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江派隱瞞毒源 親歷者揭俄防疫狠招

新聞拍案驚奇 大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4日訊】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截至我們發稿,新冠病毒疫情已經在至少75個國家傳播,最嚴重的依次是中國大陸、韓國、意大利、伊朗,其次是日本。

韓國確診破5000 全國政府機構24小時戒備 0:50
東京奧運可推遲到年底 80年前就因「武漢」取消 1:15
伊朗進戰備30萬軍人防疫 醫院屍滿 行人倒地 2:01
法國2市長確診 總統專心抗疫 2:29
美國紐約第二例確診 法拉盛街頭行人倒地 2:50
武漢等地「還陽」人數多 醫生籲要3檢才出院 4:09
手機程式「健康碼」監測疫情並維穩 數據與警方共享 4:45
俄羅斯華人 親述莫斯科防疫見聞 7:08
不斷有消息議論「病毒洩漏」 疑江派隱瞞毒源 12:37
回顧蘇聯炭疽洩漏事故 隱瞞十餘年終承認 14:48
林業局緊急防蝗 數目將擴500倍 三條路可入中國 21:23

【韓國確診破5000 全國政府機構24小時戒備】

在國際上,韓國確診病例已經突破5000,死亡至少28例。在瘟疫最嚴重的大邱,瘟疫危機已經到達頂峰,韓國總統文在寅宣布,全韓所有政府機構進入24小時全面戒備的狀態。

目前,大邱有3600多人確診,占全國的七成,其後是慶尚北道。餘下病例分布在首爾、釜山、光州等地。首爾已經有上百例確診。

 【東京奧運可推遲到年底 80年前就因「武漢」取消】

在日本,確診人數達到979例,至少8人死亡。日本與其它國家不一樣的事,他們還要舉辦2020年奧運會,這次武漢爆發的新病毒疫情,讓這次東京奧運非常被動。

其實早在1940年,日本東京就要舉辦奧運會,但是當時還處在二戰時期,而且日本軍隊正在中國大陸打「武漢會戰」,也跟武漢沾邊,當年的奧運會就取消了。

3月3日,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表示,根據東京與國際奧委會的合約,奧運可以延期到今年年底。如果這樣,夏季奧運,要變成冬季奧運會了。但橋本說,國際奧委會正努力讓東京奧運如期舉辦。

【伊朗進戰備30萬軍人防疫 醫院屍滿 行人倒地】

在伊朗,截至3日下午確診已經達到2336例,77人死亡。其中有23名伊朗國會議員被證實感染,該國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下令進入戰備狀態,調動30萬軍人參與抗疫。

從流出的錄像我們能看到,在伊朗,出現了跟武漢一樣的景象。醫院裡的屍體無人及時收走,擺滿走廊。在大街上,已經發生不止一起行人倒地的事件。

【法國2市長確診 總統專心抗疫】

歐洲的法國,最近病例上升很快。截至3日下午,已經達到204例確診、4人死亡。在確診的人中,有法國的兩名市長,還有1個省長遭受隔離。法國總統馬克龍暫停所有跟瘟疫防治無關的行程,開始專心抗疫。

【美國紐約第二例確診 法拉盛街頭行人倒地】

美國,是國際上大家關注的另一個重點。

3月3日,美國華盛頓州再有3人因感染喪生,使美國死亡病例上升到9人。同時,全境確診人數,達到118例。

在紐約,繼1日的首例確診後,3月3日出現了第二例確診,是一名約50歲的男子。與首例去過伊朗不同,這一例確診沒有去過中國大陸等疫情嚴重的地方,也沒有與相關人士接觸,所以懷疑是社區傳播。

感染者是一名曼哈頓的律師,住在紐約市以北不遠的新羅謝爾市,目前症狀表現比較嚴重。紐約州現在已經規定,醫療保險公司不得向客戶收取檢測新病毒的費用,有眾多國際人口的紐約市內,也已經準備好1200張隔離病床,隨時待命。

