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大國藏疫——從隱瞞疫情到掩蓋罪行(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言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3月5日,中央疫情指導組組長、國務副總理孫春蘭到武漢市青山區翠園社區察看群眾生活保障,社區物業假裝讓志願者送菜送肉給業主。結果,傳來的不是「感謝黨和政府」的熱烈掌聲,而是樓上樓下,男女老幼的居民們,此起彼伏,經久不息的隔窗喊假之聲。

「村騙鄉,鄉騙縣,一騙騙到國務院。」其實,中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欺騙和造假術,早已經是人人心知肚明,見怪不怪的公開祕密了。只不過這次「皇帝的新衣」,出乎意料之外的第一次被民眾現場戳穿。正如許章潤教授所描述的,「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趙黨」幾十年來屢試不爽的老套路現已失靈,開始玩不轉啦!

2018年4月26日,習近平到武漢市青山區工人村街青和居社區調研棚戶區改造時,他所見到的那些「幹部群眾」,也都是經過事先精心挑選、能說會道、並提前背好台詞的學校教師,也就是「群眾演員」。1958年「大躍進」時期,毛澤東到湖北襄陽農村參觀試驗田,當地為了爭創「衛星」,不惜造假,將幾十畝的水稻移植到一塊田裡,以致幾百斤重的石磙放在稻子上面都沉不下去……

前面引出這段話題,是因為中共從封口到封城,目前還在向世界撒謊,因此不得不對中共在這次世紀大瘟疫中,其一以貫之的隱瞞和欺騙伎倆進行一次全面大梳理,好讓大家更進一步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和醜惡嘴臉,以免中國和世界人民再次淪為中共謊言的犧牲品!

一、隱瞞疫情

1.「零號病人」之謎——隱瞞導致武漢肺炎大爆發最直接的證據

3月2日,習近平在北京考察時提出,要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查明新冠病毒的「來龍去脈」。有評論認為,在當局下令銷毀早期病毒樣品,拒絕國際專家調查,同時不斷羅織謊言,混淆美國流感與武漢肺炎的界線,還反污新冠病毒來源地是美國的情況下,要求查明病毒來源,其目地好像並不單純是為了防控疫情,或許是在尋找替罪羊。(包括黨內對手)

大家知道,通過對「零號病人」的接觸史、發病史、行為路徑進行排查,能夠快速找到潛在的中間宿主,以及判斷出主要的傳播方式和傳播途徑,從而採取更為有效的防控措施,來降低傳染力度。

早在2016年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時任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就曾向全世界宣告:中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疫情信息從基層發現到國家疾控中心接報,時間從5天縮短為4小時。

轉眼到了2019年全國政協會議上,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再次信誓旦旦的表示:目前我國傳染病防控工作進展順利,國家傳染病監控網路運行平穩,中國不會再出現當年的「SARS類似事件」。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短短9個月後,頭頂一大堆光環頭銜的高院士們就被啪啪打臉,武漢新冠病毒疫情不僅遠遠超過當年SARS。而且至今已經過去三個多月、兩千多個小時了,號稱「全球規模最大」,「世界一流」的信息直報系統,居然還沒查到病毒來源,以及誰是染疫及擴散病毒第一人!

網傳「零號病人」是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一名女研究生黃燕玲,指她做實驗時被泄漏病毒感染死亡,遺體火化時又感染殯葬人員,令疫情傳播。蹊蹺的是,儘管多方闢謠,但至今仍不見黃燕玲本人親自出面來澄清是非。

2.撲朔迷離的華南海鮮市場——隱瞞武漢肺炎爆發的時間、地點和宿主

武漢市衛健委曾在一份通報中指,首個新冠肺炎病例的發病時間是去年12月8日,但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1月24日發表的一篇由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的論文,卻將首名病患的發病時間前推至12月1日。

去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下發了兩份緊急通知,從此開始中共就將病毒來源的地點指向「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但金銀潭醫院重症監護病房主任吳文娟披露,12月1日發病的這名年過七旬的男子並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目前還不能斷定該男子就是「零號病人」)早期41位患者中,也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患者並沒有去過海鮮市場。

中共國家衛健委三次派專家組到武漢考察也都把最初的感染來源(中間宿主)指向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但具體是何種動物卻含而不露,外界也不得而知。

