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驚魂:朝鮮獄警帶女囚摸黑偷渡(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6日訊】朝鮮民眾冒險「脫北」出現更驚魂一幕。據英媒報導,朝鮮獄警全光進打開牢房的鐵門,帶著女囚犯金芝善摸黑偷渡圖們江,成功經中國逃亡。他們在一處安全地點講述了他們驚險的逃亡過程。

英媒BBC報導說,現年26歲的朝鮮人民保安省警員全光進,前幾年已经被派駐到比鄰中國吉林延邊州的咸鏡北道穩城郡人民保衛部拘留場(穩城郡警察局監獄),在那裡認識了囚犯金芝善(化名)。

金芝善之所以被關押,是因為她幫助了一些逃離了朝鮮的同胞與家人聯繫。入獄時,金芝善衣著精美,舉止優雅,引起了全光進的注意。其實,這已經是金芝善第二次入獄。

從表面上看,金芝善和全光進,沒有任何相同之處。

金芝善是一名犯人,但對朝鮮嚴酷的共產主義統治之外的世界有所了解;全光進在過去十年間一直入伍當兵,浸泡在朝鮮專政的共產主義思想中。

只是,他們沒有意識到兩人的共同點——對自己的生活深感沮喪,前面無路可走。

報導說,金芝善是個中介。她幫助脫北者與留在朝鮮的家人聯繫,主要幫助脫北者轉帳和與家人通話。朝鮮的手機無法撥打或接聽國際電話,所以金芝善用從中國走私來的電話接聽,然後收取費用。

對於普通朝鮮人來說,這是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金芝善收取約30%的佣金。而有研究表明,脫北者匯款平均約為280萬韓元(1.6萬人民幣左右)。

金芝善第一次被捕,是因為一類格外危險的中介服務——幫助朝鮮人越境進入中國。

金芝善說:「沒有軍隊的關係,永遠也幹不成這一行。」她賄賂軍人,讓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最終,正是軍隊中的關係出賣了她。她被判處5年徒刑。

當金芝善出獄時,她打算離開中介這一行,因為風險過高。然而,生活中新的變故,讓她不得不重新考慮這一決定。她在獄中服刑時,丈夫帶著兩個女兒再婚。她需要找到一種新營生,才能活下來。

於是,她再次出山動用自己的關係幫人脫北,開展一項風險較低的中介服務——幫助在韓國的脫北者轉移資金,以及幫他們和家人進行非法通話。

但她再次被捕了。她從村裡帶一個男孩上山,去接聽男孩逃到韓國的母親的電話,祕密警察跟蹤上他們。

在朝鮮,從事與敵國(韓國、日本、美國)有關的活動是重罪,甚至只是涉嫌,面臨的懲罰可能比謀殺還大。

再次入獄,她知道未來處境將艱難。所以在她看來,出逃是活下去的唯一選擇。也因為遇見全光進,成為她命運的轉折點。

示意圖(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獄警與犯人一起出逃朝鮮首例

2019年5月,兩人決定出逃前兩個月,全光進和金芝善初次見面。當他遇見金芝善時,這種想法僅僅是一個種子,隨著他們聊的越多,種子開始慢慢發芽。

金芝善受審後,被判四年三個月監禁,服刑地點是令人恐懼的轉車裡監獄集中營(Chongori prison camp)。她知道自己可能永遠無法活著走出轉車裡監獄。

曾在那裡服刑的人透露,這所朝鮮監獄中有猖獗的虐待行為。她說很絕望,想過十幾次自殺,哭了又哭,去了監獄集中營,就被剝奪了公民身分。

全光進說,「你不再是個人,和動物沒什麼分別。」「我想幫助你,姐姐。你可能會死在監獄集中營。我能救你的唯一方法就是幫你離開這裡。」

像許多朝鮮人一樣,金芝善學會不輕信他人。她認為這可能是對方的詭計。「你是間諜嗎?監視我、摧毀我,你會得到什麼好處?」

全光進告訴她有關自己的一些故事,金芝善開始相信他。

全光進說,自己雖然不會為自己的生命擔心,但也深感沮喪。他兒時的夢想是成為一名警察。可是,他的父母,都是農民。即使能夠入讀頂尖大學,獲得最高成績,除非有錢,否則難以保證有個光明的未來。

對於大多數朝鮮人來說,生存本身就已經夠艱難了。因此,當全光進明白當個警察的野心是不可能的,他就開始思考另一種方式來改變自己的生活。

一天,他對金芝善悄聲說了幾句話,從此,改變了兩人的人生。兩人決定出逃。

金芝善說,「我的心跳得像瘋了似的,朝鮮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囚犯和一個守衛一起逃脫。」

一名朝鮮獄警持槍帶女囚摸黑偷渡偷渡圖們江,成功經中國逃亡。示意圖(Carl Court/Getty Images)

兩人摸黑渡江:擔心要葬身此地

去年7月12日,全光進明白時機到了。金芝善轉監的日子就在眼前,他的上級也回家過夜。全光進什麼都考慮好了——切斷監控線路,主動申請延長自己的夜班。他甚至在後門為她準備了雙鞋子。

午夜時分,全光進叫醒金芝善,他準備按照計劃中的路線,帶她逃跑。

他還準備了兩個背包,裡面裝有食物和備用衣服,還有一把刀和毒藥,並拿上一把槍。金芝善勸他別帶槍,但全光進還是堅持帶上。

全光進說,「我明白,只有那一晚。如果那天晚上沒成功,我會被抓住,然後被殺掉。如果他們攔住我,我會開槍,然後跑,如果跑不掉,我就開槍自殺。一旦我準備好赴死,就什麼都不怕了。」

他們一起從窗戶跳下,衝過拘留場的操場。在黑暗的掩護下,他們跳下窗戶,翻過圍欄,穿越稻田,並成功渡河。

全光進說,「如果我獨自一人,我游過去就行了。但是我背著包……拿著槍,如果槍被弄濕,就沒用了,所以我用手舉高它。但是水越來越深。」金芝善不會游。他一隻手握住槍,另一隻手拖著她。

「當我們到河中央時,水已經沒過我的頭頂,」金芝善說,「我開始嗆水,睜不開眼睛。」她求全光進回去。

全光進告訴她:「『如果我們回去,都得死。要死就死在這裡,而不是那裡。』但是我已經……精疲力盡,心想:『我就是這麼死的麼,這就是一切的結局嗎?』」

最終,全光進的腳碰到地,兩人跌跌撞撞走上岸,穿過最後一塊陸地,到達中朝邊界的鐵絲網。

即使此時,他們仍不安全。他們在山上藏了三天,直到遇到一個當地人,借給他們電話。金打電話給她認識的中介尋求幫助。

這位中介說,朝鮮當局處於高度戒備狀態,已派出一個小隊逮捕他們,還會與中共的警察一起對該地區進行排查。

逃出朝鮮的全光進,改變了原來的主意,想去美國而不是韓國。

「跟我一起去美國吧。」他懇求金芝善。她搖了搖頭。「我不自信。我不會說英語。我很害怕。」

全光進想說服她,說他們可以一起學習英語。無論你走到哪裡,別忘了我,金芝善靜靜地說。他感到難過,這個與自己一路走來的女人,將和自己去往不同的目的地。

但是他們能離開朝鮮的高壓政權都很高興。

金芝善說「回想起來,我們所有人都生活在監獄裡。我們永遠都無法去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朝鮮人有眼睛但看不見;有耳朵但聽不見;有嘴但不能說話。」

目前,他們在一處安全地點講述了他們上述驚險的逃亡過程。因安全原因,報導中沒有透露訪問兩人的地點。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