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角力UN組織 中國候選人「意外」落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6日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總幹事的選舉結果3月4日在日內瓦揭曉,原本呼聲最高的中國籍候選人輸給了美國力挺的新加坡候選人鄧鴻森。外界再一次看見中美兩國在國際組織的影響力較量。

3月4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總幹事選舉揭曉,美國力挺的新加坡籍候選人、新加坡知識產權局局長鄧鴻森以55票對28票打敗中國籍的現任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副總幹事王彬穎。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首先在社交媒體證實了鄧鴻森當選的消息。鄧鴻森將在今年五月上任,任期六年,接替已擔任兩任的澳洲籍弗朗西斯•高銳(Francis Gurry )。

美國全力遊說 中國候選人「意外」落馬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成立於1967年,是聯合國的15個專門機構之一,它負責監督、註冊和保護大量的專利和知識產權。

其總幹事的選舉3月4日、5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由83個有投票資格的成員國多輪匿名投票。

中國提名的王彬穎原本是此次選舉的領跑者。選舉前一天,《金融時報》引述匿名美國官員的評估稱,中國在83票中,有40到43票的絕對優勢。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前副總幹事普利(James Pooley)對本台表示:

「一個國家一張票。中國因為在過去幾年對大量發展中國家的投資,讓中國容易遊說它們的選票。發展中國家投票贏過發達工業國,這已經逐漸成為聯合國的常態。中國正在各組織複製這個(遊說投票)模式。」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駐聯合國代表高萬(Richard Gowan)則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去年6月中國贏得國際糧農組織總幹事的選舉,對美國是一個意外又強大的打擊。

「在2019糧農組織的失敗對華盛頓打擊很大。這次美國對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如此強硬,是他們不希望再發生一次。」

中國人目前已經領導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國際民航組織(ICAO)、國際電信聯盟(ITU)和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這4個聯合國組織。若王彬穎出任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幹事,聯合國全部十五個組織當中,就有三分之一由中國人掌舵,這使成為聯合國體系裏最具有影響力的國家。

華盛頓全力阻止這個趨勢發生,此次產權組織選舉也似乎看見了成效。

美國如何力阻中國插旗WIPO?

此次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選舉,美國白宮以下的各部門從輿論引導、選舉遊說等全方面進行影響。

今年二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該機構正在調查一千起中共技術盜竊案例。

緊接著,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罕見的投書英國《金融時報》,對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選舉表態。他稱「美國認為,將管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權力交給中國(中共)代表將是一個可怕的錯誤。」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監管著四千三百萬份專利文件的資料庫,包括來自兩百多個司法管轄區和專利信息庫未公開的專利申請和商業敏感信息。

納瓦羅提出指控,中國盜竊知識產權每年對美國經濟造成2,250億至6,000億美元的損失,給歐洲公司造成數十億歐元的損失。在發展中國家,中國廠商製造的假冒產品則損害了尼日利亞、加納、科特迪瓦(象牙海岸)和幾內亞的傳統手工紡織工業。

3月3日,美國國務院及商務部派出了高層級的代表團赴日內瓦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與會。其中,包含了馬克·蘭伯特(Mark Lambert),這位職業外交官在今年一月底受命任職於美國國務院國際組織事務局。照國務院發言人的說法,蘭伯特特別負責對抗中共在聯合國體系的「惡勢力」。

在日內瓦,美國對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選舉的遊說工作也積極進行。多家媒體報導,幾個禮拜來,美國代表全力遊說友邦支持新加坡籍的候選人鄧鴻森。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多次與友邦就此議題通電話。

至截稿,中國外交部及中國駐美國使館並未回覆本台的採訪請求。

前WIPO 官員: 總幹事擁有「足以恣意獨行的絕對權力」

2013年3月的一個艷陽天,瑞士日內瓦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總部。時任副總幹事的詹姆斯·普利 (James Pooley)與同事在距離辦公樓不遠的餐廳吃午飯。

飯桌上,兩位資深官員分別披露了對方都不知情的事: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將在北京、莫斯科開設新辦公室。

「猜猜怎麼了? 我是在中國日報上看到的。」 普利自嘲的說。他的同事則是從國營的俄羅斯之聲上得知此訊。

「我們覺得很可笑,我們兩個在WIPO僅次於主席的二把手,竟然對這些事完全不知情。」

不同於聯合國其它組織的預算主要來源為會員國繳費;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主要收入有百分之九十五來自國際體系用戶的付款。

普利告訴本台,這種接近財務自主的運作方式,讓其決策相對不需要顧及會員國意見,也逐漸讓他們的領導者掌握一種「足以恣意獨行的絕對權力。」

以2013年在中國開設海外辦公室為例,普利一度帶領團隊做關於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上海開設辦事處的風險評估。當時,普利的團隊分析,將國際專利系統(PCT)移到日內瓦以外的國家處理,如何確保這些極度機密的專利文件得到妥善保存將是大問題,尤其在有侵權或技術盜竊前科的中國。

「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國際專利系統(PCT),每年收到超過二十五萬項專利申請,那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秘密,先存放在系統裏等待審核。讓中國掌管這樣一個中心,大概不是個好主意。」

普利把風險評估草案上交給澳洲籍總幹事弗朗西斯•高銳(Francis Gurry )後,得到一張來自高銳的手寫紙條: 「請停止此工作。」

最終,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上海辦公室計劃雖暫緩,但2014年7月,該組織北京辦事處成立,成為繼新加坡、日本、巴西後的第四個WIPO海外辦事處。

北京辦事處風光揭幕,高銳帶著WIPO代表團訪問北京,會見李克強。坐在高銳身旁的,正是此次落選的WIPO副總幹事王彬穎。

「這裏的問題不在於王彬穎的適任與否,而是在世界對中國的信任。尤其中國已經宣布把獲得技術和知識產權做為國家戰略目標。」

普利形容,「你不會信任狐狸去看守雞群。」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略有刪節/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