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宇:各國武肺疫情輕重 與其親共程度成正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0日訊】美中新冷戰愈演愈烈,正邪大戰已近尾聲。共產陣營末日將臨,敗象頻顯。比如,武漢肺炎起源於共產陣營的核心國,迅速輻射中共的勢力範圍,不得不令人感嘆天意使然。

其實在中國國內,一個人是否會感染武漢肺炎,乃至染疫後的病情輕重,與每個人思想中的親共程度也存在重要關聯。只不過人的思想深藏內心,外界難以觀察。而武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海外時,人們卻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國家疫情的嚴重程度,與這個國家的親共程度基本成正比。

疫情爆發「三大先鋒」

除了中國之外,世界上確診病例遙遙領先的三個國家分別是:意大利、韓國和伊朗,每個國家確診數都介於7千到1萬之間,遠遠超過其它國家。法國排名僅次於這三國,確診數也只有1千多例。

這三國國家中,伊朗雖然官方宣稱只有7,100多例,但因其信息不透明,外界普遍認為伊朗當局隱瞞數據。無論從其確診病例和死亡數量來看,伊朗事實上都已成為中國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迄今為止,伊朗數十名高官感染,其中數人死亡,足見病毒蔓延之廣。網傳各種視頻顯示,該國醫院內擺滿屍體,甚至裹屍袋不足,不得不用紙箱裝屍密封。街上路人頻頻突然倒地疑似猝死,醫院裏醫護人員身穿防護服尬舞傳遞「正能量」。其恐怖和癲狂程度,堪比中國武漢、湖北。有伊朗專家日前表示,兩週內首都德黑蘭感染人數就將達到50萬。

視頻:伊朗醫院遍地屍體

而與之對應的是,伊朗政權緊跟中共,照抄北京的信息封鎖和高科技監控,同時積極支持和實施恐怖攻擊,與美國正面對抗,儼然已成為共產陣營的第二大軸心國。

共產陣營的另一個小軸心——朝鮮,雖然第一時間關閉中朝邊境,至今宣稱「零感染」,但據韓媒消息,朝鮮曾槍斃「惡意傳播」的染疫人員,並至少隔離7千人,其中包括近4千名士兵,僅軍隊中就已染疫死亡至少180人。據此推測,朝鮮疫情的嚴重情況和伊朗應有一拼。日前,多國駐平壤使館關閉,數十名外交官撤離朝鮮。

目前官方數據中,除中國之外確診最多的是意大利,已超過9千人,其中死亡4百多人。

有媒體引述當地醫生報導,許多醫院已經人滿為患,醫護超負荷工作,多人感染,醫療體系接近崩潰。還有意大利人在社交媒體求救稱,姐姐已經死在家中24小時,仍無官方或醫護人員上門處理。可見意大利的情況也直追湖北。日前,意大利已宣布全國進入「封城」狀態,實施「休克式治療」。

一些西方媒體在報導意大利疫情的時候也特意點出,該國是率先加入中共「一帶一路」的西方大國。在意大利之前,也有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歐洲小國和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但並未得到特別關注。而作為G7國家之一的工業大國,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相當於對民主陣營的公開背叛,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

「一帶一路」名為「經濟規劃」,其實已被世界視為中共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即用共產意識形態統治全球)」計劃的重要組成部份。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已不單單是處於經濟考量,也被視為政治上「委身」中共的象徵。

「一帶一路」往往伴隨著經濟上的收買和政治上的極權化。目前,意大利不但在經濟上對中共形成依賴,政治上也在接受中共滲透。早在幾年前,中共公安就已進駐意大利,在街頭和意大利警察「聯合執法」。

另一個被視為民主陣營「叛徒」的韓國,在這次疫情傳播中也「獨占鰲頭」。目前韓國確診超過7,500例,僅次於意大利。

作為一個民主國家,韓國是與中國經濟聯繫和人員交流最緊密的國家之一。並且,文在寅政府在政治上也積極的向中共「靠攏」。

去年12月,文在寅訪問北京時,公開宣稱新疆和香港事務屬於「中國內政」,並將中韓關係描述成「命運共同體」,希望「韓國夢」和「中國夢」互為助益。這種完全採用中共話語的表述,無異於公然向北京屈膝獻媚,在韓國國內也激起一片譴責聲浪。

此外,韓國現政府也表現出對部屬薩德反導彈系統的抵制,在朝鮮半島核武危機中,也立主所謂「和平」、「統一」,充當朝鮮金家政權的擋箭牌,與為韓國提供多年安全保護的美國不斷加大裂痕,加重了東亞地區的安全危機,在很大程度上已成為中共和朝鮮的「幫凶」。

