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明:武漢疫情 中共特別「透明」誰能核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肺炎疫情發展迅速,進入三月份,病毒蔓延全球幾十個國家。這時,中共卻開始頻傳「捷報」,許多習慣於中共導向的中國人開始以「海外嚴重疫情」為談資。一夜之間,對比鮮明的信息四處紛飛:中國控制的好,短時間戰勝疫情;海外太自由民主,疫情難以控制;中國確診和死亡人數顯著下降,海外確診和死亡人數超過中國、繼續上升;國際社會普遍質疑中共數字、指出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迅速擴散,而中共新華社卻高調轉發《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

這種模式性的轉變,對於熟悉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人來說,應該很容易識別,不幸,不少人這次卻再度迴避了識別與核實這樣的重要環節。

說一個剛發生不久的故事。一位朋友和他居住在大陸的父母通話。朋友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一樣,都是高級知識分子。

朋友說,這次通話中,我爸對美國疫情非常了解,包括最近那艘遊輪,上面多少人,多少船員,多少人測試了,多少人確診了,為什麼沒有更多人測試,各個外國的遊客打算怎麼處理,美國遊客怎麼先處理、怎麼後處理、船員怎麼處理,為什麼要有這麼多船員?等等。

朋友問他的父親:「那中國呢?」他父親說:中國現在非常透明了,都非常清楚。

朋友問:前兩天他們以前工作居住過幾十年的那個大學的鄰居告訴他們,那兒得武漢肺炎死了一個人,沒送醫院就死了。那個人算在中國武漢肺炎死亡人數裡了嗎?

他父親聞聽此言,馬上說他兒子問的是「呆話」——他怎麼可能知道呢?

於是兒子對父親說:美國的人我可以打電話,比如,如果你們想知道詳情,我可以打電話給那所遊輪。你可以給那個大學的總機打電話,請總機把電話轉到去世者的家裡,關心一下那家人拿到的單子說沒說是確診了這個病。

他父親不吭聲了。這時,朋友的母親說,那別人肯定要問我們為什麼要打這個電話了。

這位朋友於是對他的父母說,其實你們骨子裡知道,哪怕是打這個電話,對於你們自己就有生死威脅了。那這樣的情況下,怎麼還有「透明」可言?甚至你們連自己其實是害怕打這樣的電話都不敢承認,而你們骨子裡也知道,我打到美國任何電話上去問都不可能牽扯到我自己任何安全問題,所以這兒是真正的透明。所以你們說的都是中共在牽著鼻子騙你們,只關心外國而不敢關心自己中國身邊的事情。

朋友的父母無語。

十幾年前發生過許多類似的事情。比如當時這位朋友的父親,絕不相信中共迫害死了法輪功學員。朋友就對他父親說:要是我查出有住在你們附近的有被迫害死的,你們敢去查查真假嗎?這位父親想想說:「敢啊。」過了幾天,朋友告訴他父親:一位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關進去不到十天她媽媽領到的就是骨灰了。而且還威脅她媽媽不准哭……。

一個星期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更長時間過去了,這位父親一直沒去確認。最後他承認是不敢去,擔心自己因此惹上麻煩了,也就很勉強的承認有這樣迫害死法輪功學員的事了。

我母親也是,說你們在國外時間長了,哪裡知道國內的事。(顯然國安事先找她談話了。)哪有迫害?我怎麼沒看見啊?都是造謠,污衊我們中國的。你爺爺是不是共產黨,你爸爸是不是共產黨,你不要……。我說,請等一下,客觀的說,我爺爺是共產黨害死的,我爸爸也是共產黨害死的;共產黨迫害了六四學生,現在又來迫害法輪功。我知道的某某和某某就是你們那個地區的,都是善良的好人,你可以去打聽一下,看他們現在情況如何,你自己親眼去看。過了一段時間,母親說,那位老先生的確很孤苦,老伴被抓走了,一直不放,周圍的人都知道,悄悄指給我看的,共產黨是太壞了……。

話說回來。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武漢封城,各地強制隔離,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中國經濟就會垮;經濟垮了,共產黨就完了。共產黨對這個非常清楚,他們的第一要務是保住權柄。至於復工造成疫情的二次大爆發可能性很大、會死多少老百姓,共產黨根本不在乎。可嘆,在中共每日如一日的長期欺騙和洗腦中,很多中國百姓,儘管吃了共產黨很多苦頭,可還是習慣性地聽信中共,真以為共產黨已經控制了疫情。

中共內部制定戰略,要把武漢肺炎的戰場拉向海外,(1)轉移國內人民的注意力;(2)藉機吹捧自己,吹噓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謂的制度性優勢);(3)推卸責任,要把武漢肺炎的源頭嫁禍給美國,大力進行反美宣傳。

真心祈盼,在這新的一波考驗面前,朋友的父母,我的母親,還有其他和他們一樣身在中國大陸的朋友們,不再抱有幻想,守住理性和善良;記住中共不是中國,不再被中共玩弄於股掌。說句笑話,也許在我們第一次投生中土為人的時候,共產黨這個西來幽靈可能連病毒還不是呢。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