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龍:人間天象佐證掙脫魔鬼控制的出路

——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3日訊】隕石墜地、血月頻現、四星聯珠、五日同出、天空不明巨響、新冠狀瘟疫……天垂像,召凶吉。這幾年,各種天象可謂是頻頻出現,天上人間很不尋常。

歷史記載,血月,往往是不祥之兆;多日同出,兆刀兵政變;傳統文化認為,疫氣橫行,乃世有妖凶……究竟有沒有事會降臨地球?

最近又讀了大紀元評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深為此書「呼籲世人遠離邪惡,回歸傳統,提升道德,自我挽救」而感觸。

洪災、霧霾、蝗災、豬瘟……人類為什麼多事?說環境污染也好生態失衡也罷,都是道德墮落後的表現。《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告訴我們,統治世界的魔鬼,是共產黨,它正在直接或簡直毀壞著人類道德。也許有人要說此言是不是極端?看過書的人知道,這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以來經歷過或熟悉共黨運動的前輩,所經歷的都佐證書中事例。

東西方都傳說神用土造了人,幾千年文化奠定了人的道德和倫理,天人合一的善性,共產黨憑什麼能成為統治人類的魔鬼?

十八世紀晚期,法國大革命後掌權的雅各賓派深諳恐怖治國的妙處,促使歐洲各地的「革命」此起彼伏,此時工業革命依靠外力科技改變人的物質生活,已讓人感受到各種慾望享受及娛樂能力的提升,費爾巴哈式的所謂學者開始否定神的存在。為後來馬克思、達爾文之類的大量更反神人物組織共產黨營造前期環境,從巴黎公社到蘇聯的斯大林式屠殺,世界各國建立大批工會組織和合作社組織,鼓動用暴力砸碎舊世界,改造社會,割斷人與神的關係。20世紀30年代歐美經濟大蕭條,西方思想界大力宣傳社會主義思想,「四十年代」的人在60年代進入大學,他們在二戰後優裕的環境中長大,社會關懷被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誤導到反戰、女權等運動上,在學校裡接受的已經是高度左傾的教學內容,因為他們的老師就是「獲得終身教職的激進派、共產主義「體制內長征」代言人。共黨控制這群人,用千變萬化的欺騙手法,變異其宗教、文化、政治、經濟……

共產邪靈在世界各國除採用的滲透的方式外,還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歐洲輸出革命,建立共黨相關組織,進行暴力統治。

期間,世界警察——美國,經受了經濟蕭條,走上了高稅收、大政府、干預主義的道路。極權左派、 「自由主義」、「進步主義」泛濫,宗教、反道德、反傳統、「社會公正」、政治正確、高揚女權、同性戀和性變態者的權利等等發動了上世紀六十年代轟轟烈烈的西方文化大革命,毀掉正統的基督教文明和西方的傳統文化。其中很多主要人物崇拜馬克思、毛澤東。很多美國人,以美國的形象,在世界上做了壞榜樣。各個國家的共產黨的同情者,大量被共產黨利用的「有用的傻瓜」。環保組織、和平組織、民權運動、政治正確、進步主義等等貌似先進組織和文化的東西,混亂秩序、誤導人性、變異正統。幫助共產魔鬼起到了破壞傳統文化、敗壞社會道德、顛覆本國合法政府的的毀人作用

西方已被和平演變得千瘡百孔,而共產邪靈最清楚,要毀掉人類,最重要毀掉的就是中心之國——神州大地。因此,它在中國是赤裸裸的暴政加謊言等種種手段。它壟斷了一切自然與社會資源控制中國人的物質,它反天反地反人性摧毀社會生存秩序,以黨文化變異人思想,叫八千萬黨員發誓把命給它。除了它自己的黨派組織外,還控制八大民黨派,更可毒的是成立了政協與人大組織,直接接觸社會基層的幾千萬委員、代表,為共產黨建言獻策,讓他們覺得自己是領導、學者、智囊、決策者、當權者、精英、巨頭、教授、專家……讓他們有組織、有等級、有出人頭地的身分、有萬眾矚目的權勢、有取之不盡的財富,擺平了社會知識分子階層。如果不對這群人說清共產邪黨毀人的可怕,讓他們不再為共黨貢獻智慧並退出黨團隊,共產邪黨能不斷吸取他們的智慧精華而毀掉他們。

