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活摘器官更多爆料 三名實例見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1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聊的話題,主要包括了三個重點:

‧重點一:武漢肺炎另類災區 YouTuber生存困難
‧重點二:活摘器官更多爆料 三名實例見證
‧重點三:疫情輕重各地不同 藏著神秘規律?

不過先帶您來看一個重要消息。

‧人臉辨識再升級 戴口罩也擋不住

大家知道,中共部署了大量的監視器(攝像頭)在監控全國人民百姓,加上人臉辨識系統,讓中共可以輕易地鎖定目標,追查逮捕。表面上,說是要降低犯罪率,但實際上是中共用來加強政權維穩、抓捕異議人士的主要迫害工具。

但最近因為肺炎疫情,人們出門都得戴上口罩,也降低了人臉辨識的成功率。沒想到,中共公安的主要合作廠商「漢王科技」,在疫情期間也沒閒著,居然推出一套「不受口罩影響的人臉辨識系統」。

漢王聲稱,他們在過去10年裡,已經累積了600萬個無口罩臉孔的數據庫,再搭配另一個規模較小、配戴口罩的人臉數據庫,聲稱可以在1秒內辨識超過30張人臉,還可以監測人體的體溫。

漢王科技副總裁 黃磊:「如果不戴口罩的情況下,識別率大概是在99.5%這個水平。在戴口罩的情況下,我們的識別率目前能達到95%左右。」

我們不是要幫他們做廣告宣傳,而是為中國民眾感到憂心。因為漢王科技說,他們最大客戶是中共公安部,也就是說,這是中共要用來擴大監控人民、打壓人權與異議人士的新手段。

中國的疫情還沒有結束,中共與相關企業卻用盡心思在研究如何加強監控人民、追蹤人民身上,而不是用在追蹤病毒、打擊疫情,這樣的政權實在是,怎麼說呢,形容詞就留給您填了唄。

接下來,我們要進入今天的重點話題。

‧重點一:武漢肺炎另類災區 YouTuber生存困難

已經有很多朋友發現了,最近看我們的節目都是一路順暢,一個廣告也沒有。

有嗅覺敏銳的朋友就留言給我們說,「這麼棒的節目,為何都沒有廣告?我願意為這個節目多看廣告呀!」

我想,可能很多人都知道為甚麼沒有廣告,因為我們頻道的節目題材,幾乎都跟武漢肺炎有關,所以遭到了YouTube的限制,我們過去一個多月做的節目,幾乎全部都清一色吃了「黃牌」(被黃標),也就是被YouTube限制了廣告功能,不能營利。我們有不少訂戶朋友也都是知名的YouTuber,都非常清楚這個問題。

YouTube的理由是,我們的視頻內容屬於「爭議性話題和敏感事件」,所以都被列為「­只能放送部分廣告或無法放送廣告」。那大家看我們的視頻都知道,一路通行無阻,就是無法放送廣告了。

其實,自從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開始,我們大部分跟反送中有關的視頻,幾乎都會吃黃牌,我們去年也跟大家提到過。但今年的武漢肺炎事件,情況就更離譜,是所有視頻都吃了黃牌,廣告幾乎沒有,也就沒有收入。

我們可以理解,YouTube做這一系列的決定,可能是擔心有人藉機傳播假新聞。但是,是不是假新聞,可以去觀察視頻內容、訂戶與觀看人數,以及觀眾的留言反饋來做綜合評估,而不是一味地針對關鍵詞進行「無差別封殺」,對不對?

我們比較擔心的是,這些決策背後,是不是受到中共的壓力,從而要以「爭議性話題和敏感事件」為理由,來對所有談論肺炎疫情的YouTuber抽廣告、限制言論呢?

而且,在中共刻意掩蓋疫情的情況下,許多中國民眾都紛紛翻牆出來,想要找更多真實的信息來幫助他們防範疫情,而那些敢說真話的YouTuber因為怕被抽廣告,不敢談論肺炎疫情、不敢提供更多真實資訊,那麼YouTube這樣的決策,是在幫助中國人民正確掌握疫情、對抗疫情嗎?還是可能會變成在幫助中共政府維穩呢?

YouTube亞太區高層上週在香港與一群網紅會面時,宣稱這是因為系統的人工智能(人工智慧)出錯,對廣東話的識別度不夠,導致對所有談論武漢肺炎疫情的視頻都進行「無差別黃標」。

不過,我們頻道講的是普通話呢,一樣被無差別黃標。

不但如此,最近有很多觀眾寫信或留言跟我們反映,他們雖然打開了小鈴鐺,但還是收不到新的影片通知。甚至還有觀眾留言說,他明明訂閱了頻道,但卻被自動退訂,然後再訂閱,再被自動退訂。

