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是慣犯 中共強迫運動員吃興奮劑醜聞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4日訊】「孫楊出事不是一次兩次了,他是個『慣犯』,早就應該在國內就得到處理。這就看出來中國體育總局在這件事(反興奮劑問題)上的立場。」前中共國家體操隊隊醫薛蔭嫻說。她以揭露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出名,也因此全家長年受到打壓。

近日,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因違反興奮劑檢測規則被禁賽8年,引起輿論關注,中共政府包庇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也再次被聚焦。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2月28日一致裁定,孫楊在2018年9月的一次賽外檢查中違反了國際泳聯(FINA)反興奮劑規則中不得干擾興奮劑檢測的任一環節,被處以禁賽8年的處罰。他的批評者指責孫楊的行為是對游泳運動的不尊重。

法新社報導說,禁賽8年的判決對中國游泳頭牌孫楊來說是一記重錘,這也是孫楊用錘子砸碎自已血樣後,受到的最嚴厲判決。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發布的新聞稿說,孫楊在2018年9月4日當晚認為他的血樣和尿樣採集協議不符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檢測和調查國際標準》(ISTI)的要求時,他沒有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去證明他毀壞貯存血樣容器,並放棄興奮劑檢測的做法是正當的。

仲裁委員會表示,在提供血液樣本後,質疑檢測人員的資質是一回事,在雙方長時間交流後,而且工作人員已經警告運動員後果後,仍然以這樣的行動最終毀壞貯存樣本容器,導致藥檢無法進行,這是另一回事。

前中共國家體操隊隊醫薛蔭嫻的兒子楊偉東對美國之音說,正常的邏輯應該是先允許檢測方把血樣和尿樣採集完畢,然後再提出質疑和投訴。而孫楊阻撓尿樣採集,在血樣採集後又指示保安用錘子打碎存放血樣的容器瓶明顯是心裡沒底。

薛蔭嫻則認為,孫楊的領導在事件中負有一定責任,「他的領導在旁邊敲邊鼓,認為(檢測員)拿走血樣不合適。」

根據財新網的報導,孫楊曾在事發當晚通過電話請示過中共國家游泳隊領隊程浩,和他所在的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韓照岐。

孫楊被罰後,他的母親楊明日前發長文抨擊中國泳協,稱「對得起領導、對得起組織,但對不起兒子」,無意中披露了中共泳協官員曾在2014年隱瞞包庇孫楊服用禁藥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

2014年5月,孫楊在中國國內一次游泳比賽中被查出服用了禁藥曲美他嗪。當時他僅被處以口頭警告、罰款5000元人民幣的處罰。但10月份亞運會結束後,有領導找到孫楊母親,說「如果這樣的處罰結果報上去,可能會通不過。反正現在亞運會已經結束了,不會影響成績,最後結果也不對外公布,我們可以把處罰說成是2014年5月份到8月份禁賽三個月。」目前,孫楊母親的這篇網文已被刪除。

隨着媒體報導和更多細節的披露,中共政府在掩蓋和包庇運動員使用禁藥方面所扮演的角色,逐漸浮出水面。事實上,中共強迫運動員服用禁藥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就有將近50名游泳選手被查出服用興奮劑。

2017年10月,薛蔭嫻接受德國第一電視台(ARD)採訪時說,有超過10000名中國運動員涉及國家支持的禁藥計劃,如果他們拒絕服用就要離隊。

她說,中國體育界服過禁藥項目包括:排球、籃隊、乒乓球、羽毛球、游泳和體操等。不管多麼年輕的運動員也得服禁藥,即使只有11歲的運動員也得服用。

薛蔭嫻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還披露,中國體壇用「特殊營養藥」、「大力補」這樣的名號將興奮劑在全國推廣。她說,正是因為興奮劑,中國才有太多曇花一現的運動員。

前中國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曾在回憶錄中說過,當時中共體育界有個共識,成績不行就得服興奮劑。服用興奮劑有三個原則:有用、無害、查不出來。

世界游泳教練員協會主席約翰•倫納德曾指責說:「沒錯,全世界都有運動員吃興奮劑,但只有中國選手是有組織的吃,拿納稅人的錢吃。」

由於反對興奮劑,薛蔭嫻成了中共最高級別的異見者,長年遭到打壓,最終於2017年逃離中國大陸,到德國申請政治庇護。

薛蔭嫻向美國之音表示,自己在幾十年工作當中,有68本工作日誌記載了大量的興奮劑黑幕,在她離開中國大陸之前,這些日記就已經安全轉移到了海外。她表示要當面向國際奧委會主席提交這些證據。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孫楊領獎台現尷尬一幕 藥罐子疑雲再起
相關鏈接:孫楊禁賽8年冤不冤?國際仲裁法庭給出答案
相關鏈接:前国家队队医惊爆  逾万中国运动员用禁药
相關鏈接:陸專家揭中國體壇興奮劑黑幕 「特殊營養藥」全國推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