯等國則批評中國,認為其「一帶一路」計劃是中國向外布局,擴大中國在國際上的政治和經濟的影響力。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發布的報告指出,「一帶一路」是推進中國地緣政治野心的核心工具,提醒「一帶一路」參與國警惕中國投資可能帶來的國家主權受侵蝕、腐敗等七大問題。

這份《給中國「一帶一路」評分》的報告指出,中國自2013年推出的「一帶一路」,不僅是一項經濟舉措,更是推進中國地緣政治野心的核心工具。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