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稱「武漢病毒」並非種族主義 但中共希望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0日訊】隨着中共針對武漢肺炎的起源努力「甩鍋」,西方國家也滋生了關於「武漢病毒」是否牽涉種族主義的爭論。美國一家保守派媒體週一(3月9日)發表觀點文章指出,該名稱並非種族主義,但中共卻希望你認為它是。

《華盛頓觀察家報》(The Washington Examiner)駐華府的調查記者兼外交政策分析師喬丹•沙徹特爾(Jordan Schachtel)3月9日發文,就「武漢病毒」之說是否屬於種族主義的爭議闡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指出,關於如何對待中國(中共)在武漢新冠病毒(COVID-19)爆發中所起的作用,西方媒體及政界上週末爆發了一場激烈論戰。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將該病毒稱為「武漢病毒」,由此指出了該病毒的常用術語和可疑發源地。但是現在,一些備受關注的媒體成員已經開始判定,這個標籤是一個公然的種族主義術語。

週日,亞利桑那州共和黨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在其個人推特賬號上宣布,他與一名感染「武漢病毒」且已住院的人有過接觸,因此決定自我隔離兩週。

但戈薩爾的推文立即招來左派人士的譴責,他們歇斯底里地攻擊他,稱他為「種族主義者」。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網絡電視(MSNBC)主持人克里斯•海斯(Chris Hayes)甚至說:「稱呼它為『武漢病毒』簡直是驚人地惡劣。」

其他左派人士的攻擊也紛紛跟進。

對此,戈薩爾週日晚在推特上為自己辯護說:「簡直是令人驚訝地無知。幾個月來,所有主要媒體都將其稱為「武漢病毒」,但不知何故,如今,你們已判定這是種族主義。如果你認為這種病毒在意你的種族,你大概在為MSNBC工作或是觀看MSNBC。武漢病毒。武漢病毒。武漢病毒。」

沙徹特爾指出,認為叫「武漢病毒」就是種族主義或不合常規,這種想法與事實相距甚遠。歷史先例證明了這一點。實際上,「武漢病毒」標籤是種族主義的觀點似乎已經在中國的官媒和宣傳機構中興起。北京當局正試圖讓批評他們的人保持沉默,而這些批評者正確地譴責了中國政府的無能及其促進了武漢病毒全球流行。

將這種最新流行病記錄為「武漢病毒」或任何點明其來源於中國的名字,都是「種族主義」——這種觀點是中共當局和中共官媒進行的戰術性宣傳。

上週末,中共官員譴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將該病毒稱為「武漢病毒」。中共外交部說,他的評論「高度不負責任」,並助長了反華情緒。

2月下旬,北京當局驅逐了《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駐中國的3名記者,因為該媒體刊登了標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的文章。

2月24日,中共官媒《中國日報》宣布,將最新的冠狀病毒識別為「武漢病毒」,或指其起源於中國的其它術語,都是「種族主義、歧視性和令人反感的」。

2月16日,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也發表了一篇文章,宣稱關於中國對武漢病毒疏忽的批評,例如將中國稱為「疾病孵化器」,都明顯表明了針對中國的「仇外心理」和「種族主義」。

沙徹特爾指出,按起源地提及以前的全球流行病是一種慣例。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為它起源於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博拉河(Ebola River)附近的村莊。Zika病毒也與該病毒所起源的烏干達Zika森林同名。萊姆病(Lyme)也是因在美國康州的老萊姆(Old Lyme)首次確診而得名的。

美國科學與健康委員會(The American Council on Science and Health)打抱不平,週一在其網站上發文評論:

「從歷史上看,新的傳染病是以地方、動物或人的名字命名的。如今,一種流感毒株以其首次被隔離的城市命名。那不是因為微生物學家是種族主義者。」

把武漢病毒按其起源城市命名的不僅是西方,實際上,在新加坡等人口大多為華裔的國家,媒體也在毫無疑問地稱其為「武漢病毒」。

沙徹特爾最後強調:請繼續自由地稱其為武漢病毒,這不僅因為它符合歷史先例,而且可以確保我們不會讓北京擺脫責任。當媒體和政治人物宣布,北京指責武漢病毒標籤是「種族主義」的做法正確時,它將會使對中共獨裁政權的批評沉默,也會使批評中共在處理武漢病毒爆發方面犯下重大過失的聲音沉默。

他呼籲:繼續對中國使用該詞。稱其為「武漢病毒」,不管現在還是永遠。

(記者李佳欣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東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