而同樣在3月3日,在紐約市華人聚居區法拉盛,發生了驚心一幕。一名20多歲男子在街上走著走著,突然倒地。他戴著口罩,但是倒地後還比較清醒,後來被警察和醫護帶走。警方說他沒有出現與新冠狀病毒有關的症狀。這段視頻在紐約華人中快速流傳,因為這一幕,像極了在疫區武漢發生的場面。但截至我們發稿,還沒有消息說此人檢測出了新病毒。

【武漢等地「還陽」人數多 醫生吁要3檢才出院】

而目前在中國武漢,還有成都,不斷傳出新病毒確診者出院後,又被檢測出陽性的病例,這種情況,被媒體諧稱為「還陽」。

例如,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近日複查了18名康復者,對每個人進行了5次「咽拭子核酸」檢測,其中13個人在第三次檢測中,發現陽性反應。因此,該醫院醫生建議,應將出院標準改為,連續三次核算檢測呈陰性,才可以出院。這種「還陽」的情況,在廣東省也有,在出院患者中達到了14%的比例。

【手機程式「健康碼」監測疫情並維穩 數據與警方共享】

目前,在中國大陸,還出現了一款軟件,用於掌握每個人的新病毒感染情況。這種軟件的使用已經得到國際媒體的關注,例如《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3月3日的一篇報導,標題是「中國推廣健康碼監控疫情和民眾」。

文章介紹,這款軟件,由阿里巴巴的姊妹公司「螞蟻金服」開發,大陸媒體稱之為「支付寶健康碼」。使用方法是,用戶通過「螞蟻金服」的支付寶進行註冊這種「健康碼」,填入自己的信息,然後這個「健康碼」會根據每個人情況的不同,顯示出不同的顏色。主要有三種,綠色代表無事,黃色代表要隔離七天,紅色代表要隔離14天。在出行時有關卡會查看這個「健康碼」,如果是後兩種黃色或紅色,那麼出行就會遇到麻煩,因為需要隔離。

「螞蟻金服」說,這款軟件已經在包括杭州在內的200個大陸城市使用,並繼續在全國推廣。

但是這款「健康碼」的爭議在於,《紐約時報》分析了它的代碼,發現它還會與警方共享患者的信息,加強了大數據控制社會,並且就算瘟疫消退,這種東西可能也要長期存在。

文章引述人權觀察組織中國研究員王松蓮的話說:這種偷偷摸摸的監控是有歷史先例的,比如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10年上海世博會。工具的用途已經超出了其創造初衷。

瘟疫爆發後,戴上口罩的人們,讓中共大數據的人臉監控派不上用場,報導認為,大陸當局正在加緊努力,在人力執法的協助下,繼續實現,人們走到哪裡,都能留下「數字蹤跡」。

目前,在杭州市能看到這樣的條幅:「綠碼」憑證通行,「紅黃」立刻報告。其所在的浙江省,已經有5000多萬人註冊使用健康碼,其中近100萬人是黃碼或紅碼。

問題是,有的人沒症狀,健康碼還是紅色。這種情況就會讓人擔心,那些當局不喜歡的人,會不會被健康碼「人為感染」,製造隔離。但官員用「系統故障和誤差」來呼籲人們報告遇到的情況。

可是當下,健康碼的用戶中,抱怨健康碼使用規則不透明的人,還是大有人在。

【俄羅斯華人 親述莫斯科防疫見聞】

接下來,我們關注一下中國以北的俄羅斯。

俄羅斯在本次瘟疫中,截至目前為止,防治是比較成功的國家之一。到3月2日,俄羅斯才出現第一例俄羅斯本國公民的感染,是2月23日從意大利旅遊回去的。此前的兩個確診病例,都是中國去俄羅斯的遊客,已經全部被治癒。

