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武漢「出城」烏龍通告隱藏的祕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連日來,武漢市的「第17號通告」和「第18號通告」,引起了外界的密切關注。

2月24日上午11:30左右,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關於加強進出武漢市車輛和人員管理的通告》(第17號)稱,因保障疫情防控、城市運行、生產生活、特殊疾病治療等原因必須出城的人員以及滯留在武漢外地人員,可以申請出城。但要堅持錯峰出城、分批實施,適時安全有序原則。

大約3個半小時之後,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又發布第18號通告,稱第17號通告是該指揮部轄下的交通防控組未經指揮部和領導同意就自行發布,「現宣布該通告無效」。

第18號通告還稱,已對相關人員進行了「批評處理」,武漢市「堅決貫徹」習近平的「外防輸出」的重要指示,嚴格管控人員與對外通道,嚴防疫情向外輸出。

那麼,到底是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中的什麼人簽發了可以出城的第17號通告?

後有官媒稱,「此次通告是由武漢市一名副市長直接簽發,未經指揮部研究和主要領導同志同意。」

如果是這樣的話,按照中共官場的運行機制和常識,像解封武漢這樣重要的決定,一個小小的副市長,是沒有權力和膽量來做出的,很大可能是經過請示上級之後,按照工作程序去簽字執行而已。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位副市長吃錯了藥,或者是停藥了,自主決定發出了17號通告,自願走上前上級周先旺市長的不歸之路,但是,這種可能性極小,這裡不做討論。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17號通告在3個小時之後就被叫停呢?有以下幾種可能。

有評論分析認為,簽發通告是全國抗擊疫情組長李克強要求簽發的,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小。因為李克強實際上只是掛名,並沒有太多指揮疫情的實權,特別是在湖北和武漢,如今在湖北和武漢主持大局的是習近平的親信應勇,因此,簽發通告的副市長請示的對象應該是應勇。更何況,如今,疫情形勢嚴峻,指揮者要承擔最終的責任,習已經明示他全權指揮,李克強實在沒有理由在此時引火燒身。

那麼,應勇同意解封,還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向習直接請示後習同意,後習感覺不妥後叫停;一種是應勇沒有請示習,後被習叫停。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

應勇沒有向習請示做出解封決定,其實也容易理解。在中共治下為官者,作為一方諸侯,不能事無巨細都向老闆匯報,既要靈活處理,又要不韙上意,把事情辦好。這個本身難度就很大,主要是把分寸不好把握。

更何況,習近平在23日的17萬人參加的電話會議上,給中共全體官員提出了一個充滿矛盾又絕對無法完成的任務:既要復工保經濟,又要盡全力防疫;既要聽中央最高領導的話,又要自己負責任。因此,如果是應勇自行做出解封武漢決定的話,並不奇怪。

其實,即使是做出武漢解封的決定,就是真正要民眾出城了嗎?絕對不是。這個學問很大,這絕對不是給民眾帶來方便,注意17號通告其中的規定和措辭:「可以申請」,那麼,申請之後,什麼樣的人才能拿到出城的「通行證」?

那麼,17號的所謂出城烏龍通告,可能并不是烏龍,而是疑似給困在武漢的中共權貴們開啟的一條VIP逃逸通道,但是風險太大,被習否決叫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