而且大家也可以看到,我們頻道最近的點擊量、新增訂戶人數、留言數都明顯放緩、減少許多。我們不確定是不是有人對我們頻道做了更多的限制,但是我們在這裡想請大家幫個忙,如果您遇到這些怪異的情況,比方說訂閱頻道後被自動退訂、打開小鈴鐺卻收不到新片通知、收不到我們的社群訊息等等,煩請留言告訴我們,我們會統一彙整起來,向YouTube反映。

同時,我們也正在研究怎麼做下一步應對,萬一YouTube實在不能待,也希望能夠繼續把真實的信息帶給大家。

‧重點二:活摘器官更多爆料 三名實例見證

最近我們談到了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然後有更多的網友陸續提供我們新的爆料內容。

比方說,有一位中國網友告訴我們,「說件真事,我朋友爸爸得肺癌還是什麼癌忘記了,本來要從他親兄弟身上移植,他們不願意,後來在北京花60萬(人民幣)買了一個器官。當時沒多想,現在想想不寒而慄。」

一位台灣網友告訴我們說,「我在五年前在台灣的某個醫院登記換腎時,就有人告訴我,登記等待換腎,時間不一定,有時幾個月,有時就算等十幾年也不見得等得到,而最快的方式就是花錢到對岸中國去換,只要大約準備500萬台幣左右(約100萬人民幣),就能在短短的一至兩個星期內找到適合的腎臟做移植。」

她說,後來看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與活摘器官的報導後,才明白為甚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適合的器官來移植。

還有一位中國的朋友,寫信告訴我們他與家人的親身經歷。不過因為要保護當事人,所以我們不便公布原始信件。

這位觀眾說,他哥哥因為罹患腎炎造成腎衰竭,所以考慮做腎移植。去年先是去了廣州南方醫院,他說,「那邊的醫生一知道他的情況,都瘋狂地拉換腎業務,所有醫院的醫生和工作人員都像做生意一樣,用各種方法和我哥哥談換腎業務,基本得到同樣的回答:「只要你有錢(50萬左右),腎源不是問題,腎源你不用擔心,肯定有!」那些人身上看不到醫生的慈悲和專家嚴謹的影子,都是一副急著掙錢的態度。」

他哥哥對醫院這種「做生意」的態度感到有所顧慮,後來通過朋友介紹,去到武漢的協和醫院,再通過關係介紹到了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找到院長。院長跟他哥哥說,「你錢準備好了嗎?你的血型腎源你不用擔心,一個月內可以給你找到,沒問題!」

這位觀眾說,「我哥哥離開了醫院後,真的沒有等到一個月,軍區醫院通知他去換腎,由於我哥哥(有)其它原因沒去換腎。之後,(醫院)又因為有腎源通知了我哥哥三四次。」

這是觀眾寫信給我們的經歷分享,雖然我們現在沒有辦法到中國去查證,但是巧合的是,信中提到的兩家醫院,廣州的南方醫院和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都因為涉及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而被國際組織追查。

已故的舊金山中華總商會顧問白蘭,在2015年底就曾經前往南方醫院進行換腎手術,花了一百多萬人民幣,當時就曾經被質疑是否牽涉到活摘器官。但幾個月後,白蘭就病故了。

我們再次感謝各地網友提供這些重要的信息與爆料,這些資訊,可以幫助大家進一步了解中共對人民的殘酷迫害、了解中共的邪惡。我們也歡迎大家繼續提供更多信息與證據給我們。

‧重點三:疫情輕重各地不同 藏著神祕規律?

最後要跟大家聊一個挺有意思的東西。我們在上一集節目裡不是跟大家說過嘛,世界衛生組織(WHO)對中共百般袒護,不建議各國對中國實施旅行與貿易限制,造成了伊朗、日本、韓國、歐洲等地的疫情大爆發;相反,不聽世衛的話的地方,比方說俄羅斯、朝鮮、台灣等地,疫情規模就相對小很多。

不過,我們再仔細想一想,發現有一個很特殊的巧合或者現象,就是疫情嚴重的地區,似乎都是比較親近中共的國家;疫情較輕的地區,似乎也都比較反對中共。我們來看一下例子。

在這個世界疫情統計圖上,我們可以看到,中國以外的地區,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包括了意大利確診9100多例(至3月9日為止),韓國確診7,000多例,伊朗確診7,000多例,接下來就是法國和德國的確診1,000多例。

意大利,我們知道,在去年3月底跟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協議,成為全球七大工業國(G7)第一個加入「一貸一賂」的國家。

欸,那個字幕有錯,是「一帶一路」,不是貸款的「貸」和賄賂的「賂」。

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等於是加入了中共的「朋友圈」,讓中共可以通過經濟來交換在當地的影響力,也讓歐美圍堵中共的策略出現了漏洞,並且幫助中共向西歐擴張,找到了重要的立足之地。

再來看韓國,韓國長期與中共關係良好,並且在經濟上與中國往來密切。不過當韓國疫情已經相當嚴重的時候,總統文在寅仍堅持不願全面禁止中國人民入境,說「不可能予以禁止入境,也沒有實際利益」。結果,造成上百萬韓國民眾連署彈劾文在寅,批評他像是「中國的總統」。