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防制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並分離到病毒。這也只能證實華南海鮮市場存在病毒,並未鎖定這些病毒的具體來源。

在習要查清病毒源頭的講話後,最近三天,武漢當局又對封閉兩個多月的市場開展全面消殺行動。有人懷疑,中共此舉不知是在清查病毒樣本,還是在毀屍滅跡。有網友爆料,自己除夕當天在華南海鮮市場拍照時,就被保安圍攻,要求刪除照片。除夕前一天,還有一名日本記者到華南海鮮市場拍照,也被保安綁架到派出所。

當局對感染源的說法也前後不一,從甩鍋蝙蝠到竹鼠再到穿山甲,不一而足。據分析,中共將疫情最初感染來源指向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一方面是為了隱瞞病毒可「人傳人」的事實和輿論維穩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在轉移目標,魚目混珠,迴避媒體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各種質疑。

3.千夫所指的武漢P4實驗室——隱瞞人工合成病毒的祕密

武漢肺炎爆發後,海內外專家和學者發現,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及其團隊早在五年前開始發表的多篇論文中,就已經明確提到她們已經完成了「人工合成病毒」的實驗。現摘錄其論文部分內容如下:

「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刺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我們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群傳播的病毒有可能再次出現SARS-CoV」。

也就是說,「SARS-CoV的出現預示著全球範圍內嚴重呼吸系統疾病的跨物種傳播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並在全球範圍內迅速蔓延」。

海外多名專家通過對基因測序進行比較也證實,這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實為「人工合成」,並嵌入了薩斯、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受體SAE2(東亞人種),並有可能來自武漢P4實驗室的泄漏。國內有學者也實名舉報病毒可能來自武漢P4實驗室遺棄的動物。

儘管石正麗發誓「用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但至今仍拿不出令人信服的科學證據和事實來反駁各界的指控。中共軍方於1月29日派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到武漢,隨後全面接管武漢P4實驗室。此舉揭示該實驗室可能與軍方有關聯,這種關聯令外界之前廣泛擔心的中共軍隊開發生化武器的可能。

4.「不會人傳人」——隱瞞病毒通過人傳染給人的真實信息,錯失防控良機

打去年12月30日晚起,李文亮等8名醫生披露「有人感染類似非典」的消息就在網絡上瘋傳。

◆12月31日下午13時,在武漢新華醫院早已正式上報出現家庭聚集感染病例,並已有患者死亡的情況下,武漢市衛健委居然在對外正式發布的第一則通報中稱,「病毒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從而讓人們放鬆警惕,不採取任何自我防護措施,這與故意殺人有什麼區別?

◆今年1月1日,武漢官方下令關閉華南海鮮市場,同時李文亮等8名「造謠」者被依法懲處。給外界產生的錯覺是,病毒是華南海鮮市場出售的野生動物傳給人的,不可能通過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接觸而感染。這種疾病不是傳染性很強的非典,只是不明原因的普通肺炎,沒有必要大驚小怪,引起恐慌,也沒有必要戴口罩和實行隔離。只要政府關閉了華南海鮮市場,就等於切斷了傳播鏈,便可安心打年貨,準備過年。

◆1月3日,在一週前就得知兩家醫院有醫護感染的情況下,武漢市衛健委第二則通報的結論依然為,「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在向世衛組織的通報中,也一直隱瞞醫務人員感染的信息。

◆1月5日,同濟醫院急診醫生陸俊肺部CT異常,武漢市衛健委第三次通報,有59例不明原因肺炎,未見明顯人傳人和醫護感染。

◆1月6日~10日,武漢市兩會召開,均無官方疫情通報。10日,武漢兩會閉幕;全國30億人次春運開始;李文亮醫生被感染,其所在科室多人被感染,至今已有3人死亡。儘管如此,王廣發當天仍稱沒有醫護感染。

◆1月11日,湖北兩會開幕,期間也少見官方疫情通報。當天武漢市衛健委發出第四則通報,以專家解讀的形式告知公眾: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普通醫生都明白,只要是冠狀病毒就是傳染病。此時通報的口徑照樣是:「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1月13日,同濟和中南兩醫院各有一名護士確診;泰國確診1名來自武漢的病例。

