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網友:媽媽哀求我,找藥給她吃能加速死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3日訊】武漢疫情大爆發,殃及了不知多少個幸福家庭。儘管中共用一切手段掩蓋真相,但網上仍不斷傳出疫情下一個個凄慘的故事。一位武漢網友講述,他的媽媽因住不上院,痛苦的多次自殺。醫院里的哭聲,哀求聲,下跪磕頭,一個個患者被120送到醫院,又被120拖回去。絡繹不絕。

他感嘆,普通百姓,在任何時候都是最底層的,在大災大難面前更是螻蟻。而官媒,太假,太避重就輕。

下面是網名為「二水柚子茶」的武漢網友發表在大陸微博上的貼文:

我媽走後,我過的很恍惚,經常發呆,感覺生活失去了重心一樣。早上總會在6點那個時刻驚醒,然後要抓緊洗漱和收拾,覺得該去醫院了,我媽只不過還在醫院住院治療,她還在等我。

前幾天是頭七,我沒有辦法做任何像樣的祭祀。在平台上花了近60元買了以往只需要20多塊錢的水果,可這也只是能買到的唯一了。其他糧食蔬菜,更是捉襟見肘,沒有肉。更不可能買到什麼香燭紙錢。

其實,這是從武漢封城後日益嚴格的封閉政策就開始的。

我已經很久不看那些官媒了,太假,太避重就輕。掌握輿論媒體的風向,是政府對大眾的教育方式,讓所有不在漩渦中心的人各種樂觀與不知情。

公布出來的那些社區配送套餐的,都是絕對的形象工程,給外地人看的:武漢人,湖北人過的伙食多麼不錯,還勞煩一線人員拼死拼活送到家門口。

示意圖(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再各種謾罵。嗯,你們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吧。

普通百姓,在任何時候都是最底層的,在大災大難面前更是螻蟻。全國各地各種捐贈物資,我們連毛都沒見過,即使在還沒有全面封閉小區和超市時,我們也沒有見過。

更遑論如今各小區封鎖近兩週,所有食物只有社區團購的硬性內容,沒有選擇。

大白菜一顆,西蘭花一顆,土豆兩個,胡蘿蔔兩個,青椒四個,白蘿蔔兩個,共計50元――3天一配送的內容。

有的吃就不錯了,這時候還挑三揀四就會被各種聲音罵到恨不得以死謝罪。

我這時候會不禁想到,我媽解脫了是好事,否則她要和我一起過這樣的日子,並且目前來看,保守估計還要一個多月。

腫瘤病人是需要多種蛋白質的,各種營養少吃多餐的,何況我媽沒有牙,膽囊和胰腺在最初的化療時都出現過嚴重併發症,她的飲食實際是非常難做的。

外省同胞們捐贈的物資食物到哪裡去了呢?首先就是各一線醫護,公務員的家裡,其次是醫院食堂,再次是社區街道辦事處。

剩下的拿來那些商超,當套餐高價賣給社區居民。

已經在朋友圈和本地微博人群裡看到各種晒圖了,成箱成件的發給他們,吃不完,拿來送人炫耀。這也是很多方艙醫院的病人不願意出院的原因,伙食比家裡好的不知道多少倍。

這樣的舉措,可以說為了營養,也可以說為了其他。

示意圖(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我媽最後的一個星期,過的非常痛苦。

人的悲歡並不相通,因為他們不會想到自己給出的顯而易見的那些辦法和建議,難道作為治病多年的當事人和家屬沒想過嗎?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找車出城,已經有人逃去江西了。

逃去江西的是武漢市的嗎?武漢市連從武昌區過江到漢口都要被盤查。

免疫力低,多吃維生素C。對白血病人建議吃維生素C就能提高免疫力。說這些話的人。怕什麼是中性粒細胞都不懂。只是輸血,隨便找家莆田系醫院就可以啊?為什麼你們可以認為醫療體系隨意成這樣?

即使疫情成這樣,輸血都是被嚴格遵循規章制度的,血型,交叉配型,輸血全套篩查,輸血過程中過敏休克的機率,即使我願意承擔風險,醫院,醫生人家還不願意呢,規避風險的心態所有人都有,更何況不是專科的醫生為什麼要攬事上身,也不是所有醫院都有血液科。

一切都是想當然,自己從沒有遇見過,更沒有嘗試過,可就是可以堂而皇之的說出來,別人沒有採納就是不努力爭取。

很多事情,難道沒有事先的邏輯判斷嗎?我那時諮詢衛健委時,對方告訴我,在疫情全面爆發時,就已經沒有什麼公立私立之分了,所有人員都去一線支援,剩餘留守不能出院的病人科室。

而這些科室,就是不接新病人的。因為擔心收進潛伏期,再爆發交叉感染。沒有討價還價餘地。

全國各地自己的醫護人員都千軍萬馬趕來了,難道自家還有不全部上崗的道理嗎?全國各地的支援帶來的後果就是當地很多腫瘤癌症治療,專科手術都受到影響沒法進行,更何況是疫情中心的湖北。

我媽最後果真就是出血走的,這也是我說的,一旦出了家門,就是賭博。

示意圖( Getty Images)

