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的三大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6日訊】新型冠狀病毒全面攻陷大陸,國際傳播,各國撤僑,航班停飛,美國宣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62國實行入境管制。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否人造?這次疫情,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一.感染規模是薩斯10倍

關於這一病毒(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有三個不知道:感染源不知道,傳播途徑不知道,治療方法不知道。

1月25日,哈佛大學流行病毒學家埃里克.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在推特表示:我的聖母呀,新型冠狀病毒的R0值竟然是3.8!!!這要比薩斯病毒要毒接近八倍。這場瘟疫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來、全球從未見過的脫韁大瘟疫」。

埃里克.費格丁:「沒有誇張」。「有些人認為我企圖製造恐慌,我沒有,我是科學家。這種病毒很厲害!」他估計,到2月4日,這種病毒將感染13萬2000人到27萬3000人。費格丁博士認為,封城和實施交通管制「可能徒勞」。他說「模型表明,進出武漢市的出行限制不太可能有效阻止病毒在全中國傳播。即使99%的旅行限制有效,武漢以外地區的疫情規模只能減少24.9%」。

英國蘭卡斯特大學、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和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四位傳染病生物學家在追蹤分析和研究之後,23日在報告中表示,武漢地區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目前只有5.1%被發現,城市社區中存在大量未被發現的病毒傳染。他們的模型預計未來14天內(從23日到2月4日),武漢的病毒傳染人口將超過25萬人,預計中國會出現最大規模的病毒爆發的其他城市是上海、北京、廣州、重慶和成都。」

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講出了一個令人驚悚、但他自己認為是「保守估計」的數字:「這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

1月27日,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樑卓偉根據研究模型分析,結論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每6.2天就會成倍增長。未來的14天中,感染人數將突破25萬。這個數字與美英專家的預估是相吻合的。在4月底至5月初高峰期,估算重慶每天的感染病例將增加15萬宗;武漢、上海和北京將分別增加5萬宗。

香港知名傳染病專家袁國勇等多名專家,在醫學雜誌《柳葉刀》撰文指出,這種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在親屬之間傳播率非常高。他以深圳一家6口到過武漢後,5人都染病作為案例分析,得出結論,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入侵率高達83%。

二.新型冠狀病毒外洩?武漢病毒實驗室引質疑

1月23日,英國《每日郵報》發表專門文章分析,題目很長,寫的是:中方在武漢建了一個研究SARS和埃博拉病毒的實驗室,2017年就有美國生物安全專家警告,病毒可能外洩導致爆發瘟疫。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在投入使用後,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武漢這間實驗室,將病毒注入動物身體的做法,將產生難以預料的後果。言外之意就是可能造成病毒外洩。

《自然》(Nature)的這篇文章曾經指出兩個重點:

1.北京的病毒研究所曾經多次發生SARS病毒外洩事故,因此質疑中方能否確保致命病毒不會再次外洩。

2.中國並不需要一個以上的最高規格實驗室,專家擔心中共可能會利用這些多出來的實驗室產能,進行生物武器的研發。

1月25日,法廣報導說,2004年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期間,與北京簽署了協助中國(中共)建設P4病毒中心的協議。協議規定北京不能將此技術用於攻擊性的活動。法廣引述法國政府官員的說法,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比如中方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但是今天卻發現,中共已經修建了多個實驗室,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1月24日,美國媒體《華盛頓時報》引述以色列生化戰專家肖漢姆的說法,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從中共在武漢的病毒研究所傳播的。

《華盛頓時報》文章,題目是「受病毒打擊的武漢有兩個與中共生物戰計畫相關的實驗室」

原文鏈接

文章引述以色列生物戰專家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的說法,「這種致命的動物病毒流行病,可能是在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中傳播的。」

2015年11月9日,武漢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在國際著名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電子刊物上發表撰寫的論文,題目是「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2016年4月6日進行了更正。

原文鏈接

論文中有這麼一段:「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包括以色列情報官員、西方權威期刊,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中共可能使用病毒研發生物武器,病毒可能從實驗室中外流。

究竟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到底從哪裡來?跟武漢病毒實驗室的病毒外洩有否關連?

