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進:為什麼她恐懼新冠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幾天幾位國內朋友不約而同的轉給我一段錄音,從錄音中可以聽出這位在美國的華人女士是表現出對這個瘟疫的恐懼。感謝朋友們的關心,我就借這個機會聊一聊這個話題。可能很多在大陸的人不能理解,為什麼遠在美國的人會這麼害怕這種新冠病毒。我們從幾個方面來看:

1)中國疫情現狀。瘟疫在武漢爆發時,別說全國人不知道,就是很多武漢人也不相信,直到封城時,很多人還不知道疫情有多嚴重。由於封城帶來的生活困難,採購生活必需品是身處疫區人當務之急,在大陸微信圈信息多停留在民生方面採購。到這個月,中國又立法,誰要私自發布有關這個疫情的消息都要受到處罰,微信也會被封號,有關疫情報道逐漸被官方主導的疫情消息取代,很多人被封閉在微信朋友圈裡,處於麻木之中,而知道疫情危害的人們又處在恐懼之中,不知道這個新冠病毒什麼時候會感染到自己。

2)從中國歷史上看。中國歷史上有過多次瘟疫(大疫)的記載,如東漢末年的幾次大瘟疫,史書記載,從桓帝到獻帝,每個皇帝在位都發生幾起瘟疫,而且瘟疫越來越大,到建安年間最甚。醫聖張仲景在《傷寒卒病論》中描述了自己家族二百多人在這場瘟疫中遭遇,從建安以來,不到十年,死亡三分之二,而百分之七十死於傷寒(瘟疫)。魏文帝曹丕在《與吳質書》中痛惜「昔年疾疫,親故多離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當時有名的文學家「建安七子」中,除了孔融、阮瑀早亡之外,徐幹、陳琳、應瑒與劉楨四個都死於這場瘟疫。東漢末年幾場瘟疫導致群雄爭霸,出現三國鼎立;明朝末年的鼠疫導致流民加劇了明朝的滅亡,是瘟疫導致大明王朝的覆滅……。

3)從世界歷史上幾次大瘟疫看,一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造成五億人感染,至少五千萬人死亡。十四世紀四五十年代席捲歐洲的「黑死病」致死人數占當時歐洲總人口的三分之一。更久的歷史,無論是古希臘,還是羅馬帝國,都是被持續多年的瘟疫而導致滅亡的。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幾次大的瘟疫,對人類影響很大,瘟疫對人類歷史的影響和改變甚至超過戰爭。新冠病毒是史上最毒最狡猾感染力最強,可能給人類帶來難以估量的破壞。

4)瘟疫傳播非常迅速,很快從中國蔓延到世界各地。海外的華人又特別關心疫情的情況,例如華人集中的紐約市,雖然三月初才報道出發現感染者,但在今年二月上旬,紐約唐人街的生意已經下降百分之四十。因為海外資訊比較暢通,從去年十二月大陸媒體一報道華南海鮮市場的瘟疫,海外媒體就開始關注,大陸很多知情人和病毒感染者因為在大陸被封鎖,無法在大陸發聲,就千方百計把自己知道的疫情真實情況傳到海外,有關疫情的報道已經成為很多海外媒體關注的焦點,而身處最危險之地的大陸卻看不到。據海外媒體報道,根據武漢多家火葬場的焚燒瘟疫死亡的屍體估算,重疫區的武漢市,每天因這個病毒的死亡人數五百人左右,一個月就是一萬五千人,而且新配備了二十台移動焚燒設備——移動式「垃圾和動物屍體處置方艙」,已經抵達武漢,更增強了武漢市焚燒屍體能力。如果按照中國官方公布的感染死亡率百分之二點一推算,一個月的感染人數是七十一萬人,這是一個多大的數字,這還只是武漢市一地的疫情,整個湖北省和中國的真實情況,因為疫情還在發展中,加上有關感染和死亡人數是保密信息,無法得到準確數據。

5)現在這場病毒已經蔓延到世界近一百個國家,全世界都沒有辦法,目前在韓國,伊朗都爆發。英國已經做了比較壞的打算:假設在百分之二十的勞動力染病,五十萬人死亡的情況下社會如何運作。

