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中國真的控制住疫情?X大疑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2日訊】【新聞看點】中國真的控制住疫情?X大疑點(2020/03/11)(總第543期)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肆虐了100天後,湖北省潛江市今天(3月11日)也上演了一幕烏龍。昨天剛宣布將在今天上午10點解除市內的所有交通卡口,全面恢復正常生活秩序。但是在今天解封的前一刻,當局又突然取消了先前的公告,繼續實行嚴格交通管制和人員管控。

武漢封城的第48天,武漢的所有方艙醫院昨天全部「休艙」了。同時習近平戴著美國生產的3M牌N95口罩,也去了武漢。同一天,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中國疫情局勢「實現逆轉」。

這些跡象是否說明中國的疫情已經得到了控制呢?

譚書記再唱讚歌,誰還信?

昨天,被網友稱為「譚書記」的譚德塞表示,中國疫情局勢實現了逆轉,「病毒正在退卻」。

譚書記又出面為中共站台了。不過譚書記現在已經騙不了人了,前段時間他在北京撒謊,導致疫情蔓延到全世界。人們都看到他幾乎成了中共的一員,所以現在為中共唱讚歌,沒有作用,更何況他剛剛收了中共2000萬美元的賞賜。

方艙「休艙」,患者去哪了?

隨著習近平到訪武漢,中共當局宣稱武漢市的方艙醫院全部休艙。中共官媒稱,武漢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昨天舉行了休艙儀式,是最後一所休艙的方艙醫院。

報導稱,從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中共在武漢臨時新建了16所方艙醫院,集中收治武漢肺炎患者。從啟用到3月10日,總共收治了12000多名病患,到目前為止已經全部出院或轉院。

當局沒有說明這些進入方艙醫院的人是否有發展為重症的患者,也沒有說明是否有不幸離世的病例。但僅目前中共官方通報的數字,武漢還有確診病例17772例,其中的重症患者4850例。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特·霍爾姆(Michael T.Osterholm)對中共的疫情統計數字表示嚴重質疑。他對紐約時報表示,「我不知道這是否是可持續的。中國真正取得了什麼成就?他們真的控制了病毒嗎?還是只是壓低了數字?」

那麼擠滿了16個方艙醫院的眾多患者,究竟去哪了呢?

武漢市民高先生對新唐人表示,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情況,「很難猜測」。治癒的話,估計現在特效藥還沒出來,治癒的可能性不大。

另一位武漢市民呂先生表示,中共在台上演獨角戲,想怎麼演就怎麼演。所有道具、一切東西都是他們的,「所有的東西都必須講政治」。

就是說,人們都不知道從方艙醫院出來的患者是不是真的康復了,不敢相信中共的說法。因為現在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一切都只能靠自身的抵抗了。早就有武漢的醫生透露,患者身體免疫功能強的,能挺過來就挺過來了,如果挺不過來那就不行了。

有網友在推特爆料說,中共對方艙醫院的患者分為三類進行處理。第一類是不幸病死的,直接火化了。第二類是發展為重症的,這些人都送到了武漢的定點醫院。第三類是病情沒什麼變化的,說成是康復出院了。

網友爆料的消息,我們暫時無法核實。不過有一個消息非常值得注意,武漢漢陽小區出現了疫情再度大爆發。

醫院人滿為患

網友發給我一段視頻,說武漢心臟病醫院的急診室是滿的。

【原聲視頻】2020年3月10日,武漢亞洲心臟病醫院,急診室是滿的,新來的病人完全沒法收,新來的病人完全沒法收。這是救護車剛剛送過來的。

昨天(10日),武漢居民張毅陪同母親去武漢一家醫院,希望安排患有嚴重心臟病的母親住院。但醫院要求病人和陪護人員必須「全部做查血」,為的是排除是否感染了武漢病毒。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急診室裏人滿為患,「現在來的新病人急診室根本不接待」。他前面有個人,化驗單上顯示為陽性,醫生讓他去隔離醫院。

張毅說每天都有這種新增的病人,而且是確診的病人。可是這些人都是待在家裏,根本沒有出過門。他們「沒有任何症狀,不發燒」,但是都是病毒攜帶者,「是來看其他的病才發現的」。

張毅說「反正是很恐怖的,說明除非武漢每個人都做檢測。否則,雖然你是關在家裡四十幾天,但是出來你就是一個病毒攜帶者」。

張毅指出,當局所說的情況,與他在醫院親眼看到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他認為中共的數據「完全不可信」。對於從方艙醫院出來的患者,他也感到擔心,在沒有特效藥物治療的情況下,那些人是真的治好了嗎?「如果說把這些人全部都放出來,絕對又是一波交叉感染的高峰出現」。

漢陽小區疫情大爆發

前天(9日)武漢一位醫生的家屬向新唐人爆料,漢陽的幾個小區再次爆發了大規模感染。「就是因為有人出院以後,出院說是治癒了的,然後在取快遞的時候,群體聚集又感染了」。

