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成:武漢病毒乎?COVID-19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病毒如何命名?人們普遍叫它「武漢病毒」。而聯合國衛生組織 (WHO)叫他 「COVID-19」。WHO的理由是 that 2015年,世衛組織等機構對新發現傳染性疾病之如何命名,提出新的指導原則,即提倡使用中性命名,提倡以一般術語而命名,而避免以人物、地點、動物、食物和職業的名稱來命名。這當然有其道理。不過 COVID-19 這個名字的缺點很明顯,比如淡化了歷史,脫離了大眾,淡化了記憶,損害了人類生動活潑的感情,不利於交流。

1,武漢病毒,這個名字已經約定俗成,盡人皆知。現在全世界都在說武漢,聯合國在說,各國政府在說,社會各界在說,各種媒體在說。天天說武漢,人人說武漢,男女老幼說武漢。武漢一詞成了最高頻率的詞,最普及的詞。這有利於歷史存證和全世界交流。你把它叫成 COVID-19, 就沒有幾個人知道了。媒體上不這麼說。一般人也不這麼說。

2,武漢病毒,好說好寫好記。對十幾億漢語者是如此。對其他語言者,看來也很容易。外國人說武漢,念武漢,寫武漢,很容易很準確。這是一個大便利,有利於全世界交流,世世代代交流。

3,武漢病毒,緊密聯繫著歷史。首先是對武漢那一千多萬人而言,那麼多人染病,那麼多人死去,那麼多人被隔離,那麼多人被強制,被封城封戶封喉,等等等等。更加全湖北呢,更加全中國呢,更加全世界呢?武漢病毒,是武漢人民銘心刻骨的記憶,是全中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銘心刻骨的記憶。武漢病毒記憶著多少血淚,多少悲哀,多少屈辱。武漢病毒記憶著多少獨特的苦難,永久的懷念,慘痛的教訓,和永恆的問責。

4,武漢病毒之名,有詞源學的理由。這麼大的歷史事件,既然發生在中國,那麼必須要有漢語詞彙來記錄,這是詞源,然後才是國際語言。

5,以2019標識出該病毒爆發的年代。

最後和那麼,武漢病毒2019是否污名?我不這樣看。因為武漢和病毒都是中性詞。兩個中性詞合起來命名武漢病毒,是客觀的和中性的,而無道德評價的。是否武漢人會有牴觸?可能少數人會有,但更多的人可能贊同和接受。權衡利弊,我認為 that 以武漢病毒而命名,最為可取。
2020-03-06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