6)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負責人一直提醒美國人,這個瘟疫在美國的流行是不可避免的。目前所有方法只是延緩疫情的爆發。現在沒有疫苗可以預防這次瘟疫,也沒有藥物可以有效治癒。雖然流感也無藥可治,流感疫苗的效果最多也只有百分之四五十,甚至更低,只是流感的死亡率沒有新冠病毒這麼高,所以沒有那麼可怕。

7) 目前這種新冠病毒患者的治癒基本是靠患者自己的身體素質去抵抗,能頂過去就有生存希望,也就是無藥可救。美國新冠病毒小組負責人是副總統彭斯,他除了積極和相關的企業,藥廠,醫學等機構合作外,他還有個驚人的舉動,就是帶領新冠小組的官員向神禱告。見下面的文章。

8) 大陸媒體宣傳在某黨的領導下,將會戰勝新冠病毒。人去戰勝病毒,顯然是不可能的,病毒就是來要人命的,怎麼戰勝。2003年的薩斯病毒,並不是中國或其它國家戰勝它了,而是在當年的六月份,薩斯病毒突然停止攻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國內媒體宣傳的口號都不能細想,說讓人用血肉築起新的長城來抗擊疫情,可瘟疫就是攻擊人血肉之軀的,讓人拿血肉之軀去抗拒瘟疫,那不就是號召把大家送給瘟疫傳染嗎。

9) 上週末開始,美國華人比較集中的一些城市,例如舊金山,洛杉磯,紐約等出現搶購食物,瓶裝水,甚至還搶購槍支。這種事情我在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大颶風來襲前遇到過,現在出現這種比較誇張景象,很像是中國大陸的場景在美國上演,這是人心裡恐懼表現。不管疫情多麼嚴重,在美國目前不用擔心食物供應。美國是世界最大農業國,美國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人口從事農業生產,它出口的食品一直都是世界第一。美國的可耕種面積超過有十多億人口的中國。

10) 我們要如何面對這場席捲全球的世紀瘟疫。不同的人表現出不同的態度,有恐懼的,開始搶購和儲備物質;有麻木和盲目樂觀的,這樣的多數是受新聞聯播的宣傳影響,聽新聞聯播說疫情減緩,馬上開始興奮,到外面活動,一旦又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馬上又不知所措。恐懼、麻木和盲目樂觀都抵禦不了瘟疫。

11) 在疫情面前,也有人主動要求到中國去參與搶救患者,那些主動要求到中國去參與搶救患者的多是信神的,他們是出於相信神(不是簡單地對宗教的感情)。在疫情面前考慮別人的安危,在歷史上各個時期瘟疫爆發時都有,這些人的善良是因為對創世主的信,因此會更加珍惜生命。在今天的社會中也有很多這樣的人,有一個群體散居在世界各地,他們為了抵制中共的迫害,自己辦了媒體,他們的媒體秉承著他們對「真、善、忍」的信念。他們的媒體在報道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揭露中共的迫害,讓香港人看到了希望,轉而相信這些媒體;在這次新冠狀病毒爆發早期,他們又在全面報道疫情,他們又頂住各種壓力,堅持客觀、公正的報道。他們對疫情的報道不是危言聳聽。人們發現,早在2003年薩斯(SARS)開始時,他們對薩斯(SARS)報道是最真實、最貼近事實的報道。因為真實的資訊對人了解客觀世界是有益的。這個群體這些年在中國大陸受到中共的殘酷打壓和迫害,仍然堅持自己信念,向民眾揭露中共謊言,在2019年底,他們就在大陸向民眾發放真相揭露中共一貫隱瞞疫情,告訴民眾大疫來時保命的方法,希望中國人能得救。這樣的人神一定會護佑他們的,看看在薩斯(SARS)期間,在薩斯(SARS)肆虐的中國大陸,信「真、善、忍」的人沒有被病毒感染。在無藥可救的情況下,誠心念「真、善、忍好!」是抵禦瘟疫的最好手段。美國副總統彭斯,他就是帶領新冠小組的官員向神禱告。因為真誠、善良的心是能打動上帝。

12) 看看進入二十一世紀的兩次波及全球的瘟疫都是在中國發生,在中國被感染者最多,那是奔中共來的。但神是慈悲的,一直在給人機會,特別是給中國人機會。2005年大紀元鄭重聲明,告訴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 (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就是告訴人遠離邪靈、遠離中共是大難時保命的良方,讓中國人「三退」保平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