◆1月14日,衛健委專家徐建國對《科學》雜誌表示,763名密切接觸者無一感染,如下週無新增病例疫情或將結束。武漢衛健委第七則通報,從先前的「未見明顯的人傳人」變成了「不排除有限人傳人」。

◆1月18日,湖北兩會勝利閉幕,中美貿易協議順利簽署。這樣,便可放心派鍾南山率第三批專家抵達武漢。鍾南山手握廣東和香港多起「人傳人」的證據抵達武漢後,當局的彌天大謊才不攻自破。當然,此時黨的各項政治任務也已圓滿完成,也沒有再捂的必要了。至此,先前大眾熱議的「病毒只出國不出省」的謎團也終於解開。

◆1月20日,報經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習核心點頭批准,御用專家鍾南山才奉命首次以記者會的形式向外界承認「肯定人傳人」,「也有醫護人員感染」。但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認有瞞報、遲報和漏報;不承認超級傳播者;不承認英國的疾病模型是對的;不承認武漢醫院床位不夠,直到23日武漢「封城」。

◆中南醫院重症科主任彭志勇告訴財新記者:他早在1月初就判斷會人傳人,並上報到武漢市衛健委,但高福帶領的專家組到金銀潭醫院後,搞了一套診斷標準,要有華南海鮮市場的接觸史、發熱症狀和全基因組測序,這三條標準全部達到才能確診,尤其是第三條非常苛刻,很少人能做到。就這樣,當局把無數患者排除在確診病例之外,並對外謊稱不「人傳人」。可見,中共早期是通過提高診斷標準來瞞報確診人數;而近期則是通過降低診斷標準來提高出院人數。

從中不難發現,自稱疫情「公開、透明」的中共,從去年12月1日發現第一個病人,到今年2月23日「封城」,整整延誤了54天的黃金防控時間;從去年12月27日上報首例「人傳人」,到今年1月20日正式宣布「人傳人」,也整整隱瞞了25天的最寶貴防控時間。

尤其是正處春運人口流動高峰期,在這座擁有上千萬人口的特大城市,中共當局居然眼睜睜地看著病毒在市內900多萬人之間暢通無阻的交叉感染;任由500多萬人乘坐火車和飛機將潛伏著的病毒像種子一樣帶到全國乃至世界各地。

即使這樣,世衛組織仍黑白顛倒地說,「中國採取的控制人員流動的措施讓中國境內的疫情傳播速度延緩了兩到三天,而讓中國境外的疫情傳播速度延緩了兩到三週。」

5.「可防可控可治」——隱瞞病毒的極強傳染性,拿14億生命當兒戲

◆2019年12月31日,高福率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到武漢。隨後,他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和專家組組長的身分對外宣布:「大家放心過年,不會人傳人,疫情可控,可防,可治,不要相信謠言。」 從而讓所有蒙在鼓裡的人都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大家還真以為可以歡天喜地過大年。極具諷刺的是,高福領導的國家疾控中心2月12日發表的論文卻顯示,2019年12月31日之前,已有新冠肺炎感染者104人,其中有15人死亡。這種有意撒謊顯然是對公眾犯罪。

◆1月8號到16號,以王廣發為代表的第二批專家組再赴武漢。此時,他們已得知從去年12月份就開始人傳人了,武漢疫情已經出現第二代病例,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傳染源已經不是海鮮市場了,且無特效藥可治。但1月10日王廣發接受採訪時依然回答:「傳染性低,可控可治,人不傳人。」直到1月23日王廣發本人「中招」後,他依然堅持「可防可控」的說法,以致淪為大眾的笑柄。

◆1月19日,武漢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剛答央視記者問,仍稱「疫情是可防可控的。」後來這一視頻火遍全網,被人罵其祖宗八代。

眾所周知,只有傳染源、傳播方式和途徑、治療藥物三者都找到了,才堪稱「可防可控可治」。病原體尚未找到,傳播途徑亦不清楚,防治疫苗剛開發,何況SARS過去17年了,到如今都沒開發出疫苗,不知這些專家哪來的底氣,膽敢信口開河,拿十幾億百姓的生命安全當兒戲?!

