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習近平何人可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禍招致天災,天災因人禍而更甚。武漢肺炎瘟疫至今沒有個頭,連拐點何時而至都不清楚。雖然,能開17萬人大會發表超萬字演講(2月23日),湖北省和武漢市的中共書記能一夜換人(2月13日),但是,仍掩蓋不了習近平的真實處境——四面楚歌。

事到如今,習也算是孤家寡人了。舉例說,2月10日下午,習近平到北京治療新型肺炎患者的地壇醫院視察,新華社刊發的照片顯示,習所戴的醫用外科口罩的金屬條明顯沒有按壓下去。習戴錯口罩不算稀奇,稀奇的是竟然沒人提醒。感染病毒可是要命的事情,這件事自然就引出一個問題:有人真心對習嗎?

「習家軍」是習上台後迅速組建起來的,突出體現在,中共19屆政治局25名委員,新上任的15人中,絕大多數都是帶有標籤的習派人馬,其中6人越級提拔,蔡奇更是「三級跳」。

但是,與習近平的集權速度相比,「習家軍」的擴容確是相當遲緩的,以致捉襟見肘。這從習對涉港高層人事的調整可一窺端倪。

其一,駱惠寧本已到齡退休,2019年11月30日卸任中共山西省委書記,還無港澳工作經歷,卻突然於今年1月4日傍晚,新華社公布,出任香港中聯辦主任,並於2月13日兼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

其二,曾與習共事的原中共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退居二線,2018年3月以66歲的年齡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祕書長,又突然於今年2月13日,兼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一職。

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讓中共顏面丟盡,束手無策,只知一味野蠻鎮壓。習早就想修理涉港系統,卻一限於中共內鬥,二限於死不認錯的傳統,三限於人選難覓,所以一拖再拖,遲至此時。

問題是,以當權者的有利地位,為什麼「習家軍」沒有迅速兵強馬壯呢?這不太反常了嗎?

根本原因是習的路走錯了。

習一再聲稱,「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純粹是自欺欺人。基於其邪惡本性,共產政權本身並沒有自我改良的能力。在拋棄共產政權和死抱共產政權之間,沒有第三條道路可選。

其實,共產政權的破產,習氏父子自身早迫害的遭遇就足以說明了。習卻仍受惑於共產政權的權力和自出生就被灌輸的黨文化,以及青少年時代形成的毛澤東情節和紅衛兵烙印;置近代中國走向共和、肇立民國的艱難歷程和歷史性成就於不顧,反面理解蘇東共產政權的解體,要扶中共大廈之即傾。

如果逆歷史潮流而動,習又能有多少同路人呢?中共覆滅的現實性,在中共全黨上下早已成為共識。所以,人們看到難以計數的資金流到國外(上世紀90年代中國就已成為世界十大資金輸出國之一),裸官層出不窮,「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就是習的最大政治敵手——江、曾之流,也早已做好了「沉船計劃」。就只有習還妄想「保黨」而獨立支撐,這不是愚蠢是什麼?

更可悲的是,這個黨內頑固派對習近平也不信任。這個黨既要利用習來保它,又防著習。所以,習表面上是核心,大權在握;可中共卻是寡頭政治(如坊間流傳著的「500個家庭控制著中國的命脈」之說),內鬥從未消停,強烈掣肘著習的施政,習同樣也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在這種情形中,時日不長、根基不深、實力不強的「習家軍」,會對習忠心耿耿嗎?中共各級官員都是人精,對這一切心知肚明,那麼「習家軍」還能迅速擴容嗎?

中國人口眾多,從來不缺乏人才,但中共卻是個 「逆向淘汰」的 體制,即使拉攏各界名流入黨給自己臉上貼光,但這些人實質上也只是個花瓶,根本進入不了核心,起不了多大作用。

而且,習上台以來,社會控制極端化,政治形勢日益惡化,想走民主道路的人對習也頗為寒心,自然不會向習靠攏。

這樣,中共政權就徹底腐爛了,腐敗和無能成為中共官員階層的兩大標籤。例如,在當前的瘟疫中,社交媒體上盛傳一張網民製作的八駿圖,歷數了八位失職嚴重的政府官員,其中提到:一問三不唐志紅, 準備不足邱麗新, 人不傳人是高福, 物資充足王曉東; 等待授權周先旺, 深感內疚馬國強, 可防可控王廣發, 答非所問蔣超良。

習近平如果有人能用,那才是咄咄怪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