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媒:四川幹部偷偷脫崗援建雷神山 網友:傻子才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6日訊】週一,中共官媒報導了一則新聞,稱一名幹部未請假私自前往武漢援建雷神山醫院,最終獲得「容錯免責處理」。此消息遭到眾網友的冷嘲熱諷。外媒指出,在中共官方媒體大肆創作所謂「暖新聞」的同時,官方嚴厲壓縮民間媒體反應民情疾苦的報導空間,真實的聲音被無情吞噬。

當地時間2月25日,中共官媒報導稱,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四川省遂寧市船山區住建局下屬市政公用事務中心從2月3日起便實行彈性上班制度。當晚,該中心一位名叫王德平的工作人員與幾位朋友一同驅車前往武漢,去參加修建雷神山醫院。直至2月8日晚,王德平才向區住建局相關領導報告並請假。2月13日,雷神山醫院的修建工程完工,王德平返回船山區接受隔離觀察。

黨媒稱,四川當地紀委監委派駐區住建局紀檢監察組對王德平「不請假外出」調查之後,決定給予他「容錯免責處理」。王德平立即表示「感謝組織的理解和關心」,並表態以後如果「國家需要」,還是會「義不容辭衝鋒在前」。

中共官媒的這篇報導刊發後,迅速引發網友們的反彈,眾網友紛紛表示對這種樣板戲式的所謂「新聞」的真實性難以相信,稱「傻子才信」、「只有腦殘的才信」。有網友在推特上轉發了相關報導後,遭到眾多中國網友的留言吐槽。

@kmmao987分析稱:「第一次見到官員這麼有責任心,看來建院油水也挺多的。可以這樣理解么?」

@Stephen則調侃道:「中國地方政府多,編故事大賽競爭激烈。」

@guardia質疑:「 如何援建的?挖掘機專業?塔吊專業?你特麼只會當官,有什麼本事援建?」

@xHK9a7vwL8tYOFz則諷刺道:「 黨媒們外用了雙黃連,內服了潔爾陰,然後一邊刪除真相,一邊編暖新聞。」

@139uSzTDr7luA8t調侃道:「(王某某)沒有被紅袖標揍個鼻青臉腫嗎?」

@FreedomIsSlav則評論道:「垬黨的所有宣傳根本不在乎你信不信,只問你服不服,不服就打到服。」

正當武漢新冠肺炎疫情仍呈上升趨勢之際,中共中央政法委2月18日下達通知,要求各地政府宣傳機構加強所謂「正能量」的宣傳,推出更多有淚點、有溫度的「暖新聞」。外媒質疑中共政法委此舉恐意味著真實反應民情的報導將會被官府「和諧」 吞噬。

一位化名桑德爾的00後北京青年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坦言,中共官媒推出的那些「暖視頻」讓他感到很「煩躁」。他說,自己現在關心的是: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去換牙套?出國留學考試會延遲到什麼時候?這場疫情的隱瞞、拖延及李文亮醫生的過世,到底誰要負責? 真相是什麼呢?

桑德爾表示,他在李文亮醫生過世當晚跟著同齡朋友們轉發了#武漢政府欠李文亮道歉#的帖子,結果隔天早上,他的微博就被封號了,沒有人告訴他任何理由。現在他重新開第二個帳號後,也不敢在微博上吐槽了。

中國一家市場化媒體的一名女記者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全也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奧莉」這個化名接受了採訪。她透露說,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幾家市場化媒體以及自媒體即派人趕往武漢,一度發表了一批來自第一線的紀實或調查報導。但是自2月3日後,他們自主采編的權利就被剝奪了。

奧莉說:「(現在)完全不允許發在湖北、武漢的新聞。不允許做他們所謂的負面報導……但這個事情非常過份。」

奧莉表示,現在幾個在武漢第一線卻被「噤言」的記者,只能繼續在醫院、在小區、在街頭巷尾記錄一些現場所見所聞,但這些材料什麼時候才能用,也只能「再說吧」。

《自由亞洲電台》的報導指出,中共中宣部2月4日宣布,已調集三百多名記者深入湖北和武漢進行採訪報導,這些官媒選派的記者們都帶著明確的任務,即報導以「疫情防控宣傳」為主的「暖新聞」,而官媒報導的那些內容,與社交媒體上網民呈現出的「處於絕望之中的武漢」完全不同。

由於武漢市政府對已經爆發的疫情秘而不宣,武漢百步亭社區曾在1月18號舉辦了數萬家庭參加的「萬家宴」。疫情最終隱瞞不住而大規模爆發後,這個萬家宴受到公眾的強烈質疑和批評,而這個社區的居民陷入焦慮之中。曾經有自媒體報導了這個社區大多數樓棟都被貼上了「發熱樓棟」的字條,但隨後這個社區的疫情就成為了秘密,官方媒體不報導,社區也不公示,居民們無法從任何公共渠道得知社區疫情發展的訊息。

百步亭的一位居民接受公民記者「NG家的弟弟」的採訪時回答說:「我們都不知道,我們自己在群裏問看哪一棟樓有發熱情況,他也不做公示…」

中共官方言論管控的大刀,還砍向了知識分子的信息平台及百姓的私人對話群,中國大量私人微信群被封鎖、微信帳號被刪除。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