魔鬼就這樣步步統治世界,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江澤民用共產黨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由於人類的麻痹或被變異或無奈等原因,魔鬼至今還欲進一步統治世界。

中國山東省臨淄初中三年級秦姓學生,疑因不能接受被另一名馬姓同學取代其「第一名」位置,向馬姓學生揮刀致使他當場死亡……四川瀘州一名姜姓男子,與79歲老父發生口角後,駕駛電動三輪車將父親當場反覆輾壓致死……山東省煙臺,一名黑龍江籍叉車司機開叉車衝撞行人、車輛,造成十多人死傷……中國甘肅有位高中生因被班主任性騷擾投告無門,跳樓自殺,看熱鬧的很多人歡欣鼓舞,起鬨促她快跳……上海一所小學門口有家長和學生被人砍死……

中共統治,以無數次的仇恨、暴力和謊言灌輸給民眾,讓人的正信消失、人倫墮落,社會道德和風氣下滑,民眾暴戾,人人為敵。人們被中共灌進的恨和對生命的冷漠,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可能爆發出來。其強度之大、表現方式之惡毒,甚至會使當事人感到震驚和不解。現代中國人普遍對一切再也不信,哪怕真的真理來臨。而幫著撒謊的官員、文化或法律工作者、教師、媒體人,由於很多無奈,抑鬱、變態,漸漸變異了性情。特別是新聞界人士,靠無聊低級趣味的消息博取讀者。整個社會靡爛透了。

人們只能靠感官享受為寄託,一切為了慾望而活著。因此,教師性侵學生;因此,上級淫嫖下級;因此,賣淫性店同性戀泛濫……萬惡淫為首,男女欲愛,本來是上蒼讓人為生育後代而規定的夫妻私事,只有遵守節律觀念下的人道才有健康幸福生活,但共黨利用人的自私、棄苦求肉慾快樂的心,擴大情色。一邊養大黃賭毒產業,待百姓的錢都集聚時再以打黑掃黃之名搜刮為己,一邊扮成正面角色收攏人心。真是邪惡之極!

從斂節視角看,放縱慾望必漲鬼氣而招禍。共產黨就企圖從人的私慾中吸取能量以求壯大。

欺善者必怕惡,凶殘者必懦弱怕死,極度自卑者必極度自負。觀察世界共黨附體民族的不同國家,不管東德西德蘇聯俄羅斯還是大陸台灣……都是窮富對比、高尚與卑賤對比的活教材。靠勒緊褲帶過日子的毛澤東見衛星上天的美國總統時故意站得筆挺等人家上來握手;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喊「打死算自殺」,見到美國總統就低頭哈腰;一會兒喊核戰美國一會兒哀求金川會的金三胖,連出口開會的飛機都沒有,住個酒店還連求帶嚇得要求別人出錢,見到川普還故做是世界老大的姿態……

魔鬼能夠得逞,其根本原因是人遠離了對神的信仰,放鬆了道德的約束。《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為我們指出了一條出路,也是天象人間發生的事不斷在提醒我們:只有回歸對神的信仰,淨化心靈,昇華道德,才能擺脫魔鬼的控制。如果整個社會都能夠回歸傳統,魔鬼將再也沒有容身之地。也就是滅掉邪黨很簡單,人人從自我做起,遠離邪惡,做個有正義有良知的人,不用槍炮,魔鬼就自斃。社會成本最低。

這就叫道解中共,或叫天滅中共。也許有人會說:「哪來的神?你別自以神的傳話者,我看不見的不信。」無神論者說:「你指一下神給我看看?」那我就說,共產黨無形無影,槍不著炮轟不到,但我們確實感受到它存。那五千年來人類傳頌的神佛,看不見,你沒感受到你能生存在天地間受陽光大地的滋養,不就是神佛的的養育嗎?因此,支持三退,回歸傳統,提升自我道德,接近神傳文化,准沒錯。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