俄羅斯的嚴格防治措施,特別針對最早爆發疫情的中國大陸,其中近期去過中國大陸的在俄華人,成了重點防禦對象。我2月29日採訪了一位在莫斯科的華人醫生,跟之前的楊成,不是一個人,這是另外一個人,楊成是企業家,他是一位在莫斯科的醫生。

他給我發來了一段video,是當地專門收治華人被隔離者的療養院,現在開闢為隔離設施。大家可以看這個畫面,裡面的設施比較簡陋,但是這個可能並不是裡面的全部設施,應該只是其中的房間之一。我們採訪的這位醫生,為我們介紹了這個隔離設施,還有截至2月29日以前,俄羅斯莫斯科地區,為防止瘟疫,採取的一些措施,以及當地華人經歷。下面一起來聽一下。

剛才所獲得的視頻
是我一個朋友
他是親歷者 他傳出來的
地點是在一個療養院
設施是很簡陋 而且比較艱苦
他主要針對的是近期回俄來的一些華人
而且這些華人沒有進行自我隔離
據我所知醫院和政府那邊了解內部渠道是
近期回國的華人及華人群體
因為他們都涉及到一個申報
申報回來之後沒有在家自我進行隔離
他比如說出去倒垃圾或是購物什麼的
一旦要是被攝像頭或是人臉識別技術監測到
就會有警察上門
認識了一些朋友
剛出去倒個垃圾然後回來之後下午警察就來了
就要求登記
他回來的有隔離人員上門
進行測體溫
包括測鼻黏膜還有測血的
但是也有一種情況是回來帶著體檢證明的
現在也被請過去進行調查
比較多數的例子是
在各大地鐵站都有民警
單獨針對中國人進行詢問 排查 和登記
一見到中國人先帶到警察的辦公室裡頭去量體溫
然後去檢查他的護照 簽證
是不是最近回莫斯科
如果是最近 會立馬進行隔離
之前我有接一個病患
他只是想去查一下胃鏡
但是帶到醫院的時候 連我一同被請出了醫院
但是他拿的是俄羅斯的永久公民 是俄羅斯的護照
當時真的很無奈
但是經過後來一系列調停
最後才看上病
據我現在可靠消息知道
現在這些人都被關在療養院
據被關在裡面的人
他們和外界人傳達的信息
他們可以帶手機 也可以帶一些基本的東西
只不過現在住進去的 或者被強制關押進去的人
結果就是罰款1萬盧布
而且可能會直接被遣送
面臨的是 五年不得再返回俄羅斯
如果是留學生 那他之後的學業該怎麼辦
如果是企業家 他自己企業的資產誰來保護
這是一系列的問題
現在如果是被查到在隔離期間亂跑
這非常非常嚴重的一個問題
而且會非常嚴肅地處理
就以三個不同階層來說
現在商家主要是閉市 然後在家休養
要是務工的話 他們就比較困難一些
因為現在有很多群體和社群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
至於留學生群體的話就我所知
現在他們影響也是很大的
出門必須得帶上各種證件
隨時隨地可能會被問詢
我身邊有一個這樣的朋友
他已經過了14天的隔離期
但是還是被抓去
現在面臨一個遣返的一個狀況
而且這回遣返不僅只是會遣返回國
還是涉及到一個五年不得再入境
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因為這個人他的學業還沒有完成
他們只能通過律師去尋求法律上的解決途徑
因為俄羅斯這邊規定是
一旦要是什麼效令出來之後
就比如說要我回國
就是被驅逐出境
有10天的可以申訴期
他們只能是通過這種方式去維護自己的權利
還是比較困難的
他們建議我們應該客觀理性的看待一些突發的情況
但是我真心呼籲的是
希望我們這些華人群體能得到醫院有效的救治
至於隔閡這個問題是歷史上就有
但是就我而言
我感覺這個國家的民族性是比較多樣的
他匯聚了中東 中亞
他們對中國人的態度就比較激進一些
但是俄羅斯本土政府
本土人民對中國人還是比較友善的
只是政府的一些執法部門
可能會對留俄的一些人
造成一些很不必要的損失吧