6.「千萬別相信政府」——隱瞞醫務人員和醫療物資緊缺,患者得不到治療真相

早在1月23日,湖北省中醫院、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等24家醫院相繼發出公告,向社會各界徵集捐贈醫療防護物資。1月30日,微博上再次出現求助消息,「物資即將用盡,武漢協和醫院再次求助。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一邊是武漢一線醫院醫護人員的苦苦求援;一邊是當地紅十字會捐贈的醫療物資堆積如山。而且有人發現,湖北省紅十字會還將捐贈的口罩分發給不在疫情徵用名單中的一家做「人流」的莆田系民營醫院;不僅民間捐贈醫用物資被紅十字會層層攔截,中共官員也跟一線醫護人員搶奪口罩;有些地區各自為陣,占山為王,甚至出動警察攔路搶劫醫療物資。

因醫療物資和醫療設備奇缺,致使處在疫情防控最前線的醫療工作者只能把雨衣當作防護服,最終導致至少3,000多醫護人員被感染,醫療體系接近全面崩潰。與此同時,那些告別親人、犧牲春節、冒著危險趕赴武漢援助的外地醫護人員,居然在當地因封城而無吃無喝,也無車輛接送。

令人極其氣憤的是,湖北省長在新聞發布會上照樣臉不紅心不跳地宣稱,醫療物資充足。總理李克強視察武漢問大家有沒有什麼困難時,所有在場人卻齊聲高呼「沒有困難!」

社交媒體熱傳的一段視頻顯示,武漢一名醫護人員已接近崩潰,她向親友哭訴:「醫院缺物資,缺人手,已經數十萬人感染,政府沒有任何物資供應,看著好好的人就一個個倒下。」她最後絕望地告訴大家:「千萬別相信政府,只能靠我們自己!」

面對因醫療資源和醫護人員嚴重不足,而出現的就醫難、就診難、確診難、住院難等種種混亂局面,聲稱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共當局,卻驚慌失措,束手無策,一籌莫展。網絡上患者及家屬求救的帖子多如牛毛,而沒發帖或不會發帖的還不知道有多少?因一床難求,無數患者被各家醫院推來推去。既延誤了醫治時間,又增加了互相傳染的風險。

於是,有的因無處可去,只能流落街頭,並突然倒地身亡;有的從輕症拖成重症,又從重症拖至死亡;有的在絕望中將鈔票撒出窗外,或跳樓自殺;有的直接在排隊就醫時,忽然栽倒在地;有的醫院走廊裡堆滿了死者屍體,長時間無人收屍;也有的患者還未斷氣,就被強行拖走火化……

7.焚屍爐全天不停運轉——隱瞞實際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

由於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各大醫院人滿為患,官方公布的感染和死亡人數被指嚴重失實,民間傳出很多患者沒有得到確診就已經死亡。因不斷人為的修改診斷標準和死亡原因,大量的感染病患與死亡病患根本就沒有出現在官方公布的數據中,以致疑點重重。

◆治療幾千個病人,需要投入17萬醫務工作者?
1月29日晚,湖北省衛健委主任發布最新消息:「初步估計,為應對新型肺炎疫情,湖北全省各類醫療機構,投入一線的醫務人員超過17萬人。截至28日晚,全國共有52支醫療隊共6,097名(後來達到4萬名)醫療隊員在湖北協助開展醫療救治工作。」

◆多少名確診病患需要10萬張床位?
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在會上指出,全省確定112家定點醫院醫療機構,開放床位近10萬張收治患者。媒體發出質疑聲音後,官方快速刪除了相關報導。曾大張旗鼓舉辦「萬家宴」的百步亭社區,因感染嚴重,全社區9個網格,一個網格約4,000戶家庭,一天只分配給一個確診名額。足以見證中共官方數據之真實性。

◆為什麼漢口14台火化爐全天運轉?
有港媒調查,真實死亡的數據或很恐怖,最先被指定為專門火化傳染病死亡屍體的漢口殯儀館,就有14台火化爐全天候運轉。同時,全市運送屍體的殯儀車輛、運屍袋、搬屍人員及防護裝具統統告急。2月中旬緊急從外地調運40台移動火化爐,每台每日可燒5噸屍體。如果按全市現有8家殯儀館74台火化爐全天24小時不停火化死者來推算,每天武漢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應不少於500人。貴州一小學教師因在微信群轉發這一消息,就被當地警方拘留十天。武漢市民方斌在第五醫院實地拍攝的畫面顯示,僅僅在5分鐘之內就從醫院拖出8具屍體,還有2具屍體尚未拖出。隨後,他也被武漢國保警察綁架失蹤。

