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之害猛於新冠之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之災發生前後,中共說謊圓謊,掩蓋疫情真相,導致疫情爆發,泛濫成災,釀製全球性的大瘟疫,但中共當局夜郎自大,對外拒絕外援醫護和調查,對內維穩大於防控,救治敷衍了事,草菅人命,災上加災,使無數中國人正在為之冤死而去,並禍及全世界。大役中,中共始終扮演著危害和毀滅生命的角色,讓人不禁蹉嘆:中共之害猛於新冠之災。

謊言之害

從中共的喉舌披露的消息看,中共地方與高層在去年12月份或更早時間就知曉了疫情情況,但中共為了營造盛世假象,粉飾太平,一直掩蓋,拖延不報,直到一名叫李文亮的醫生在自己的微信群裡發布消息露餡時,當局仍然死死掩蓋。

當局一方面派出警方訓誡了李等八名敢說話的醫生,直至李也感染冤死。一方面派出官員和無良醫學專家出面宣稱疫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湖北武漢還組織了萬家宴、節日游活動、開兩會,中央電視台春晚照常演出,全國鶯歌燕舞,天下太平靜好,一片中國夢。但來自湖北武漢的數百萬人群早已流散全國各地。待疫情爆發時,措手不及,失去了防控的黃金時段,害得被感染的無數患者耽誤了治療的最佳時間,沒有感染的人們增加了感染的危險。

當民眾和世界要真相時,中共當局仍然瞞報漏報感染和死亡人數,製造疫情拐點,給民間應對自救和國際調查評估造成了困難,給人類造成了更大的生命危險。目前,在疫情高峰即將來到時,中共連病毒來源都還沒有交代清楚,解藥都沒有,中共竟組織喉舌文人編寫了《大國抗疫》一書,編造吹噓抗疫成績,要把欺騙進行到底。

封堵之害

疫情爆發後,中共如臨大敵,倉促應對,宣布進入「戰時狀態」、「人民戰爭」、「非常時期」,但中共真實的目的是政權維穩,而不是防疫救民。

命令之下,各地官員都慌忙做著同一個動作:「封」。封城封村封區封廠封店封樓封戶封床封人封口;大街小巷恐怖標語一片;高音喇叭不停叫,宣傳車來回大喊;帶著紅袖章的防控人員巡邏站崗,指手畫腳,堵死本單位出入路口,看上去權力無限;「湖北和武漢人」、四類隔離人及敢說真話的人成了被排查捉拿控制的最大的敵人。

小區內只有政府的力量,沒有民間力量,只允許一個喉舌聲音,不允許有其它聲音;不能出門走動,只能居家憋著,不能聚會也不能聚餐,誰敢頂撞,罰款蹲監;防控官員趁機對募捐的物資偷偷搞特權腐敗和浪費,有的居民挨餓也不給;武警部隊整裝待發,哪裡有變,隨時鎮壓。在疫情如此嚴峻的時刻,在大街上飛馳的不是救護車而是警車,抓捕的不是那些貪污犯,而是說真話的人:李文亮醫生被訓誡至死,方斌先生、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李澤華被非法抓捕,人權衛士郭泉已被「煽顛」刑拘等,中共不放心的人群處於被嚴密監控狀態,大疫中許多救人的法輪功學員接連被騷擾綁架構陷。

一時間,防區內一片紅色恐怖,大街上一片蕭條肅殺;維穩大於防控,防疫變成防民,害得百姓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人人為敵、安無寧日,深感末日來臨,剛剛還侵浸在新年歡樂之中,突然掉入驚恐深淵,除了文革動亂時期,人們從來沒有經受過這麼大的精神落差和壓力。

隔離之害

隔離是中共對排查出的四類患者人員的防治辦法,但由於缺醫少藥,救治無方,物資短缺,患多床少,加上沒有外援醫護和民間力量,被隔離患者基本安慰治療,自生自滅,重症者絕望一片,只能等死。不願等死的就設法逃跑,又造成人群感染。

重災區武漢雖然建立了火神山、雷神山及方艙定點醫院,來救治患者,但醫院條件非常惡劣,防護設備嚴重短缺,例如N95呼吸器、口罩、護目鏡、手術服和手套嚴重短缺。護目鏡是塑料製品。患者高度集中,病毒滿天飛,沒有解藥,中醫和西醫被亂用,醫生給患者服大量抗生素,嚴重損害肝臟等,反而增加了其它病情。有的患者絕望自殺,有的掛號時倒下死亡,有的不治而亡,有的放棄治療等死,有的一戶一戶的死去,有的還沒有死就被送進火化爐燒死,有的被軍警帶走消失,天天死人,死者無數,三家定點醫院成了「死人坑」,醫院成了感染源,境況悽慘。

而在全國農村,由於沒有定點醫院,四類人員都被強行封閉在自己家裡觀察防治,確診患者必須拿出高昂的費用才能給救治,拿不出來的乾脆放棄治療等死。中共所謂的救治就是讓患者自生自滅,隔離就是叫患者集中等死。許多從湖北回來的人員,因為害怕被政府隔離弄死,紛紛逃避躲藏起來。

支前之害

面對大災疫情,負責任的政府首先應該考慮派出生化人員支前調查,而後再穩妥的派出醫護等人員。但中共漠視生命,為了顯示制度優越性,直接動員抽調全國各地醫護人員和上萬軍警,支援武漢一線,後續可能還有更大規模的人員派出。

可是此次救援不是以前什麼地震、洪水等災害,支前者風險較小,此次面對的是高傳染、高毒性、高死亡、高復發的病毒,是直接針對人的生命來的,所有被派去的人員隨時都有被感染致死亡的危險,中共根本就沒有考慮保護支前人員的生命安全。事實上,支前醫護人員現在已經有1700多名被感染,也成了被強制隔離的患者人員,死亡的人數成為祕密。臨行前單位許諾短時間就能勝利回歸,現在一個多月過去了,疫情越來越嚴重,安全回家遙遙無期,焦慮、恐俱、勞累天天在熬煎著他們,每個人的精神快崩潰了,難怪他們說:這個腐敗的政府叫我們來填坑送死。

至於軍警死了多少,中共只報出了幾個,外界並不相信。中共為了鼓勵軍警支前,將補助提高到醫護的幾十倍,如果死亡還可以評為「烈士」,但如果軍警知道疫情凶險真相,誰還願前去白白送死當「烈士」呢?