其它反面例子

在確診數字上,法國、西班牙和德國緊隨其後,都超過1千例。這些國家名義上反共,但在經濟和政治上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共滲透,與北京關係曖昧,在維護中共政權方面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其中,德國總理默克爾是有名的左派政客,法國總統馬克龍更自稱「毛澤東主義者」。2018年習近平訪問西班牙時,馬德里政府也宣布願意推動「一帶一路」。

圖為德國專家向醫護人員演示,如何用鼻拭子檢測武漢新冠病毒。(Alex Grimm/Getty Images)

中共對歐洲國家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上述三個國家已在經濟上對中共產生很大程度的依賴。一些地區,或者一些產業,已和中國密切相關,為了自身利益而頑固的維護中共利益。這些國家中的疫情嚴重的地區,往往都和中國經濟合作緊密。

目前華為5G已是中共與民主陣營爭奪未來網絡的象徵。在美國部署圍堵的背景下,每個國家針對華為5G的態度,也成為衡量該國與中共「政治關係」遠近的重要標誌。

法國雖然比較明確的在國家5G網絡建設中排除華為,但日前已允許華為在法國建造5G設備的生產基地。德國默克爾不排斥華為5G,但遭到政府內部反對,日前仍舉棋不定。西班牙電信則明確表示不排除華為5G設備,只承諾在未來「逐漸減少對華為設備的依賴」。

在歐洲,已允許華為設備進入5G網絡「非敏感部份」的英國政府,日前也宣布準備迎接「疫情大爆發」。

除此之外,日本、瑞士、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或疫情比較嚴重,或是疫情最早傳入的國家,這些國家都與中共在經濟或政治上有比較緊密的聯繫。

其中,日本是除中國之外疫情最早爆發、也較為嚴重的國家。該國政府雖然反共,但是因為2020奧運會和其它經濟利益,也對北京有所妥協,疫情爆發後堅持不對中國關閉國門。日本許多企業因為依賴中國市場,立場也相當親共。

正面例子

與上述國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周邊的俄羅斯、蒙古、印度、香港和台灣。這些國家或地區,或與中國接壤,或與中國人員交流頻繁,但確診人數異常地少。俄羅斯、蒙古、印度和台灣最多兩位數。香港雖然超過1百人,但多數都是剛過去的大陸人,香港本地人少有感染。

與之相應的是,這些國家或地區,都持明確的反共態度。

在香港的反送中和台灣大選中,除了少數政客和警察之外,香港和台灣都表現出強烈排斥共產黨的民意。香港街頭「天滅中共」的標語隨處可見,港台朝野多數對共產意識形態已有清醒的認識。

台灣官員稱,政府防疫非常成功。圖為3月3日台北一家小學放學,學生離開學校。(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蒙古排斥中共的態度也非常明確,是疫情爆發後最早關閉中國邊境的國家之一。該國雖然和中國大面積接壤,但日前剛剛出現首例確診。

俄羅斯和許多前蘇聯邦國,早已借解體蘇聯共產黨政權,明確表達了反共立場。雖然中共一再宣揚所謂「中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但習近平去年訪俄時,俄羅斯總統普京公開調侃,他會在美中貿易戰中「坐山觀虎鬥」,顯示俄方根本不在乎所謂「中俄戰略關係」,只是想在美中對抗中藉機向北京索取好處。

在俄羅斯國內,排斥中共滲透的聲浪繼續高漲。去年開始,俄羅斯各地都爆發了抵制中國公司掠奪資源、破壞環境的大規模抗議,莫斯科等多個城市沒收中國貨物,查封華商市場。疫情爆發後,俄羅斯開始使用人臉識別等高科技到處抓捕、隔離甚至驅逐華人。雖然中共使館私下表示強烈抗議,但俄方不理不睬。中共為了維護所謂「中俄親密」的假象,只得繼續選擇忍氣吞聲。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印度。該國人口超過13億,直追中國,而其人口密度遠超中國。但迄今為止,印度只有40例確診,堪稱反共陣營中的一個典型案例。近年來,印度和美國緊密合作,與北京政權立場對立。去年習近平訪印時,一家印度學校甚至上演了上千學生頭戴習近平面具「歡迎來賓」的諷刺場景,而彼時香港親共政府剛剛推出《反蒙面法》。

另外,美國目前已有7百多例確診,從數量上來看相對較高,但是考慮全國人口超過3億,其染疫比例相當低。美國在川普(特朗普)政府領導下,朝野反共情緒高漲,再次扛起了反共陣營領導者的大旗。不過,當今美國意識形態也存在相當程度的分裂,民主黨中部份政客,以及許多受左派教育多年的年輕人,仍然痴迷於「社會主義價值觀」,對中共抱有同情和支持的立場。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