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獄迫害喪失意識 法輪功學員林桂芝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1日訊】遼寧朝陽市雙塔區法輪功學員林桂芝因堅持信仰「真、善、忍」,遭7年冤獄,被迫害致喪失意識、家破人亡,於2020年2月20日含冤離世,終年58歲。

林桂芝的丈夫張忠權在一次次探監中,目睹妻子被迫害的慘狀卻無能為力,承受著無盡的精神迫害,最終帶著滿腹冤屈,於2018年9月悲憤離世,年僅56歲。

林桂芝曾身患嚴重的心臟病,經常發作,導致昏迷、休克,時時都有生命危險,一家人苦不堪言。1998年3月,林桂芝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身體得到了根本的改善,不再靠藥物維持生命,恢復了健康,從沒復發過,讓她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與超常,一家人從此其樂融融。

2002年2月22日,林桂芝因不放棄修煉,遭強制關押一個多月,被罰款500元後才得以回家。

2002年5月13日,她再次被非法拘留近一個月。在她第二次回家後,派出所和居委會每到所謂的敏感日都上門騷擾她,逼其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如不寫,就拘留。

林桂芝心裡非常清楚自己在修煉中身心受益,如放棄修煉,等於又回到過去生不如死的病痛中,更不能昧著良心詆毀救自己命的法輪功。在逼迫下萬般無奈,她只好離開了家,離開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孤身一人流離在外。

2003年11月18日,林桂芝在去打工的路上被朝陽市站南分局再次綁架,送到第一看守所吳家窪非法關押。在惡劣的環境中,她不能煉功,兩次心臟病復發休克,但看守所根本不給她救治。

2004年1月中旬,重病在身的林桂芝被朝陽市雙塔區法院非法重判7年。

同年3月初,警察把林桂芝押往朝陽八里堡中心醫院檢查,當檢查結果出來時,林桂芝向警察曹丙林要心電圖片看,他不但不給、還打她。後來她從大夫那兒得知了病情:尿酮體加號4個,心律過速,血質粘等多種疾病。

2004年3月5日,林桂芝被送往瀋陽女子監獄,因健康狀況被拒收。原雙塔公安分局的警察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重病的她拖至車上毆打,將其帶回去後不釋放、救治她,卻繼續關押。當時朝陽市雙塔公安分局的副局長張志儒(現任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主管她的案子。

5月1日前,經地區醫院鑑定後,林桂芝的病歷被遞交給雙塔區法院,但一直沒有結果。後林桂芝又被強迫送往瀋陽監獄迫害。

在監獄每日數次休克 保外就醫受阻

林桂芝當時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二大隊六小隊,隊長是張磊,另一隊長叫叢卓。林桂芝因堅持打坐煉功被毒打折磨,腳踝骨被踩碎,

林桂芝的身體每況愈下,病情加重。她的家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被拒。警察張磊說:「林桂芝可以辦保外就醫,但是,她不認罪、不放棄信仰、不寫保證,就是死裡頭也不能辦保外就醫。」

2008年11月,林桂芝生命垂危,每日數次抽搐休克。獄方只好帶她到瀋陽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進行檢查,見她病情嚴重,於2008年11月19日派兩名獄警到朝陽市辦理「保外就醫」的相關手續。

期間,家屬多次找到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王景龍與光明分局社區警務大隊大隊長李廣文,但是他們的態度惡劣強硬,極力阻撓家屬辦「保外」。

他們謊稱,本地朝陽市公安局的法醫說林桂芝的身體狀況不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並在「保外」手續上寫上「不同意」字樣。這時獄方人員只得返回瀋陽。後家屬找到法醫當面質疑,法醫稱其並沒有這麼說。

家屬隨後找到李廣文,當面質問其為何阻撓「保外就醫」,李廣文以種種說法推托,最後跟家屬說,如獄方再次提出「保外」,文件帶有「病情進一步惡化」等字樣,可以再考慮。但獄方人員拒絕再去朝陽辦理。就這樣瀋陽獄方與朝陽公安局互相推卸責任,不給辦理「保外」手續。

數日後,焦急的家屬經多方求助,幾番周折在朝陽地區辦妥了一切手續。但就在2009年1月14日家屬前去接人時,監獄警察逼病危的林桂芝寫不修煉所謂的「保證」,不寫就拒絕釋放。然後監獄方幾次三番地非法提審她,逼其放棄修煉,因她表示堅修到底而不予釋放。

同時,叢姓隊長指使犯人在林桂芝的飯菜裡放藥。犯人說,在林桂芝意識喪失時,也曾將藥放入她的嘴裡,那時林桂芝每天抽搐五六次,意識喪失。

2009年9月9日,林桂芝的丈夫再次去瀋陽女子監獄探視妻子。虛弱的林桂芝在親人面前突然意識喪失,昏倒在地,持續了五六分鐘之久。現場的獄警說這還算短的,時間長的有半個多小時,她不省人事(休克),而且一天多達六七次。她丈夫隔著玻璃看到林桂芝暈倒,卻無能為力,心急如焚。

在監獄裡,林桂芝一直沒有得到救治,一天多次休克的林桂芝一直拖延到7年刑滿時才被釋放。回家後,她一直沒有恢復記憶,生活不能自理。於2020年2月20日含冤離世。

明慧網評論:一個美滿的家庭在這場血腥的迫害中家破人亡。二十多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給無數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災難;而且更讓人痛心的是,一些人在金錢權勢的誘惑下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卻昧著良心參與著迫害,加劇了這場迫害的慘烈。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