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韓國疫情飆升不偶然 文在寅親共惹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0日訊】武漢病毒衝出中國,蔓延全球。而海外國家疫情的輕重,幾乎與該國政府的親共程度呈正比。在疫情大爆發的韓國,文在寅政府一直努力親近北京和平壤,為此不惜疏遠為韓國提供安全保護的美國。台媒指,文在寅親中闖大禍。

韓國是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據韓國中央防疫對策本部(KCDC)當地3月9日上午公布,截至9日零時,韓國較8日新增248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全國累計確診7,382例,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國家中高居排行榜第二,僅次於意大利。

武漢肺炎起源於中國。韓國疫情失控,顯然與中韓密切的經濟聯繫和人員交流有關。然而,儘管已有近百萬韓國民眾聯署要求禁止中國人入境,另有過百萬聯署要求抗疫不力的文在寅下台,但韓國政府除了2月初禁止中國湖北人入境外,至今依然拒絕全面封堵中國人。

對於近期開學入境的7萬中國留學生,韓國政府日前也只是「建議」還沒有購買機票的1.9萬人暫時休學,韓方承諾將提供網上選課的方便條件。

除此之外,韓國政府在自身需求緊張的情況下,還向中國援助大量口罩等醫療物資。但韓國口罩廠商爆料,中共為保證本國供應,禁止向韓國出口製造口罩的原料。消息一出,更引發韓國民眾對文在寅親共的不滿。

韓國外交部1月30日曾表示,政府決定向中國緊急提供價值達500萬美元的防疫物資,包含200萬副口罩、10萬件防護服和10萬副保護鏡等。而據韓國一名右翼人士向大紀元爆料,文在寅政府提供給中共的口罩數量遠高於公開數字。

圖為首爾醫護在收治武漢肺炎病患。(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台灣《民報》一篇題為「文在寅親中闖大禍」的文章說,韓國疫情大爆發的原因,除了被不信教的人稱為「邪教」的新興教派大流行,另一個主要因素就是文在寅的親共政策。

文章說,日本的安倍只是「務實親中派」,看上了2020奧運時中國遊客口袋裏的鈔票,而文在寅則屬於「骨子裏親中親北派」,作為朝鮮脫北者之子,文在寅一心想脫離美國,為所謂「韓朝統一」著想。

文在寅2017年上台後,韓國政策開始大幅傾向北京,大舉引進中國投資和中國產品,加強中韓經濟合作,包括在釜山建設中國鋼廠,在光陽市設立中國鋁廠,使用中國產的太陽能板,及允許中國資金進入永宗島和松島等。

如今,韓國是與中國人員交流最活躍的國家,韓國的產業鏈也與中國密切相關。韓國對中國的出口依存度高達25%,其中包括出口價值1,082億美元的中間材料。韓國進口中間材料中,高達32.5%來自中國。特別是,韓國進口汽車導線系統中的87%都是中國生產。最近因中國延遲復工,韓國國內汽車工廠一度因為零部件供應不足而停產。此外,2018年韓國旅遊收入中的47.6%來自中國。2016年,韓國接待中國遊客805萬人。

除了經濟上的合作外,文在寅政府在政治上也傾向於北京。

去年12月23日,文在寅曾訪問北京,繼續努力緩和因為部署薩德系統而惡化的中韓關係。據新華社報導,文在寅來訪時邀請習近平2020年訪問韓國。他說,兩國可能有「短暫的失望」,但悠久的歷史文化交集註定雙方無法疏遠。

文在寅拒絕對中共侵犯人權問題提出批評,他聲明,無論香港事務還是涉及新疆的問題,都是「中國的內政」,還稱韓中兩國是「命運共同體」,雙方如果加上「人和」因素,一定能「開闢韓中關係的新時代」。

中共主張的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被指是用共產意識形態統治全球的代名詞。韓方使用中共語言來表述中韓關係,顯然代表某種政治表態。

另外,文在寅也在北京對媒體表示,希望「韓國夢」能夠對中國有所幫助,「中國夢」也能夠給韓國提供機會。

朴槿惠在任韓國總統時批准引入美國薩德反導彈系統,成為中韓關係的主要障礙。2017年韓國部署薩德系統後,中共對韓國進行了全面抵制,包括減少中國赴韓旅遊,抵制韓國電視節目和明星等。韓國零售商樂天因同意為部署薩德系統提供場地,在大陸的業務也陷入癱瘓。

而文在寅2017年繼任後,曾突然下令調查四個新的薩德發射器是怎樣「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運到韓國的。外界認為這是有意向北京展示姿態。

《紐約時報》當時報導稱,這表明文在寅可能已經與美國五角大樓起了衝突,但僅僅拒絕新設備不一定能讓北京滿意。北京開始嘗試爭取文在寅,以削弱韓國與美國的聯盟,鞏固中共在東北亞地區的地位。因為文在寅支持與朝鮮進行接觸,因此比保守的朴槿惠更適合和北京做朋友。

2017年,朝鮮一再以導彈試射和核武試爆挑釁國際社會,一度引發美朝緊張的軍事對峙。文在寅政府則在美朝之間極力斡旋,撮合兩國談判,並繼續宣揚其對朝「陽光政策」,主張「統一」及「和平」,並不顧美國對朝鮮的嚴厲經濟制裁,對朝鮮進行所謂「人道主義援助」。

文在寅政府這些動作,被指為中朝背書,給美國對朝鮮的軍事高壓和經濟制裁拆台,引發韓國朝野的譴責以及美國政府的不滿。

(記者鐘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