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近平到武漢難見真相 莫如做一件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中共官媒報導,習近平3月10日上午乘飛機抵達湖北省武漢市,考察湖北和武漢的疫情防控工作。習前往了火神山醫院、連線病患,接見外地援助醫護人員,查看了東湖新城社區,主持召開了會議,等等。莫看官媒報的熱火朝天,可明白的武漢人、湖北人乃至其他中國人都清楚,習近平看到的絕不是真相

據武漢當地民眾透露,此番習近平到訪,中共當局一如既往的嚴陣以待。一方面在必經之路的樓頂上全部布置了狙擊手,馬路全部戒嚴,至於是防民眾還是防政敵,大家自己解讀。另一方面為防止幾日前孫春蘭考察時遭遇市民高喊「假的」的突發情況再現,武漢警察進駐東湖社區市民家中,每戶有兩名公安便衣進行監控,同時還採取懷柔政策,每戶居民都給發了肉。

當然,這樣的幕後故事不會出現在中共媒體中。官媒的報導是:習近平到後,在家隔離居住的居民紛紛從陽台和窗戶向其揮手高聲問好,習則揮手致意。這些演戲的居民大概率是刻意安排的,因為從武漢人此前高呼「假的」和「感恩個屁」的回答,可知武漢人對中共隱瞞疫情、造假的深惡痛絕,又有多少人會罔顧良知顛倒黑白呢?

不僅在東湖社區,習近平看不到真相,習所到之處的各類人員應該都是當局精挑細選的,無論是病患,還是醫務人員、警察。他們中有人敢說真話嗎?他們有人敢告訴習,有多少人求醫無門,有多少武漢人死在家中,有多少武漢人家破人亡嗎?他們敢透露武漢的物價有多高嗎?不敢,他們說的是只能上級安排他們說的,因為他們知道他們要演好這場戲。

事實上,習近平以往考察多次出現了這樣地方造假的情況。比如2018年4月,習也是在武漢考察時,武漢當局為防止低收入居民不滿,由當地便衣警察假扮市民與習握手交談。據報,當習近平離去後,上萬便衣警察從街上撤離,猶如大遊行。

再如2011年1月下旬,彼時還是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吉林省調研期間,曾去長春市某農貿綜合市場了解商品供應以及價格情況。當地官員為了確保習的安全,並讓其得到滿意的答案,將市場中所有的賣肉者趕回家中,而由警察喬裝改扮。據說,當習問到他們月收入多少時,標準答案是5000多(實際上每月能掙3千已經很不錯了)。

當然,習並非獨享這樣的待遇。關於中共中央大員到地方考察時被欺騙的例子並不少,胡錦濤、朱鎔基等都曾遭遇過。地方官員敢如此大膽欺騙上級,自然是為了追求政績,追求往上「爬」的資本。眾所周知,如今在中共官場實行的是逆淘汰機制,如果不造假不行騙就升不了官,也不可能在官場上混下去,因此欺上瞞下成了正式地、通行的官場之道。

而中共高層雖明知可能被騙或知道自己被騙,但仍樂此不疲地「作秀」,正是因為媒體還掌握在黨的手中,他們還可以欺騙大多數人。因此,習在武漢看不到真相是意料之中的事。至於習是否知曉這一點,筆者不下斷言,但同是演戲人,習應該也不會去揭穿的。

或者在習看來,看不看到真相併不重要,因為他在北京早已了解了不少可怕的內情,重要的是實現此行的目的,那就是回應此前外界對於其不去武漢的質疑,彰顯自己作為「總指揮」的作用,宣告武漢疫情防控形勢「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果,初步實現了穩定局勢、扭轉局面的目標」,以此作為延續中共壽命、保自身權力、打壓黨內反對勢力的資本。

可嘆的是,習近平和中共高層似乎還沒有明白,這場疫情究竟是因何而起的,而且也不打算承擔因隱瞞疫情而造成的全國乃至世界擴散的罪責。那不妨聽聽以色列的一位拉比的忠告,那就是武漢疫情是神在審判,是神在清除中共等邪惡政權。如果不願聽從神的警告和點化,不好好想想中共正是因為迫害良善、行惡世間而被降罪,那麼即便當前疫情暫時回落,但根本問題卻依舊沒有解決,誰又能保證疫情不會再度爆發,甚至更為凶險?

剛剛中央民族大學學者趙士林給習寫了封公開信。他明確指出圍繞抗擊疫情,針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大考,中共只能得零分,而錯過防控黃金窗口期,鑄成疫情凶猛蔓延的大錯,原因有五點:一是體制極端維穩的慣性。二是體制報喜不報憂的習性。三是體制唯上唯權的僵硬機械性。四是公民社會功能的喪失。五是信息不透明不通暢,輿論功能缺位。

這五點簡言之就是中共的極權體制出了問題。在這樣的體制下,未來再面對災難時,中共不會有任何的改變,還註定將給人民帶來巨大的傷害。習近平若想解決根本問題,避免給中共陪葬,唯一的選擇就是拋棄這樣的體制,改弦更張。若如此,對其自身,對其家人,對許多中共黨徒,對無數中國人,對國家和民族來說,都是件幸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