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我抱著奶奶的遺體 顛簸幾十里

——暴利超過販毒的中國喪葬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2年的一天,我去養老院看望奶奶。由於獻身於中國民主運動,我自89年以來大部分時間都在坐牢,總是讓親人又驚又怕又擔憂,所以我也常常感到對不起他們,儘管這完全是中共的責任。

奶奶已經快95歲,依然頭腦清楚,言詞犀利。奶奶對養老院的管理方式極為不滿,說她們老人簡直就像一群豬一樣被關押,沒有一點兒自由,甚至不能隨意到外面大街上透透氣。

此前我已經給奶奶買了一張輪椅,但是養老院平時鎖住小院的大門,從來也沒有工人把老人推到外面去放放風。我父親雖然每個禮拜都去看望她,但是因為腿腳不好,他也不能推她到外面逛逛。

所以當奶奶要到我家裡去住幾天時,我立刻答應了。我住在蚌埠市中心,方便帶她逛街。但是坐出租車到了我家樓下,我們才發現無法把裹小腳的奶奶弄上五樓。我在獄中幾次死裡逃生,患有頸椎病和膝關節退化,試背她幾次,都失敗了。我後來想出辦法,到大街上攔住了一個蹲三輪車的工人,付錢請他把我奶奶背上樓。

奶奶在我家住了一個禮拜,過的很開心。但是我那一室一廳的小房子裡,還有我的前妻和兩個女兒,她們與我奶奶沒有什麼感情,臉色越來越難看。

最終我奶奶明智地離開了,讓我如釋重負。如果我有錢,就會在樓下租下一間房子供她住,每天我給她送飯就行了。但是真正為中國人爭取自由,幾乎獻出一切的人,總是貧困潦倒。我只能仰天長嘆!

幾個月之後,鬱鬱寡歡的奶奶就與世長辭。在她生命的最後關頭,我守在她身邊。父親外出了,他到處打聽,安排喪葬。

中國網友曾經票選中國的殯儀行業是十大暴利產業之首。因為中共強令所有人都得火化,嚴禁土葬。很多農村人付不起高昂的喪葬費,偷偷土葬,被一些共產黨員頭目發現後,就會遭到高額勒索。否則就會被舉報,民政局就會來掘屍,拉去火葬場焚燒,還會處以天價罰款。

我父親實在付不起蚌埠市火葬場的幾萬元喪葬費,就聯絡了要價較低的懷遠縣火葬場。但是沒想到父親繳完錢,然後通知他們來運送奶奶遺體時,火葬場卻說各地火葬場都是畫地經營,敢派車到外地拉遺體,車子會被當地交警扣押沒收!這簡直是黑社會分贓模式!各管一塊地盤勒索!

父親說,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是自己運送奶奶的遺體過去。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開出租車的朋友。我使盡力氣,把奶奶抱上車。怕奶奶的遺體受傷,我就坐在後排座位,懷裡緊緊抱著奶奶。

一般中國人是很迷信的,不肯接觸親人遺體。但是我們被中共罪惡的喪葬制度逼得走投無路。像我這樣狼狽的中國人,幾十年來肯定成千上萬。甚至有一部趙本山主演的電影「落葉歸根」,描述的就是背著親人遺體長途旅行的故事。

夜晚顛簸幾十里,我最後總算把我奶奶的遺體,抱到她出生,並且生活了一輩子的懷遠縣。除了恐懼城市的天價喪葬費,離奶奶的親友近一些,方便更多人參加追悼會,本來也就是我父親最希望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