毫無「大國自信」的中共,就連醫院的染病人數和死亡人數都成了「國家機密」!百姓無權過問,否則,大牢伺候。

8.「謠言」變「預言」——隱瞞民間真實聲音,抓捕疫情吹哨人

國難當頭,「穩定壓倒一切」的中共,嚴防死守的不是病毒,而是真相。為了引導輿論,欺騙百姓,不惜大肆封口,抓捕網民,嚴控網絡。

去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微信爆料,他們醫院當天拿到第三方檢測機構的送檢結果,化驗單上顯然寫著:SARS冠狀病毒。極其巧合的是,這一送檢樣本又正好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所在地,江夏區人民醫院轉入武漢中心醫院的患者,以至於後來武漢病毒研究所被置於風口浪尖。

國際病毒命名委員會也將武漢肺炎病毒正式命名為SARS-COV 2,明確指出與北京SARS病毒為「姐妹關係」。但31日上午,大陸新京報卻率先闢謠:「武漢中心醫院稱網傳SARS系謠言,尚無疑似或確診患者」。

其實,早在9月18日,也就是武漢軍運會召開前夕,武漢當局就在天河機場舉辦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突發演習」。為了誤導民眾,隱瞞真相,當局卻輕描淡寫的稱之為「不明原因肺炎」。

正是在有意混淆疫情名稱之後,武漢警方才堂而皇之的以傳播不實信息為由,傳喚了李文亮等8名疫情「吹哨人」。並將這一消息在央視密集循環播放。後來事實證明,中共當局才是真正的造謠者。而當被億萬網民高度關注的李文亮醫生去世後,中共一面貓哭耗子假慈悲,據此來平息民眾沖天怒火;一面狗改不了吃屎,繼續抓捕敢於大膽揭露疫情真相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和李澤華等真正的勇士。

著名媒體人陳季冰發表的《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直擊此次疫情的癥結,但很快遭刪除。時評作家王亞軍前腳剛給武漢捐贈物資,後腳就因幾篇談論疫情的文章遭到湖北國安的威脅,「如果不想在拘留所或某些地方過年的話,你就應該閉嘴。」

加拿大學者最近公布的一項研究顯示,騰訊等公司早在去年12月武漢肺炎爆發初期,就收到「如何管理疫情內容的官方指導」,並且隨著疫情的擴散一直持續審查。只允許一邊倒的給奄奄一息、行將就木的中共,打氣輸血,傳播「正能量」。

9. 大擺「萬家宴」——隱瞞哀鴻遍野的慘景,把喪事當喜事辦

◆武漢市政府1月5日向市人大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疫情隻字不提。因「怕引起社會恐慌」,「完全不設防」,甚至下令不准全市公務人員,包括醫生、空姐和乘務員戴口罩。

◆1月17日,武漢官方依舊啟動給市民派發20萬張免費旅遊券的所謂惠民活動。到了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一如既往地舉辦「萬家宴」,動員4萬多個家庭共計10多萬人參與,用以粉飾天下太平,與民同樂。

◆1月21日,湖北省委在洪山禮堂舉行2020年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營造「喜慶、歡快」的節日氛圍,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等人觀看演出。

◆即便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幾個小時之後,北京當局還在人民大會堂舉行2020新年團拜會,置百姓疾苦於度外,大談「中國夢」,隻字未提武漢封城,隻字未提疫情。

◆1月24日(大年除夕),武漢等十三座城市已經被封,當地醫院早已人滿為患。但中共照常舉行一年一度的春晚,繼續給偉光正的中共歌功頌德。

一段兩分鐘的視頻顯示:一邊是武漢肺炎疫情肆虐,被封城的武漢哀鴻遍野,醫院水泄不通,醫療物資匱乏,醫護人員和患者瀕臨崩潰;另一邊是北京央視喜氣洋洋,歡天喜地,用無數百姓血汗錢營造的歌舞昇平,歲月靜好,「問我國家哪像染病」的虛假繁榮,與武漢水深火熱的慘境形成強烈反差和鮮明對比。有社評嘲諷,「全世界都知道武漢被隔離了,只有武漢人不知道武漢被隔離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