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新冠治愈復發再遭封樓 北京軍隊大院管控類武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1日訊】新冠病毒繼續在中國各省蔓延,出現多起治愈後,複查陽性,再度隔離;各地對被隔離人員收取高額隔離費,很多民工不敢返工。報道疫情真相的民間人士多名被抓,令人憂心。

徐州首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王先生,於1月26號確診,其大女兒、大女婿、小女兒也於次日確診。王先生在2月24號治愈出院,社區領導組織社區人員、志願者和剛被解除隔離的鄰居們為其舉行了「歡迎回家」儀式,當地媒體還高調報導。

27號王先生去醫院複查時核酸檢測呈陽性,他的小女兒也是呈陽性,於是兩人重新住院,而王先生所居住的單元樓又再度被封。參加歡迎儀式的鄰居們和記者等人被隔離,波及至少65人。

王先生的大女婿在微信群裡向業主道歉,他說:我們康復出院時,也是最嚴格的標準,血、咽、糞便都反複檢測了,也很長時間不發燒咳嗽。我們康復後,再單獨賓館隔離15天,這已經是最嚴格的了。 又給大家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我們也很難過。這是一個新病毒,誰都沒有料到這樣的情況。

徐州天山綠洲二期附近居民邢先生:「二期有疫情被封了,還是那家人復發了,滿厲害的是不是,這個病就有復發的啊,治好了然後又復發了,報導過好多。他岳父(王先生),這個女孩的爸爸,他年前是從廣州來的,路過湖北了,他就是轉車,然後就傳染上了。」

有推友發文指出,中共各級政府又在利用防疫、抗疫圈老百姓的血汗錢,大發國難財,隔離14天,費用自己承擔,一人一天800元,共11200,把大量民眾不加區分強迫抓去隔離。

浙江網友左先生:「全國隔離費用都是自已出,各地好像不一樣,有的很貴,有的一般般,它每次都是這樣的趁機發國難財。各個路口都還是設卡的,量體溫,然後一上班就馬上出現問題,馬上就全部又隔離。」

河南信陽王先生表示,當地政府規定:從疫情重災區湖北和廣東的外來人員都要強制隔離,由於信陽離武漢很近,也屬於重災區,他們到外地也要被強制隔離,當地原來有很多人到廣東打工,現在暫時都不敢去了。

河南信陽王先生:「隔離14天費用是自理的,有的地方主收費是1800(一天),有的是200,另外生活費一天90塊,指定你去某一個酒店,都是他說了算。另外,暫時還是不敢出門的,就是交通放開我們也不想出去,因為疫情還沒有達到頂峰。」

新冠病毒疫情全國蔓延,北京有的地區,已将疫情控制升级为跟武汉同等级。知情人透露,海淀区的一军队大院,住有2千多中共老幹部,1月25日之前,就开始测体温。过年(1月25日)后,外地保姆不准回大院。2月25日开始,每个楼单元门口,有士兵站岗,每家只有一个出楼卡。北京其它军队大院情況基本類似,有的已经是食物配给,不许出门了。

有王姓市民告诉大纪元,北京的实际封闭管理情况严重,北京感染确诊人数最多的是海淀、朝阳等区。北京海淀区的世纪金源购物中心,里面基本只有极少的店员,没有顾客。

繁华的商业街区,朝阳区三里屯太古里现在就几个人,店铺开的很少,没有什么客人。

北京的食品价格也在上涨,例如北沙滩物美超市的猪肉价格,比平时高出很多。

前央視主持李澤華 訪武漢真相疑被抓

25歲的李澤華曾任中共央視CCTV7頻道主持人,辭職後創立自媒體,2月中旬前往武漢。

李澤華:「我的一位在主流媒體工作的朋友告訴我,現在所有關於疫情的壞消息,都被中央收歸統一報導。而地方媒體只能報導關於患者治癒等等的好消息。」

打破官媒的信息壟斷,李澤華自行前往曾舉辦萬家宴的百步亭社區採訪。

保安:你到處拍什麼?

李澤華:我拍是我的自由。

業主:是不是來採訪的記者呀?我們小區沒人管,沒人做消殺的工作。沒人來量體溫,也沒人上門來統計。

他也曾去當地殯儀館,探訪「高價急招抬屍工」的真相。

畫外音男子:拖屍體從500塊開始幹,拖第一具500,拖第二具再加200,拖第三具再加200。

李澤華:不封頂?

畫外音男子:拖10具都不封頂,拖100具都不封頂。

2月26日,他被警察跟蹤定位,在雙方隔門僵持期間,他直播呼籲中國年輕人覺醒,隨後被便衣警察帶走。

李澤華:「我就是希望更多年輕人站出來。我知道理想主義在那一年的春夏之交已經破滅(注:指六四事件),靜坐根本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根本不知道歷史上發生過什麼。」

另外前往武漢報導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疑遭官方強制隔離,至今已經20天音訊全無,陳秋實的媽媽向外界求救。

原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因揭露新冠病毒內幕、遭刑事拘留,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現在被關在南京第二看守所。郭泉寫過很多新冠病毒疫情的文章,還計劃寫小說,有武漢病毒是從大陸某研究所洩露出來的情節。

撰稿:Haiying 剪輯:明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