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非新冠患者被強制入院 與感染病人同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7日訊】武漢封城前,青山區居民張滋瑜女士回江夏區老家探親過年,因為發熱被就地隔離。在多次檢查並無新冠肺炎症狀的情況下,卻被強制送到定點醫院,和雙肺感染的疑似新冠病人關在一起,亟需外界關注。

25日早上接通記者電話時,張女士正在江夏區中醫院住院,這是一家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定點醫院。「我21日在這是(江夏中醫院)進行了第二次排查,包括查血、胸部CT、核酸全部都是正常的。現在都25日了,還不安排第三次(排查),又不讓我出院,並且同病房的都是雙肺感染的病人。」

據介紹,一個病房有4個人。肺部感染的病人每天有打針用藥,但對於張女士,護士每天只測個體溫,別的什麼治療都沒有,因為沒辦法對症用藥。一天只發一個口罩。

張女士從1月22日開始出現規律性低燒症狀,每天早8點至晚10點半期間會出現低熱37.1—37.5度,嚴重腰疼,有貧血,尿頻尿急等症狀,至今已持續三十多天仍沒有確診是什麼疾病。

封城後,整個醫院被指亂套了,重症也往醫院跑,輕症也往醫院跑,交叉感染。當時政府要求居家隔離,張女士就在家裡喝普通感冒藥,感康、阿莫西林、金葉敗毒顆粒,沒有效果。後來去鎮裡的衞生院,衞生院開了奧司他韋、蓮花清瘟膠囊(用於治療武漢肺炎的中藥)給她,喝了半個月的藥。但張女士跟新冠肺炎的症狀不相似,後來就不喝藥了。

張女士說,「我到鎮衞生院查血常規正常,做胸透跟新冠肺炎玻璃狀完全不沾邊。直到2月17日到江夏人民醫院查血、胸部CT完全正常,醫生說,你燒了這麼久,肺上沒有任何感染,基本上排除不是肺炎。所以當時連核酸都沒有做。」

但醫生讓她到酒店隔離,因為非新冠病人沒辦法收治入院,待在定點醫院很危險。發熱就只能去酒店隔離,別的沒路可走。

張女士認為自己是其它病,因為導致長期低熱的病太多了,比如結核、腎結石,不能再拖了。無奈她找村委會申請延遲一天隔離,準備到省人民醫院去做核酸檢測。

當天晚上,當地派出所、江夏疾控中心、江夏防疫指揮部電話全都打來了,讓她去隔離,表示要強制執行。2月18日,張女士去湖北省人民醫院做了核酸檢測。

張女士擔心家裡人也被強制隔離,查完當天馬上到酒店隔離。「家人老人、小孩都有,到目前為止家人沒有任何症狀。我已經發熱一個月了,還拿我當無症狀感染者對待。」她說。

19日核酸結果出來是陰性的,張女士給江夏防疫指揮部、區疾控、區衞生局打了電話,求助儘快安排第二次核酸檢測,排除她不是新冠肺炎患者。

沒想到,在完成第一次核酸檢測後,江夏區疫情防控部門還是把張女士當疑似肺炎患者送到了定點醫院,當天晚上派120把她送到了江夏中醫院。

「就讓我待在這種環境下,20日晚上到現在。21日早上查血、驗試紙、胸透,結果全部都是正常的。現在還把我當疑似,還要搞第三輪核酸,我有病等不起啊,到現在沒有安排遙遙無期。」她解釋說,「江夏區醫療條件有限,重症的、確診了的輕症,都轉到大醫院和方艙去了。定點醫院接的都是肺上有感染、核酸是陰性的病人,但是會有假陰性的情況存在。我現在就待在這群人中間。」

張女士申請要去酒店隔離,但是江夏疾控不同意。張女士說,「他們現在什麼狀態?寧願搞錯、寧願誤診,不可能放我出去的,現在就這樣。哪怕就是被感染了,就是多一個人感染而已。他們就不想擔那種風險。」

被強迫入院後,張女士跟醫院申請換一個病人少一點的病房,不要讓她一個面對三個疑似病人。但院方表示收治已經到極限了,床都滿了。張女士要求跟兩人間對調一個床位,跟症狀輕的在一個病房,給醫務科打電話,也沒能解決。

強制病人入院  被指交叉感染

2月3日起,武漢市利用體育館、展覽館等改建多所方艙醫院。據新華網報導,2月14日,江夏方艙醫院正式使用,是武漢市首個中醫方艙醫院。該院由來自五個省份20家中醫院的209名醫護人員組成,加上武漢市江夏區中醫院支持。

張女士認為,目前武漢的收治能力已經很強了,疑似的、肺上有點感染的,都把人搞到定點醫院來了,管你是不是新冠肺炎。就是從一個極端到另外一個極端。

「當時的時候是醫院收治不下,病人到處亂竄,管你輕症重症,恨不能讓你死在家裡;現在是醫院能收了,管你什麼問題,全都收到醫院裏面去,也不管你到底是不是肺炎,是不是存在交叉感染。」她說。

張女士是1月22日回江夏探親的,23日封城,當時想市區感染得更嚴重,農村可能安全一些。鄉下農村老家至少有糧食、有菜,不擔心採購的問題。多方考慮了之後,才留在江夏農村的。

「封城後哪裡也去不了,就變成了你在哪裡就在哪裡治病,就地隔離,不讓你跨區,所以我就回不了青山區。村委會上報一遍又一遍,他(官員)不作為,不敢擔責。寧願死一個人沒什麼大不了,反正肺炎期間,就可以當你肺炎死了,他也無所謂啊,真的就這種情況。」

張女士表示,「我在江夏區求助無門,給武漢市衞健委反映,武漢市衞健委讓我找區裡解決,跟他們反映沒有用,打武漢市長熱線,直接把我的問題甩給區裡,不了了之。武漢現在就是一個癱瘓的狀態。」

張女士此次患病的親身體會是,因為不是肺炎,就是等死的狀態。「從來都沒有想到21世紀了,中國出現這個局面,草菅人命。」

本文發稿前,記者再次與張女士取得聯繫。得知張女士當天被安排了第三次肺部CT檢查,結果沒有任何異常。迫於輿論壓力,江夏區同意張女士出院,但要去酒店隔離14天,理由是她跟肺部有感染的病人同住一個房間,是密切接觸者。

張女士迫切希望能有檢查其它疾病,獲得治療的機會。

「也就是說我還要再等14天。再等14天就49天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