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表示,中國共產黨對所有事情都撒謊。如果新型冠狀病毒被發現是人工合成的,中國共產黨就完了。

三.病毒人傳人隱瞞不報疫情嚴重數據造假

新型冠狀病毒迅速蔓延,美國哈佛大學流行病專家費格丁(Dr.Eric Feigl-Ding)在自己的推文中,提出了同樣可怕的數據,說這場武漢傳出的病毒,是「熱核武級別」的瘟疫,他還把這場瘟疫形容是「史上最毒」。

他說那是SARS傳播速率的將近8倍。他在回答提問中說:高度懷疑大陸官方公布的確診和死亡數字。

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在美國之音表示,大陸的衛生專家1月9日就到了武漢,對病毒進行確認,隨即上報了國務院。中共二十號以前故意隱瞞人傳人證據。

1月17日,英國倫敦帝國學院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推測,實際疫情恐怕更嚴重。並表示,經模型分析推估,截至1月12日,當地感染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者可能為1723人。而中共官方數據,武漢感染者共45例。

英國倫敦帝國學院流行病學專家福格森教授(Neil Ferguson)當時審慎推算得出結論,武漢有1700人染病,相差有38倍之多。福格森教授表示,「就武漢已經輸出3名病例到其它國家來看,當地病例可能比已通報數字多更多。」他還指出,如今應認真思考人傳人可能性。

1月22日,英國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傳染病學專家尼爾.福格森(Neil Ferguson)新聞發布會上說,「武漢可能已經有4000人被感染」。考慮到誤差範圍,他估計「目前可能有多達9700人攜帶這種病毒」。

1月23日,大陸《財新》報導了病毒學專家「管軼」的話說:「連我都做了逃兵!」「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要做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了。而且控製成本,應該要幾何級數字計」。

1月25日,法新社報導,英國蘭開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格拉斯哥醫學研究理事會-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University of Glasgow Centre for Virus Research),和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等學者在共同發表的研究論文中指出,中共公布的數據,可能只有真實染病人數的5.1%。

按照英美學者的估算比率,通過計算可以得出,僅在武漢至少有6.46萬多人被感染。英美學者撰文表示,要制止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個案上升,必須有效控制72%至75%傳染個案。

依據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1月22日、24日和25日三天的確診人數分別是542、830和1287例,死亡人數則分別是17、26和41例。如果把這三天的死亡人數除以確診人數,得到的死亡率「剛好都是3.1%」。

1月26日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傳染病專家福格森(Neil Ferguson)再次更正了他的推測,他估計可能已經有10萬人感染了病毒。「目前可能有10萬個」,病例也可能在3萬到20萬之間。

1月26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發出通知,稱美國駐武漢領事館將在28日,用包機疏散其工作人員和部分公民。2003年大陸爆發SARS的時候,也是很嚴重。但那個時候美國沒有撤僑,如果武漢的疫情不嚴重,美國為什麼會撤僑呢?

1月26日,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採訪,承認了對病毒人傳人疫情的隱瞞事實,不過他說「不是隱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權」。

1月29日,著名的醫學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一篇叫做「新型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武漢的早期傳播」的研究報告,分析了425名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數據。

這項研究總結說,「有證據顯示,從2019年12月中開始,(病毒)就已經通過近距離接觸而出現人傳人的傳播」。

1月31日,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刊登的最新研究指出,根據研究模型推測,到1月25日為止,武漢的肺炎感染人數應該有75,815人,是官方當時公布確診人數的72倍。

大陸《人民日報》報導,在天津,當局已啟動戰時機制,成立疫情醫療救治總醫院,說是要以病區為單位,建立500個所謂「戰鬥方陣」,實行軍事化管理。我們不需要知道人數,僅從天津的這個大動作來看,就知道這背後的疫情擴散危機,有多嚴重。

全球戰略實驗室(Global Strategy Lab)主任、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全球衛生教授史蒂芬.霍夫曼(Steven Hoffman)說,柳葉刀期刊的報告與中共官方早期數據不同,這一事實確實引起了人們對中共信息可信度的「極大關注」。

「如果中國(中共)故意隱瞞信息,不僅危及公共健康,而且也違反《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如果這種病毒繼續以令人驚異的速度傳播,那麼中共是否一而再地故意提供錯誤數據,將演變成更加緊急的國際事件。

1月23日,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透露,從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顯示,新型冠狀病毒已出現第2代病例,且數量仍在增加,預估2月可能是疫情爆發的高峰期。

第2代病例,就是從沒去過武漢的人通過人傳人染病。如果第2代病例增加,代表其它地方也可能疫情爆發。世衛一個委員會的主席戴維‧海曼(David Heymann)亦宣布:「我們現在正在看到第2代和第3代傳播。」

2月3日,身居武漢的知名作家方方寫了這麼一段話:「記住這些不知名的人,記住這些枉死者,記住這些悲傷的日夜,記住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在這個本該歡樂的節日中斷了人生。只要我們尚且偷生在世,我們就要為他們討個公道。對於瀆職者不作為者不負責者,我們必須一層一層追究,一個也不放過。」

(責任編輯:唐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