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武漢瘟疫後中國經濟的趨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瘟疫(Pandemic)是指大型且具有傳染力、又會造成死亡的流行病,在廣大區域或全球多處傳染人或其他物種。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大流行病的出現應符合下列條件:新病原在人群中出現;病原因感染人,引起嚴重病況;病原易傳染,特別是在人與人之間傳染。顯然,新冠狀病毒導致的武漢肺炎,已滿足上述條件,成為真正的瘟疫

武漢瘟疫大作,目前仍在持續進行之中。人命關天,生命可貴,經濟上的影響本來就應該是最後要考慮的內容。上個月在明鏡電視的節目中,一個觀眾打電話進來,問武漢肺炎之際,當務之急是不是該考慮匯率,趕緊換匯。主持人和嘉賓都對這個問題都感到哭笑不得,命都快沒了,還考慮這個!別說,還真有糊塗之人。武漢人現在知道,縱使腰纏萬貫,也一籌莫展,難插翅飛出武漢,只能買到政府配給的簡單菜蔬,也敵不過業力和瘟疫的威脅。

從長遠看,劫難過後、劫後餘生的人們,還要繼續生活。希望人們能從大瘟疫中得到教訓,能夠反思,知道瘟疫背後的原因,也聯想歷史上的瘟疫和人類道德的關係,聯想到中國社會當下心靈和道德上的缺失,重拾善念和真誠,才不枉經歷此一大劫。至於瘟疫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未雨綢繆,從長計議,是人們現在就需要考慮的事。

武漢瘟疫之後,悲觀的說,中國經濟前景堪憂。之前普遍預估的失業潮、GDP下滑、產業鏈轉移和斷裂、金融市場混亂、房地產泡沫破滅,都會加快出現。分析中國經濟目前的狀況和瘟疫期間及此後的走向,不難看出經濟上可能出現的六個趨勢。

可能出現的六個趨勢是:第一步,消費市場萎縮,市面繁榮減退;第二步,公司盈利銳減和虧損,企業倒閉嚴重;第三步,債券違約暴增,銀行破產和擠兌增加;第四步,金融市場混亂,外匯儲備耗盡,人民幣崩盤;第五步,中共政府介入,狂印大面額鈔票,通貨膨脹失控;以及第六步,全面物質短缺,民眾財富大幅縮水,統購統銷和票據時代回潮。顯然,六個發展趨勢中,可能不完全按順序進行,可能會交錯進行或同時展開,而中共也有可能在其中任何階段倒台,使政治因素更迅速的影響經濟變動。

第一個趨勢,消費萎縮,繁榮減退,這在武漢、湖北,乃至長三角已普遍發生。甚至在珠三角、西南、東北、和京津要地,都迅速鋪開。零售、餐飲、住房、旅遊、運輸在武漢和湖北的第一季度基本趨零,在從北京到上海的大都會區都出現銳減。新型冠狀病毒、非洲豬瘟、禽流感,三大疫情同時擴散,令中國肉類供應受阻,供應不足。在北京居住15年的路透社大中華區視頻製作主管馬克·奇斯霍姆(Mark Chisholm),記錄了他過去從未見過、宛如空城一樣的北京。可以預計,因居民消費對經濟的貢獻減退,製造業因員工短缺停擺、出口因為疫區的原因受限、和基建因民工不能到位而停滯,中國2020第一季的GDP損失,至少在2%;而如果瘟疫持續到五、六月,GDP的衰減更會增加到4-5%。需要注意的是,這是中國真正GDP的衰減的幅度。

第二個趨勢,不管是國企和民企,都面臨開工和不開工的兩難境地。開工呢,病毒感染病例持續增加,交通中斷,停運、停工、開工後工人被勸返、隔離等因素,都影響開工。即使開工,產品的運輸和銷售都是問題,原材料供應也不能保證,出口更是非常困難,世界不願接受來自中國的發貨,會對產品是否攜帶病毒心懷疑問。陸企很多原定2月10日開工,但已有企業宣布繼續延長停工時間,很多製造商確定2月難以復工。不開工,資金流動斷裂,但固定支出不變,銀行貸款依舊,必然導致盈利銳減和大面積虧損。企業虧損嚴重時,大規模倒閉潮會席捲而來。

第三個趨勢,是債券違約暴增,銀行破產和擠兌增加。中國債券違約在瘟疫來臨之前就已經非常嚴重,銀行破產和擠兌時有發生。第二趨勢中所述的企業虧損和倒閉,將帶來更大的違約風暴,和更多的銀行破產。已經對中共政權極度失望、徹底喪失信心的百姓,不會承認中共銀行的信用,一旦他們可以離開家裡,可以提出現金,人們會第一時間擠爆銀行。當中共面臨幾千家、幾萬家銀行同時現金耗盡時,印鈔機儘管已經全力運轉,也拿不出那麼多的現金。

第四個趨勢,是金融市場混亂,外匯儲備耗盡,和人民幣崩盤。因為債務違約、銀行破產​​和擠兌,金融市場會出現更大混亂。美國財政部日前公佈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數據按慣例延後兩個月),2019年11月,中國所持美債大幅下降,持倉減少124億美元至1.0892萬億美元。這也是中共在過去9個月中第8次拋售,目前持倉降至自2017年4月以來的最低水平,2016年2月的峰值為1.25萬億。去年12月和今年1-2月,中共所持美債會繼續下降,因為中共必須在沒有出口帶來的外匯收入、救災需要購買大量醫藥資源的時候,變現來用於國際支付。中共僅剩的3萬億外儲,因需要滿足與美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購買,會迅速虧空。而失去外匯儲備支撐的人民幣,崩盤的可能性會越來越大。法國外貿銀行日前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再次打擊中國經濟,預計人民幣將會貶值。

第五個趨勢,是中共政府介入,通脹失控。中共在經濟崩潰、物質短缺、金融混亂、外匯枯竭、人民幣搖搖欲墜之際,會進一步加緊匯兌控制,甚至強制沒收民間的、百姓手中的外匯,還可能以非常時期之名,強制回購黃金。另一方面,中共會加快印鈔速度,以滿足需求,而無視通脹的威脅。在瘟疫期間及之後,統購統銷、配給制度、票據制度,都可能在維穩和維持民生的幌子下,和供銷社一起借屍還魂。

第六個趨勢,是在前五個趨勢之下,中國出現全面的物質短缺,市場匱乏,除了住房過剩、房地產價格崩盤、汽車過剩,其它民生產品、食品、藥品、醫療服務,都會出現缺口。百姓財富因為通漲和人民幣貶值而大幅縮水,國進民退,國富民窮,中共既得利益集團轉移資產外逃加劇,都會全面出現。

總而言之,武漢瘟疫帶給中國經濟的衝擊,會非常巨大,可能超過中共的承受能力,而導致政權崩塌。而政治、社會因素、民眾心理、民間反抗如果加入公共衛生和經濟的影響,則會給中國的未來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本文轉自668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