巧的是,日前在韓國才傳出了一篇熱門文章,內容是一位曾經為中共網軍工作過的朝鮮族人寫的,他披露中共曾經出動網軍幫助文在寅贏得總統大選。也因此,韓國近年來對中共相當友善甚至高度配合,許多重要建設都見得到中國企業的身影。

再看伊朗。伊朗自從1979年發生「伊斯蘭革命」之後,與西方國家關係惡化,轉而與中共關係密切,堪稱是中共在中東地區的「鐵桿兄弟」,也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要夥伴。

中共不但從伊朗進口大量石油,還幫助伊朗發展基礎建設,甚至還讓華為不惜違反美國禁令的風險,悄悄對伊朗輸出電信設備,最後讓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

今年1月,美國出動無人機擊斃了伊朗高級指揮官,中共外交部長王毅還出頭幫伊朗說話,要美國不要「濫用武力」。

法國也是長年與中共關係友好,就連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也是法國幫助中共興建的。

法國媒體分析,法國政府精英都想跟中共做生意,不願意跟中共這個貿易夥伴鬧翻,因此許多政策上顯得保守,甚至是懦弱。因此,法國日前也宣布,不會在5G網絡上排除華為。

再看德國。德國政府在政治意識形態上並不算親共,但個別的政治人物與地方城市,卻是比較親近中共的。比方說,在華為問題上,去年底德國兩大政黨打算阻止華為,但今年初內政部長卻說,「沒有華為,5G網絡建不了。」

而且,中國已經連續四年成為德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去年中德兩國的貿易總額達到了2057億歐元。而且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也是德國汽車業的主要依靠,因此德國默克爾政府近期來的許多政策,也選擇向中共傾斜。

好,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很巧?這些疫情嚴重的國家,正好都是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我們再看看那些疫情比較輕的地區。

比方說俄羅斯跟朝鮮,雖然大家直覺上都會想到,俄羅斯以前是蘇聯,也是共產國家,所以中共、俄羅斯與朝鮮應該都是關係密切,抱在一團的。但其實恐怕不是這樣。

從中國一開始爆發疫情之後,是誰率先對中國關閉邊境?就是俄羅斯與朝鮮。為什麼?一方面是他們最了解中共,知道中共絕對會掩蓋疫情,所以急急忙忙地關閉邊境,甚至還傳出,只要有中國人民跨越邊境,朝鮮方面就會開槍擊斃,相當嚴厲。

另方面,俄羅斯普京政權與金正恩政權,可能也不喜歡中共。儘管他們與中共表面上維持頻繁互動,但似乎是「貌合神離」。

朝鮮金正恩政權,是江澤民派系扶植起來的,習近平上台後,一開始雙邊關係相當冷淡,互不信任,到後來因為受到美中貿易戰以及朝鮮可能被川普拿下等壓力,中朝關係才開始增加互動。

前蘇聯特務出身的普京,相當了解共產黨,他本人也採取強人獨裁的政治路線,不過他對中共也是缺乏信任,而中共也奈何不了普京。

澳洲媒體便曾分析,習近平與普京都想集中權力、重整國家,但彼此也都對彼此保持警惕、有所顧慮。

去年6月,習近平訪問俄羅斯爭取普京支持,想要「聯俄抗美」,對抗美國的貿易戰壓力,但普京卻很不給面子地說,俄羅斯要「坐觀虎鬥」。所以普京很可能跟中共是「貌合神離」,他雖然與中共簽訂30年的超大天然氣合同,但腦子裡盤算著什麼,可能只有他最清楚了。

最有趣的是,台灣跟香港。台灣跟香港雖然地理上距離中國最接近,但是疫情卻都相對受控、不嚴重。別忘了,今年初疫情爆發後不久,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曾經預測,台灣疫情將是中國以外「第二慘」。不過,所幸並未如此。巧的是,台灣與香港的多數人民都是比較反對中共的。

香港因為去年的反送中運動,讓香港人看清中共的殘暴本質,對中共失去信任。台灣人長期受到中共的文攻武嚇與統戰,加上今年的台灣大選,讓多數台灣人堅決反共。根據去年底的民調顯示,台灣人民對中共反感的比率高達69.5%。

好,看到這裡,似乎真的可以看到一個現象:親近中共的地區,疫情比較嚴重;反對中共的地區,疫情就比較輕。這是巧合嗎?還是這場疫情就是針對中共而來的呢?

當然,我們這裡只是做一個比較簡單的現象歸納與討論,不是嚴謹的科學分析與研究,所以還無法給出確切的答案。只是,這個現象實在很有意思,提供大家參考,很值得我們深思。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

訂閱我們頻道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當我們有新的節目出來,你才會收到通知。

我們下次再見。


選未來

善惡未來蒼生選
紅妖舞惑幕落前
玉杯金樽魅影晃
歸正墮邪一念間

唐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