好,我們謝謝這位莫斯科華人醫生的分享。

【不斷有消息議論「病毒泄漏」 疑江派隱瞞毒源

說到俄羅斯,我們也想到了40年前發生在俄羅斯土地上的一個事件,當時還處在前蘇聯時期。是一次病毒泄漏事件。

當今武漢爆發的新病毒瘟疫,不斷有消息說,病毒可能是武漢的P4實驗室泄漏。

作者署名為「王友群」的作者,最近還發表文章,題目為「江澤民親信故意隱瞞病毒源頭?」,標題後面打了一個問號。這個文章羅列了幾個論據。

第一,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是江澤民在「最後說了算」的時期開始興建,知情人講,實驗室長期由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幕後操控。

第二,中共國家衛健委,從1月初到2月中旬先後發出通知,內容總結起來有三個重點:一是不准有關人員向外界透露消息,二是非國家衛健委認可的機構不准檢測病毒,三是此前一些機構的檢測結果全部作廢。

第三,疫情爆發以來,涉嫌下令封口的最高機構,除了孫春蘭主管的中共國家衛委健,還包括王滬寧主管的中共宣傳機關、郭聲琨主管的中共政法機關,而郭聲琨、王滬寧、孫春蘭都是江澤民的親信;

第四,新冠病毒的E蛋白,與武漢P4實驗室石正麗團隊在雲南馬蹄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的E蛋白100%一樣。而且新冠病毒的S蛋白,四處發生精準變異,專家認為,自然變異的可能性是十萬分之一或更低。而在2015年,石正麗團隊宣稱已「人工合成」一種新病毒。

作者還說了很多,我們就提到以上四點,總之,這篇文章的作者認為,石正麗團隊與當前新冠病毒的生成有很大的嫌疑,後來病毒泄漏,具體原因和目的還需要查證,但是泄漏後,作者認為,事情真相一直被江派人物所壓制。

這件事因為還處於爭議之中,我們就說到這。時間總會給我們答案。

【回顧蘇聯炭疽泄漏事故 隱瞞十餘年終承認】

我們接下來就講一下,前蘇聯的一次嚴重的突發傳染病時間,這件事的真相,最終是大白於天下。

前蘇聯工業重鎮「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也就是現在的「葉卡捷琳堡」,在1979年4月的一天,當地24號醫院收到三個症狀相似的病人,他們高燒頭痛、胸悶氣短。

當時救治他們的醫生伊莉延科(Margarita Ilyenko),起初只認為是普通的肺炎,但是患者的症狀迅速惡化,第二天凌晨,三人中的兩人已經死亡,剩下的那一個奄奄一息,口鼻不斷滲出摻著血的黏液,又因呼吸幾度困難而陷入深度昏迷。

無獨有偶,也是在第二天,這個城市的20號醫院,遇到類似症狀的病人,高燒不退、劇烈咳嗽,還伴隨嘔吐。20號醫院的呼吸科主治醫生,隨即與24號醫院的醫生伊莉延科通話。

他們討論,這會不會是某種傳染病。伊莉延科回覆說:24號醫院一天之內,在大廳就擠滿病患,他們打著寒顫,很多人皮膚上長了黑色水泡,很恐怖。

短短一週,死亡人數已經上升到幾十人,24號醫院的停屍房擺滿了屍體。這時,市民也驚慌起來,不知道瘟神是如何,悄悄降臨。

24號醫院的伊莉延科發現,這些患者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全部來自市內的32區,當地有一家陶瓷廠。伊莉延科把嫌疑,放到了這家陶瓷廠。

很快,衛生部門的人知道了此事,這間陶瓷廠出現了穿著隔離服的人,在給廠房消毒,此事這間陶瓷廠處於關閉的狀態,不然裡面會有上百名工人忙碌的走來走去。

政府得出結論,說陶瓷廠工人集體食用私人屠宰場販賣的,被污染的肉類,才導致感染瘟疫死亡。

在陶瓷廠上班的布米斯特羅夫(Nikolai Burmistrov),大罵政府的結論,他說:這純屬胡扯,我們很多人吃了這家私人屠宰場的肉,怎麼沒事!這間工廠的很多工人,質疑政府的結論。

