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微博被封 嘆如驚弓之鳥,不知什麼話可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9日訊】武漢疫情肆虐,困在圍城中的湖北作家方方每天以日記的形式,記錄武漢人所經歷的最真實苦難。但她日記經常被刪,微博也被封停。27日,方方在日記中感嘆,「活下來就好」,微博再次被屏蔽,簡直如驚弓之鳥,已然不知什麼話可說。

身居武漢的作家方方從武漢封城後的第三天(1月25日),寫下了第一篇「封城記」之後,過去一個月裡,她幾乎從未間斷。

据武汉网友说,他们每天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既從她那兒了解疫情的變化,也從她那兒感受其他武汉人的艱辛和悲涼。

方方日记記錄疫情爆發以來,武漢人的喜怒哀樂以及個人的真實感受。這些日記,既有日常瑣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諱地向外界傳遞出清晰有力、誠實可靠的聲音。讓疫區內外的人看到了與電視報紙不一樣的畫面。

方方日记也讓人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個體的渺小乃至無助無奈無能無力無望,看到芸芸眾生的哀哭和掙扎,看到武漢封城之後人們經歷的最真實的苦難。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23日撰文稱,對於當前正在湖北進行疫情報導的陸媒記者們「不敢恭維,也不想多說」,這些官樣文章與「方方日記」對照,境界和見識便高下立見。

(微博圖片)

方方日記中2月9日寫道,「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

這次的災難,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求醫無門,尋藥無着的絕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醫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多少病者都一直以為歲月靜好,有病看醫,毫無死亡的心理準備,更無求醫不得的人生經驗。他們死前的痛苦和絕望感,比深淵更深。

「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2月16日,方方日記寫道,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什麼時候公務員們前去工作不舉旗幟不再合影留念,什麼時候領導視察沒人唱歌感恩,也沒人做戲表演,人們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識,才算知道了什麼叫作務實。

方方日記16日描述武漢當下的災難: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

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2月27日,方方日記中以「是的,活下來就好」為題寫道,昨天微信號所發文章,又被刪除。微博再次被屏蔽。我以為微博不能發了,試了一下,發現還可以再發其他,只是屏蔽了昨天的那一條,立即很開心。

「唉,我簡直如驚弓之鳥,已然不知什麼話可說,什麼話不可說。」

(微博圖片)

下面是27日方方日記的原文:

天氣又陰了。有一點涼氣,但也不算太冷。走出去望望天,覺得沒有陽光的天空,多少有些陰鬱和沉悶。

昨天微信號所發文章,又被刪除。微博再次被屏蔽。我以為微博不能發了,試了一下,發現還可以再發其他,只是屏蔽了昨天的那一條,立即很開心。唉,我簡直如驚弓之鳥,已然不知什麼話可說,什麼話不可說。抗疫頭等大事,全力配合政府,聽從所有安排,我都快捏拳頭宣誓了,還不行嗎?

我們都還被關在家裡,足不能出戶。而另有一些人卻已在大唱頌歌,連勝利的書都看到了封面(如果不是惡搞的話)。武漢人有什麼話可說?焦躁也好,煩亂也好,我們都得忍下來,是不是?勝利也是你們的勝利。

今天看到一個段子:在聽到有人說「我們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時,不要以為你是那個「我們」,你只是那個「代價」。

不說了,繼續等待。保持平和之心,保持穩重之情,等待。用我大哥最樸素的話說:很無聊,在家追劇打發時間。

今天,醫生朋友告訴我說,出院的人已經很多了。治癒者已達兩千多人,輕症治癒不是難事。床位亦大大緩解。死亡人數也降低很多。我查了一下,前一陣幾乎每天近百人死亡,及至昨天,已降到29人。

唉,希望能儘快看到零死亡。這樣,所有焦急不安的家屬才能安心。只要人能活下來,其他都好說。慢慢治療,時間長點也能接受。

剛剛看了《南方都市報》的一個視頻,拍的是醫生搶救病人的過程和他的想法,此外還有病人自己的感慨。很感動。一個被搶救過來的病人說,我靠我的毅力,也靠醫生給我的信念。另一個病人說,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活着,會珍惜每一天的生活。是的,活下來就好。