120車也是無法跨區的。我媽在家癌疼了整整一週,每天晚上愈演愈烈,徹夜不眠。最後十天裡,也吃的非常少,幾口水,幾口稀飯。

那天半夜,她不停哀求我找點藥給她吃能加速死亡,後來拿了水果刀想割腕。我居然沒辦法阻止她,因為她太痛苦了。

我只能流淚打了110備案。110來了後,我媽強撐著對警察說,會不會對我有影響。

2月19日早上,我在老貓和和張丁文的幫助下,終於用120車把我媽送去了武大人民醫院急診,最後一個急診空位,然後我親眼看到了各種人間慘劇――不論多重,不論怎麼哀求,醫生都不收了,因為沒有位子了。

哭聲,哀求聲,下跪磕頭聲,一個個被120送來,又被120拖回去。絡繹不絕。

一個醫院的急診能有多少收容能力?以往都是立刻往各科室病房轉的,現在不行,因為要等三天多次排查是否病毒陰性再說!

2月17.18號,武漢公布出來的所謂收非肺炎病人的那些醫院的新聞,是給外行人看的,打交道多的人,懂行的人稍微思考,就會明白,公布是一回事,收不收在於醫院急診的權利――收容力,輕重症的麻煩等等。

全武漢的人口基數在那裡擺著!我媽的病友,打電話告訴我,她的親姐姐,在家突發心梗,好不容易打通120,一路上被八家醫院急診拒收,最後死在了120車上。

我表姐夫的爺爺,在家暈倒,打了120,六個小時後車來了,直接宣布死亡,再通知殯儀館車來拖遺體。

現在武漢又公布了增加重症和慢性病購藥的藥房,每個中心城區兩家藥店。

以往是全武漢市只有兩家,還都在漢口。

現在官員們醒悟過來了?承認這類人群了?在隔離了各行政區後,這些病人怎麼購藥?而沒有醫院門診開放的情況下,沒有辦法檢查化驗,光吃藥?真的是天真。

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唉,聊勝於無吧。

本來這些舉措公布出來就不是給病人看的。那天,我看著我媽的心電監護慢慢停止,瘋狂的大哭,醫護人員過來指責我影響到他們的治療環境。

太平間很快來拖人,醫護人員要我趕緊收拾東西跟遺體一起走,一刻不能停留。

即使我們進院時,已經都做過篩查,不是病毒肺炎。我兵荒馬亂,不停收拾,連給我媽擦身換衣服的時間都沒有。

在太平間,工作人員告訴我,其實疫情肺炎死的人只有三成,剩下帶來的,被剝奪了救治權利而亡的人,多是我們這樣的重症病人,尤其是白血病和透析病人最多。

下午二點,武昌區殯儀館車來了。

你們看到過遺體用裹屍袋裝了後,像碼白菜一樣摞在那些車裡嗎?因為疫情,因為非常時期,殯儀館的車是出來後挨個醫院收屍,不可能再像正常時期那樣,一車一人,有棺材裝著。

拖回去後兩個小時內火化掉,不允許家屬跟,疫情結束後電話通知我去領骨灰。我甚至都懷疑,在如此背景操作下,領回來的骨灰會是正確的嗎?

這樣的經歷,我終身刻骨銘心。我一直以為治病兩年的痛苦是極限了,卻遇到的天災人禍,被剝奪治病的權利。

最後還沒有辦法辦任何後事。太多我媽這樣的病人被犧牲都不計入數字,也不會公布。

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外面一片歌功頌德,一片形勢大好。

仿佛集體失憶,一個城市難道其他病都不會生了嗎?我姨夫尿血,沒辦法去醫院檢查;同一個醫院的病友,沒辦法接著化療,只能等著瘋長癌細胞;網絡上孕婦求助的仍然有;膽囊手術的,眼科手術的,急性闌尾炎手術的,胃潰瘍吐血的,腦梗發作已經半身麻痹的……中國夢,還要繼續做下去啊。

網絡上那些缺乏生活經歷的健康幸運兒,每天在家對著父母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再網絡上敲敲:你們武漢人不能再忍忍?醫護人員基層人員已經很辛苦了!

活著的人還必須艱難的活下去呀,真的心情荒蕪的不知道怎麼說。好多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都有聯繫我安慰我,前期電話我的,陪我徹夜說話的,寄東西的,甚至要給我錢的,你們是我在絕望中看到的光。

即使有個叫海底泥鰍的人渣,每天發微博後台私信問我們死了沒,計時詛咒的。

網絡上口口聲聲湖北加油,武漢加油,卻一旦發現湖北籍武漢籍的租客或打工者,就立馬報警抓人,懸賞隔離的。

我還是想相信善良的人多。因為老貓,因為張丁文,因為柱子,因為血液中心主任,因為現在又為了我的生活物質,想方設法從外省給我寄包裹的朋友們。

等領到了骨灰,我想帶我媽出去旅行一趟。多年前的自己全國各地跑時,我媽總是捨不得,難得只跟我去過雲南和湖南,連海都沒見過。

可現在,估計很長一段時間,武漢人都無法出省了,即使疫情過後,也會不受待見。小羊跟我說,人到了一定年紀,就必須自己當那片遮風擋雨的屋檐了。

是的,從我媽病的那年起,我就做好了這樣的覺悟了。我媽最後對我說的話,就是要我顧好我自己……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