復工之害

中共官員為了保命,推遲了兩會的召開,但為了保經濟,卻強令全國復工,在瘟疫爆發期復工,勢必造成群體感染,又把復工人員推到生命危險前沿。目前包括深圳華潤萬家、攀鋼重慶鈦業、燕山銀座等大型企業,全國已接連發生14起復工後集體感染事件,企業不得不停工隔離。

針對復工帶來感染風險問題,城市問題研究專家、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員馮奎表示,現時中國人口流動的規模較以往大,未來,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廣州、重慶等城市將面臨嚴峻考驗。

但就在民間百姓憂心忡忡不得不上班之時,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卻明確指示,除了防疫相關人員之外,企業員工在工作期間感染武漢病毒不算工傷,不能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待遇。相關消息再度引發更大民怨。

在其它省份,企業得到中央復工命令,以為疫情結束,開始復工生產經營,但地方政府擔心疫情擴大,便強令不許復工,職工不得不返回家鄉,可家鄉被封鎖,防控人員只許出不能回,許多打工者只能流浪。

投毒之害

應對人類大災大難是人類共同的責任義務,但中共拒絕外援醫護,物資可以,特別是調查病毒來源更成了禁忌,中共到底在掩蓋什麼?

疫情爆發後,世界的輿論風向一直質疑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引發大疫,外界從世界權威專家研究指出認為病毒經過重組、幾乎不可能自然形成、武漢病毒所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長泄毒被控制;病毒研究所拚命否定卻沒有相應資料、中共當局軍管病毒所、提出制定生物安全法等,質疑病毒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

至於怎麼泄露的,外界基本有幾種說法。一種是江曾幫派對習胡陣營發動生化戰,製造社會動亂,尋求翻盤奪權;一種是中共向在中國武漢參加世界軍運會的美國軍人釋放病毒,帶回國內軍營癱瘓美國軍隊,中共趁機武統台灣。但特工操作失敗,反而先害了中國人,引發大疫;也有說法是病毒因為實驗室管理不善而泄露。這些說法推論都有可能,不論哪種都證明是中共造成了這場巨大的人禍。可憐的是那些平日裡對中共百依百順的官民成了犧牲品,到死也不會知道是被中共毒死的。

毀滅人類是中共的宿命

中共投毒,這不是危言聳聽。要知道,中共建立的是一個魔鬼政權,它來到人間的宿命就是毀滅人類,為了達到目的,在任何一次天災人禍中,都會把危害程度發揮到最大值。幾十年年來,什麼樣的罪惡都幹得出來:

搶了地主資本家的土地財產還把人家滅口;近百萬知識分子說真話反被陽謀成了臭老九蹲牛棚;官至國家主席的劉少奇慘死在文革權鬥中,平反時中國人才大吃一驚;毛的親密戰友被迫出逃折戟摔死在外蒙,至今令國人蒙羞;張志新質疑偉大領袖遭到輪姦割喉,中共報告文學記錄的最清楚;七千湘女援疆竟然被軍人搶劫強姦做了老婆;大躍進餓死四千多萬百姓本是人禍,中共一直說是自然災害。

八九六四愛國學生和平請願遭到槍殺和坦克碾壓成肉餅;藏疆民族維護宗教信仰被中共武警暴殺街頭;生兒育女天經地義,中共卻在全國墮胎殺嬰計劃生育;法輪功學員做好人遭到中共強加的百種酷刑,二十年來活摘罪惡一直未停。等等等等。有多少人們不願相信的中共罪行,後被倖存者回憶和史料見證,多少人們不敢相信的中共大惡,仍然在大陸進行,現在人們質疑中共投毒,怎麼會是危言聳聽?歷史很快會證明質疑被言中。

在和平年代,中共已經扼殺了中國八千萬無辜民眾,如果再加上被迫害死的百萬法輪功學員和數億被中共墮胎的生靈,那可是個天文數字組成的一個個生命。

武漢新冠病毒瘟疫危害有多大?自稱人在台灣的美國軍人David Ethan爆料說目前大陸感染300百多萬人,死亡25萬多人。世界許多專家預測,未來或有幾億中國人被感染,死亡可能非常龐大。世衛組織已經宣布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目前病毒疾病已擴散至其他70多個國家地區。世衛組織警告:新冠病毒可能會引發全球大瘟疫,未來全世界將有幾十億人感染病毒。

而人們更擔憂的是,一直將美國作為生化戰爭假想敵的中共,如果偷偷把生化病毒輸送給一些獨裁政治同盟和恐怖分子,任其為禍世間,那時,恐怕不只是美國遭受巨大危害,整個人類將面臨滅頂之災。

武漢新冠病毒之災,再次讓人類看清了中共之危害,人類不應該再容忍中共的巨大罪惡,不應該繼續生活在中共肇造的天災人禍和恐怖中,不應該讓中共繼續表演它的邪惡,儘快解體中共應該是此時人類共同的心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