讓人無法理解的仍然是:新增確診和新增感染人數還是很多,這使得武漢疫情呈膠着狀態。

以昨天情況看,確診和疑似達九百多人。這真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那些人,應是封城之後感染的。所以,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處於什麼位置、以及在什麼樣情況下被感染,疫情通報,或許可以說得再細一點。

將新增患者的病因公開,一則可以讓其他人有所設防,二則可根據患者的位置開始陸續釋放遠距離的市民出屋。我的另一位醫生朋友則認為,疫情已經控制住了,新增病人主要是監獄和養老院的。

既然如此,那還需要閉戶禁足這麼多人嗎?或許,這幾天會有好的消息?自己瞎猜呀!

從感染角度論,這九百多人是很大的數字。但放到全省幾千萬人中,他們只是一丁點。就是這一丁點人,將全省幾千萬健康人都死死地捆綁了起來,誰都不能動彈。而這些健康的人們,又將面臨什麼呢?會不會犧牲的代價更大?我說不上來。

還有,被迫滯留在外的五百萬武漢人,不能回家,不知他們這些天怎麼過的日子。前陣的歧視,到現在是不是好了一些。而被堵在武漢的外地人,亦不可出城。

昨天看到一則消息說,他們中,有人沒錢住店,或是沒店可住,成日住在火車站。還有人沒有飯吃,只能撿垃圾,吃別人扔掉的東西。抓大事的人,經常忽略小事;顧多數的人,也常會忘記少數。

好在,我後來看到另一則消息,那裡提供了一份「疫情防控期滯留在漢人員臨時生活困難救助諮詢電話」。每個區都有這樣的電話。只是我不知道這些電話是不是真的管事。因我知道很多官方的諮詢電話,只是做給人看的,比方上級。

實際上你打一個試試?幾乎無用。你遇到的只是踢球運動員,最終你非但得不到任何幫助,還浪費了電話費。官場很多人,一輩子沒學會什麼,但做假動作從來是高手,他們會用一些你想都想不到的方式來對付你。

而且他們推諉的水平也非常高端。沒有這些東西的鋪墊,這場疫情,何至會變成今天這樣的災難。

武漢疫情,從最初發現到封城,中間延誤二十多天,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延誤的癥結在哪裡,究竟是何人因何事,給病毒蔓延提供了時間和空間,從而導致武漢史上未有的封城。將九百萬人禁足在家,是個奇觀,絕不可以自豪。

這件事的根底是必須追查的。中國諂媚的記者很多,但勇敢的記者也從來不缺。這幾天,我們看到一批記者在刨根問底,在窮追猛打。

這個網絡發達的時代,靠記者以抽絲剝繭的方式調查,靠網民共同發力一層層扒出關鍵的時間節點和事件原形,終歸是能將那些密封和掩蓋至深的祕事,逐漸大白天下。

無論如何,有些過程必須深究。比如,武漢來過三批專家,每一批來的是什麼人,領導者是誰,來漢後什麼人接待,領去了哪家醫院,走訪幾個科室,開了幾次會,什麼人發言,詢問了哪些醫生,得到了什麼回答,看到過什麼材料,了解到什麼情況,最終得出什麼結論,誰拍板的這個結論。諸如此類。

畢竟「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這八個字,將武漢人害得慘不忍睹。

細查到這一步,不信拎不出說謊人。而說謊者為何說謊,受何方指令說謊,知不知道這是謊言,還是明知對方欺瞞,自己則願意相信欺瞞,或者自己需要被欺瞞。無論官方,還是專家,逐條逐條地梳理,應該都能查明。

這樣的災難,絕不可能免職或撤職就可以了結。對於武漢人民來說,所有主推手和幫凶者,一個也不會饒恕!

兩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冊上的人)「他殺」的亡靈和他們的家人,日日夜夜拚命救人的所有醫護人員,900萬苦熬日子的武漢人民,500萬難以回家的流浪者,都會要一個說法,要一個結果。

而現在,我們只是等待。先等城開,再等交待。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