這是40年前的歷史事件,現在回頭看去,工人們當然沒有說謊。感染炭疽的,感染最高的是與動物皮毛有關的工作人員,那也從未出現過這麼大規模的感染。後來1999年,有一本書《炭疽:致命疫情的調查》,就是在講這件事,介紹當時除了工人和市民感染,還有當地的牲畜,也同樣感染。難道牲畜也是吃了那家屠宰場的肉嗎?

同時,這次感染事件,從地圖上看,這些感染者,竟然都分布在同一條直線上。美國哈佛大學生物學教授「馬修·梅塞爾遜」(Matthew Meselson)認為,工人吃肉,不會造成50公里內的直線區域分布,只有「風」才能做到。

研究者開始把焦點,聚集在當天的風向,順著陶瓷廠風向上游尋找,他們發現了同樣在32區,緊挨著陶瓷廠的一個叫做「19號營地」的地方。從外觀看,這裡就是個化工廠,但是戒備森嚴。在當時的年代,沒有多少外面的人知道,這個工廠在幹什麼。

但真相是,這裡是前蘇聯最繁忙的生化武器工廠,工人們三班倒輪流工作,製造一種相當危險的乾燥粉末狀武器:炭疽。

1945年,前蘇聯軍隊進入中國東北,從日軍731部隊的實驗室遺留品中,蘇聯人發現了這種可以當作生化武器的材料,於是,偷偷帶回自家研究,地點就是在這個「19號營地」。

這項製作炭疽粉末的工作非常危險,工作人員要把發酵的炭疽菌,從液體基中分離,再研磨成粉末。這樣的粉末,在生化武器的彈頭爆炸時,會形成氣溶膠。

唯一能讓工作人員稍感放鬆的是,他們會定期接種疫苗,而且這些炭疽菌和外界溝通的唯一管道,就是乾燥機上的排氣管過濾網。每次換班,乾燥機都會被關閉,進行檢修維護。

1979年3月30日的下午,實驗廠區的技工在例行檢修時,發現乾燥機過濾網被堵住,於是拆下清洗,但是他沒有裝回去,而是想讓晚上接班的同事裝回去。按規定,當天下午的值班主管尼古拉,需要記下這個濾網已經被拆下來的重要情況。但是不知道是因為粗心,還是什麼別的原因,他居然忘記記下這一點。

於是,晚上,另一個值班主管來換崗,他正常地啟動了機器。生化武器級別的炭疽粉末,在清寒的夜空中,隨風飄散。

過了幾個小時,操作乾燥機的工作人員才發現:誒,這過濾網怎麼在地上呢?!見時心驚,趕緊裝回去,但是為時已晚。至少緊挨實驗室,在陶瓷廠上夜班的工人,一週內幾乎死光。

在事件爆發之初,前蘇聯高層和軍方,一口咬定是人吃了被污染的肉導致傳染病。因此,城市中幾百隻流浪狗被槍殺,傳播所謂受污染食物的小販被抓捕。特務機構克格勃銷毀了醫院記錄還有疫情報告,所有受害者的遺體,用化學消毒劑清除遺存的炭疽孢子。

但是當地官員知道,有危險物品泄漏,於是繼續讓市政工人清潔城市道路,結果沉澱的炭疽粉末又被攪動起來,形成氣溶膠,造成城市內的第二波感染。

到底有多少炭疽粉末從19號營區飄散出來呢?後來專家估計,應該不超過1公斤,但全面擴散足以造成幾十萬人感染。但是不幸中幸運的是,當時的風,把這些粉末吹向了人煙稀少的區域。

