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家讚方方《封城日記》:強過百名記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8日訊】武漢封城一個多月,中共當局派出數百名記者進入武漢,報導所謂「暖新聞」,試圖粉飾這場災難,但遭到網路炮轟。相反,武漢作家方方堅持寫「封城記」,記錄在官方媒體上看不到的點點滴滴,卻獲得外界關注。有教授說,幾百名記者還抵不上一個方方。

近日,在中共政法委的指令下,數百名官媒記者進入武漢,加大所謂「正能量」宣傳,報導與武漢疫情有關的「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

但這樣的輿論導向遭到眾多網民炮轟,武漢一位大學教授日前發文表示,官媒發表的疫情報導基本是在「侮辱人的智商」,沒有一篇能讀得下去。

例如,在中共官媒的一個電視報導中,一名從方艙醫院「出院的女患者」聲稱:在裡面太好了,都不想回家了。引發網友嘲諷,稱其「腦子壞了」。

隨後有網友曝光,該名「女患者」疑似一名職業演員,此前曾在官媒的報導中扮演一名「女護士」。消息引發外界嘩然,紛紛譴責中共造假。

2月15日,官媒《華商漢中》一篇報導中寫道,在一線工作的王女士將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兒子哄睡之後,要丈夫送她回醫院工作。丈夫回到家後,剛起床不久的兩個孩子見到爸爸竟開口問「媽媽幹嘛去了?」

該報導同樣引發網路嘲諷聲浪,「天下奇觀:厲害國的雙胞胎出生20天就會講話!」「我還以為20天的孩子臍帶自己一剪,然後上前線了。」

在中共官媒炮製所謂「暖新聞」之際,武漢作家方方從1月25日,也就是武漢封城後的第三天,寫下了第一篇「封城記」。之後一個月裡,她幾乎從未間斷。記錄下了一座千萬人大都市突然沉寂後的點點滴滴。

2月7日,最早向外界披露新冠肺炎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病逝,在中國網路世界掀起了一場尤為罕見的「我們要言論自由」的輿論浪潮。

方方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說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責罰,丟了性命,到死都沒人向他道歉。這樣的結果,今後是否還會有人敢說?」

2月16日,方方這樣描述武漢當下的災難:「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在武漢封城第30天的日記中,方方提到,「武漢一位叫肖賢友的病人去世了。臨終前,他寫下兩行共十一字的遺言。但是,報紙宣傳時,卻用了這樣的標題:《歪歪扭扭七字遺書讓人淚奔》。讓報紙淚奔的七個字是:「我的遺體捐國家」。而實際上,肖賢友的遺書還有另外四個字:「我老婆呢」?更多的百姓為這後四字而淚奔。

方方在日記中說,「臨終前提出捐獻遺體很感人,可是臨終前剩下最後幾口氣,仍然惦記著老婆,同樣感人呀。報紙標題為什麼不能寫《歪歪扭扭十一字遺書讓人淚奔》,而要特意去掉後面四個字呢?會不會編輯認為愛國家才是大愛,愛老婆只能算小愛?報紙是不屑於這種小愛的?」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23日撰文稱,對於當前正在湖北進行疫情報導的陸媒記者們「不敢恭維,也不想多說」,這些官樣文章與「方方日記」對照,境界和見識便高下立見。

現居悉尼的中國作家何與懷上週發文說,方方「封城記」中的這些不加修飾的文字是對虛謊的控訴,也是對盛世的詰問,它讓人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個體的渺小。

時事評論人士袁斌撰文說,中共為了輿論維穩炮製出來的這些「侮辱人的智商」的「暖新聞」、洗腦新聞,腦子正常的人誰會去關注,誰又讀的下去?說的都是假話、官話、空話,別說幾百個記者,就是再多的記者,加起來也不可能抵得上一個說真話、實話的方方。

文章指戴建業教授說的好:「各級各地組織那麼龐大的新聞隊伍,浪費納稅人那麼多錢財,面對單槍匹馬的方方,你們難道沒有一點愧意嗎?」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方方日記: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