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員觸摸到了飛碟 還與外星人溝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9日訊】在美國新墨西哥州懷特桑斯有一個火箭發射基地。1950年7月4日,正值美國獨立紀念日,當天晚上在拉斯庫爾寨斯(Las Cruces)舉行煙火大會慶祝美國國慶。

那天,火箭發射基站地一名42歲的測試技師丹尼爾‧費萊(Daniel W.Fry)想要搭最後一班巴士前往觀賞,可惜沒趕上,只好回到空無一人的宿舍看書。

空調系統不知何故壞掉了,無法工作,因此宿舍內非常悶熱,費萊熱的受不了,於是他決定到屋外散步納涼。當他穿過試驗場,走到接近奧岡山脈山腳下的平原時,時間大概是晚上8點半左右,他感覺明亮的星星彷彿突然消失似的,一個黑色物體遮住了星光,並且從天空降下。

一開始他以為這是一架飛機,可是馬上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在這個寂靜的實驗場地,飛機的聲音在很遠就可以聽到。他仔細一看,發現遮住星光的飛行物體外表看上去是一個蛋圓形狀,它在飛行時竟然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只見它快速接近地面,然後在距離費萊50英呎(約15米)外的空中,如同蒲公英的絨毛般毫無聲息地輕輕落地。

對科學的濃厚興趣和強烈的好奇心使他變的狂熱起來,他毫不猶豫的朝著這個新奇的降落物體走去。費萊很清楚的記得它下降時表面的顏色是黑色的,但當接近它時,卻發現它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金屬光澤的銀色。費萊用目測得出這個飛行物的高度大約是16英呎,橫向直徑大約是30英呎。

費萊對這個飛行物的設計非常感興趣,但他仔細看也看不出一點頭緒來,他想至少可以摸一摸這個船體是用什麼物質製造的。

於是好奇的費萊忍不住伸出手在物體的表面上試探性地撫摸著,那種觸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平滑,他感覺到手指接觸到的溫度比氣溫稍微高了一點,同時手指尖和手掌根傳來一陣輕微的刺痛感。

就在這時候,寂靜的空氣中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彷彿就在費萊的身邊響起來,說:「最好不要碰船體,它仍然是熱的!」

只見它快速接近地面,如同蒲公英的絨毛般毫無聲息地輕輕落地。(示意圖/pixabay)

費萊嚇了一跳,連忙向後大步跳開,然後他轉頭四處尋找是誰在講話,但四周並沒有其他人。他問:「這東西是不是有很高的放射性?如果是的話,我的確靠的太近了。」

這時那個聽起來很年輕的聲音再次響起,說:「別緊張,夥計。你應該注意的是包圍著船體的那個看不見卻會危害人體的力場。」並且解釋說:剛才費萊的手實際上還沒有觸摸到飛船的船體,因為船體外圍的那個力場會對所有物質產生排斥,藉此形成保護膜以保護金屬船體不被空氣刮傷和在降落時不會被地面碰壞,同時在高速飛行時還能降低空氣的阻力。一旦這個力場的物質進入人體內,會在人體的血液中產生排斥物質,會攻擊人體的肝臟功能。

那個聲音進而介紹說自己叫艾倫(Alan),目前正在距離地球900英里(大約1440公里)處的外層空間的母船上遙控著這個飛船。這個外星人說,看來費萊已經把它當作人類的一份子了,但實際上它還從來沒有踏上過地球,因為要適應地球的大氣壓力和重力,以及產生免疫能力,至少要花4個地球年的時間才能做到。

艾倫說它花了兩個地球年的時間學習人類的語言,並且挑選了費萊來做一次短暫的遠征,以便考察人類面對與常用思維不一樣的新事物時的接受能力。從剛才費萊看到飛船的那一霎那到現在為止,費萊的思維活動和行動已經超越了它們的預期。

艾倫說:「您冷靜的聽我的聲音,並作出合乎邏輯的答覆,這就是最好的證據:你的頭腦是我們希望找到的類型。今晚回到宿舍後你查看一下空調,你會發現它沒有壞掉。」

據艾倫說,它們考察了許多地球科學家的頭腦,發現很多人的思維已經被固有觀念僵硬化了、模式化了。人尋求科學知識就像一隻螞蟻在爬樹,目光短淺就無法看清整棵樹的全貌,其結果是,探索之路偏離了大樹的主幹,已經往下走到斜枝上了,但探索的人卻一點也沒有覺察到。

費萊一直靜靜的站在那裡聽著,用最大的努力去消化剛剛聽到的這一切。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