截至當年5月,除了造成大量人員死亡,19號營地的周圍30英里,也有一些畜養的羊,被感染,而羊比人更容易感染炭疽。這個事件後來被稱為「生化版的切爾諾貝利」。

從1972年4月事發,一直持續差不多6個月,前蘇聯一直對外宣稱,這次事件是因為人吃了受污染的肉,才被感染。直到當年10月,西德一家鱷魚報社,率先揭露事件真相。德國《圖片報》後來直指事件是蘇聯的生化武器泄漏。

但是蘇聯依然嘴硬,因為它早在1972年,就與美國等100多個國家簽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約》,這是它拒不承認的一個依據之一。而且面對指責,蘇聯要美國閉嘴,稱指責會加劇美蘇關係緊張,而且反咬說這是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的質疑。

1991年,前蘇聯解體。到了93年,俄羅斯第一任總統葉利欽,在一次演講中,委婉承認事件來自泄漏。前烏拉爾軍區特別部門負責人米羅紐科,也在2008年承認了這次泄漏事故的真相。

好,節目最後呢。我們說一件疫情之外的事情。我們在此前的報導中,提到過大量東非沙漠蝗蟲,正在巴基斯坦和印度肆虐。有報導說,擔心會飛到中國。對此,有的網友之前非常懷疑,這些蝗蟲怎麼可能繞過喜馬拉雅山,飛進中國內地呢?

那麼最新的消息是,根據中國大陸官媒3月2日的報導,這種東非沙漠蝗蟲,大陸林業局已經發出《關於切實做好2020年沙漠蝗相關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各地做好防蝗的工作。

蝗蟲數量會是現在的500倍

報導還提到,由於非洲國家初期防控不力,蝗災可能延續到今年6月,屆時蝗蟲數量會是現在的500倍。

2月中旬的時候,這批蝗蟲已經繁衍到約4000億隻,那麼,再繁衍500倍,是什麼概念呢?專家還給出了蝗蟲大軍能進入中國內地的三條通道:第一,經緬甸進入雲南;第二,從哈薩克斯坦,進入新疆;第三,就是直接從巴基斯坦和印度,進入西藏。

最近,大陸當局已經有專家去巴基斯坦蝗蟲災區視察,包括草原管理司生態修復處處長王卓然,還有山東省植保總站副站長王同偉。這些專家實地考察後發現,這些蝗蟲不僅密度大、個頭大、對生態破壞力大,而且非常的不挑食,竟然還咬人,這些專家中就有人被咬。

因為武漢疫情影響,大陸農村地區實行「封村」、「封路」的不少,給今年春耕還有農用物品運輸,都增加困難。《財新網》就報導說,還有地區因防疫封村堵路,農民不能下田、農機不能上路。

還有2月初,雲南四川還有113個縣爆發「草地貪夜蛾」蟲害,對農作物破壞力也很大。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再有蝗蟲的夾擊,那可真叫禍不單行。之前大家還處在猜測階段,現在大陸林業局自己發出了有關蝗蟲的緊急通知,可見事態,不可以掉以輕心。

而且我還看了一段科普,有的鳥會吃蝗蟲,但是要在蝗蟲沒有變異之前。蝗蟲如果只有1隻,或者60隻以下的時候,是比較害羞的,而且比較溫和。但是一旦達到60隻以上,就會立刻變得凶猛具有攻擊力,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蝗蟲。這種變化,是因為蝗蟲的那對粗壯的後腿,如果頻繁被戳動,它的體內就會產生一種化學物質,這種物質是有毒的,會使蝗蟲的性情和體態都發生變化。所以,鳥兒在蝗蟲沒變異之前,是會吃它的,因為沒毒,變異之後,鳥兒也不吃蝗蟲了。不過,也有例外,比如「粉紅椋鳥」,還有公雞。有人開玩笑說,人也敢吃蝗蟲,但是漫天的蝗蟲,能逮住幾隻呢。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有推特的朋友,也可以在推特上關注我,我的推特帳號是@xwpajq。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