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能否度過最大一次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實際上是一場流行全中國、禍害全人類的大瘟疫。這是習近平面臨的最大危機。

目前,全世界感染病毒級別最高的官員,是伊朗副總統馬蘇梅·埃布特卡;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顧問賽義德·穆罕默德·米爾-穆罕默迪因感染病毒去世。

習近平的政敵——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利用中美貿易戰扳倒習近平,沒有成功;利用香港問題扳倒習近平,沒有成功;現在,瘟疫大爆發,這成了他們扳倒習近平的最後一次機會。

2020年1月1日以來,發生了太多極端反常現象。這裡舉兩例:

黃登英從武漢一路「綠燈」到北京

2月21日,武漢女子監獄刑滿釋放人員、在獄中已發燒5天的黃登英,乘坐女兒的自駕車,從封城近1個月的武漢出城,2月22日凌晨到北京。

在黃登英出獄前,習近平一路警鐘長鳴:習近平大瘟疫江澤民郭聲琨生死劫

1月22日,習近平講:「鑒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我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

1月25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按照黨中央決策部署,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湖北省要採取更嚴格的措施,外防輸出,對所有患者進行集中隔離救治,對進出武漢人員實行嚴格管控,堅決防止疫情擴散。

1月28日,中共中央印發「加強黨的領導、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堅強政治保證的通知」。要求「嚴防死守、不留死角」。「失職瀆職的,要嚴肅問責」。

2月3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要求「抓緊補短板、堵漏洞」,「把工作抓實、抓細、抓落地」,「對失職瀆職的,要依紀依法懲處」。對「亂作為的幹部」,「要及時問責,問題嚴重的要就地免職」。

2月12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說,疫情防控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依然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人口流入大省大市要按照聯防聯控、群防群控的要求,加強對返程人員的健康監測。

據中共黨媒報道,黃登英服刑的監區有警察確診為新冠肺炎,黃屬於密切接觸者。2月17日至21日上午,監獄為黃測量體溫13次,其中18日、19日兩次體溫為37.3°C;也就是說,11次體溫不正常。按照習近平的三令五申和有關規定,黃登英在武漢至少要隔離14天。黃到北京後,24日被確診。這表明:她在監獄已經感染病毒;如果她留在武漢,肯定會被確診。

但是,帶著病毒的黃登英,不僅出獄了,而且出了封鎖最嚴的武漢,經湖北省、河南省、河北省,到達北京。

誰之過?3月2日,中央政法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經過7天的調查後認定,這是湖北省司法廳廳長譚先振,湖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郝愛民,武漢女子監獄監獄長周裕坤等9人的錯。

僅僅是這9個人的錯嗎?一個身體健康、外出打工的人,出武漢難,到北京更難。一名刑滿釋放人員,出武漢,到北京,卻一路「綠燈」,黃登英是否持有免檢的「特別通行證」?如果沒有,說不通;如果有,誰發的?

隱瞞1月14日召開全國電視電話會議的消息

國家衛健委網站上有一篇1月14日發的報道《國家衛健委召開全國電視電話會議 部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控工作》。報道稱:「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李克強總理、孫春蘭副總理多次作出批示,對疫情防範應對提出明確要求」,「各地要高度重視,克服麻痹鬆懈思想」。

1月14日,全國老百姓都不知道有這件事。直到1月19日,武漢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剛答記者問時說:「病毒的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既然1月14日國家衛健委就召開全國電視電話會議,習近平、李克強、孫春蘭都對疫情防控提出明確要求,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講了話,委機關相關司局和中國疾控中心主要負責人在主會場參加會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衛健委主要領導及相關領導,在分會場出席會議。國家衛健委要求「各地高度重視」。這相當於衛健委系統「全國總動員」。當時,疫情主要局限在武漢,國家衛健委這麼大的動作,疫情怎麼可能控制不住?

電腦技術人員發現,這篇報道實際發表的日期是2月21日。國家衛健委為什麼要將2月21日發表的東西,偷偷更改顯示日期,變成1月14日發表的?國家衛健委為什麼要在1月14日向全中國人民隱瞞這個會議消息?這背後是否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此前,國家衛健委做的最重要一項工作是封口:

1月1日,國家衛健委打電話給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嚴禁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相關信息」,這是一個封口電話。同日,武漢市公安局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告。這是一個封口通告。對於「武漢不明肺炎」是否謠言?警方從專業角度無從判斷,其中可能有國家衛健委的參與。1月3日,國家衛健委發布3號文件,明令有關人員不得向外界透露消息,非國家衛健委認可的機構不准檢測病毒,這也是一個封口通知。

國家衛健委還搞了一個奇特的規定,對於新冠肺炎,地方沒有確診權。醫院要先上報省級疾控中心,再經中國疾控中心覆核,最後由國家衛健委領導小組下設的診斷組評估確認。在武漢,去年12月31日以前,已有104人感染新冠病毒。直到1月24日前,武漢的病毒樣本必須送到12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由國家衛健委診斷組評估確認。

這要耽誤多少時間?有多少人沒法檢測?有多少人等不到檢測結果就死了?這也是在封全武漢醫生的口,封全國醫生的口。危難時刻,國家衛健委不著急救人,卻到處封口,背後是否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習近平面臨「生死劫

習近平從1月7日就武漢疫情作出明確指示,到2月21日黃登英出獄,開了多次會,作了多次「重要講話」,對於武漢「防輸出」,北京「防輸入」,提出了非常具體明確的要求,要求「不留死角」,「堵漏洞」,「把工作抓實,做細」,「及時問責」,等等等等,竟然沒能將一個刑滿釋放人員「防控」住!

國內外許多人都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是病毒的源頭。在疫情發生初期,國家衛健委不積極主動搞防控,卻到處封口。這些極端反常的舉動讓人不得不懷疑:國家衛健委在刻意隱瞞「P4實驗室是病毒源頭」這個關鍵問題。

帶著病毒的刑滿釋放人員從武漢進北京,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國家衛健委到處封口,中共政治局委員、分管國家衛健委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習近平1月7日的指示被封殺,中央電視台等散布大量假消息。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郭聲琨、孫春蘭、王滬寧都是江澤民、曾慶紅的親信。大瘟疫爆發以來的許多極端反常現象都表明:江、曾及其親信正與習近平做最後的生死決鬥。

習近平能否度過一劫,全在於他是繼續與江、曾妥協,還是決裂江、曾,解體中共,置之死地而後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