對這個情況,中共官方沒有通報,媒體也沒有報導。但是這位匿名醫生家屬說,他所在的微信群裏面的朋友,有人「去實地查看了」。

這位匿名家屬說,「不是官方報導,是我們在微信群裡面傳的,然後有人到現場去看了。不僅僅是小區封了,是底下的路都封了。就是車只能從高架橋,只能從二環上面走,車都不讓從底下走,因為連著成片的那一片小區全部都大規模爆發了。」

這位匿名醫生家屬還告訴新唐人,中共的數據變來變去,就是為了隱瞞一些真相。他說「據我了解就很多出院的病人,就是官方宣稱治癒了的病人,不管事從方艙醫院出來的,還是從隔離醫院出來以後,又發病了,然後犯病了又人傳人,又感染了很多的人」。

這位醫生家屬表示,雖然當局的數據是一直在往下降,但知道這些復發病例的民眾,都感覺武漢肺炎「似乎很難治」。如果不堅持治療,或者是在一個隔離的環境當中,很快就容易復發。

最新通告:繼續嚴控離漢離鄂通道

湖北當局發出了一份最新的通告,要求繼續實施嚴格的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並且繼續延遲學校開學。通告中表示,在嚴控離漢離鄂的同時,做好滯留在湖北的外地人員服務保障工作。

通告中稱,「中風險、低風險」地區的人員,可以憑著健康碼「綠碼」在省內安全有序的流動。「高風險」地區的人員,憑著健康碼「綠碼」,可以和省內流入地採取「點對點」運輸方式安全有序流動。

通告還指出,仍然要「加強交通運輸管理」。武漢及省內其它高風險地區的客運航班、客運列車、汽車、客輪以及城市公交繼續停運。中低風險地區,在必要的防控措施前提下「逐步有序恢復」。

學校開學仍然繼續延期,具體時間根據疫情防控,在評估後確定。企業復工也是按照低中高風險的區域,實施分區分級差異化防控,分類分時有條件復工復產。

從湖北當局最新的通告中可以看出,他們對疫情的防控並沒有放鬆,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比前段時間還似乎有所升級了。這一點,從湖北潛江的自己打臉當中,也可以看出一些問題。

潛江昨解今又封

今天上午鄰近10點,湖北潛江當局突然宣佈,取消武漢肺炎疫情指揮部的第26號通告。全是繼續實施嚴格交通管制和人員管控,要打贏「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總體戰、狙擊戰」。湖北日報指出,潛江仍然在湖北省的12個高風險地區之列。

昨天潛江疫情指揮部開會討論後決定,要在今天上午10點,正式解封市內的所有交通卡口。恢復所有的公共交通,企業也會全面復工復產。北京日報旗下的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昨天撰文表示,在湖北全省的17個市州中,潛江是第一個宣布封城、也是第一個宣布全會恢復生產生活秩序的。

很顯然,習近平「親自」訪問武漢,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推動人們復工復產。對於地方各級政府來說,如何揣摩到最高領導人的心思,取悅北京,對自己的日後升遷都是有好處的。所以潛江的這個動作,大有討好北京當局的意味。

可是睡了一覺天亮後,當局否定了昨天的決定,打了自己一個耳光,「繼續實行嚴格交通管制、人員管控」。網友表示,「朝令夕改2.0版」,「說明他們領導挨罵了」。

潛江的這個動作,幾乎是複製了2月24日武漢的「朝解夕封」。因為武漢當時根本不具備解封的條件,疫情非常嚴重。如果強行解封,會加重疫情的擴散。

從潛江烏龍來看,疫情還是很嚴重的。而且當局對疫情的真實情況是非常清楚的,知道現在解封的嚴重後果。所以才會做出朝令夕改、自己打臉的事情,要把自己吐出的東西,生生的吞下去。

就在整理稿件過程中接到網友的爆料,杭州江乾區重新路萬品汽配城突然被封鎖了。事先人們一點不知情,當局的行動很突然,也很快速。網友沒有說是什麼情況,但目前出現封鎖,很容易讓人聯繫到武漢肺炎疫情。

李蘭娟:不能輕易說疫情結束

李蘭娟是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她在回應媒體詢問時表示,現在還不是說「疫情結束」的時候。希望新增病例能夠儘快降到兩位數,然後「清零」。

這位中共工程院院士表示,但是她表示,「現在要一步一步來」。基於疫情的特殊性,她強調指出,「目前還不能輕易說疫情結束」。現在還有很多病人在醫院需要救治,很難定義具體疫情結束時間。

李蘭娟認為,如果說疫情基本結束,需要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指標做支撐。一個是清零之後,再過2個潛伏期的國際標準。另一個是把現有病例全都都找出來,要麼收治住院,要麼進行隔離,以確保不會再有新的病例出現。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對傳染病請結束制定的標準,最後一例確診的患者要經過兩次病毒檢測。如果兩次檢測都呈現陰性,之後安全渡過兩個潛伏期後,就可以認為這種疫情已經結束了。

當局有瞞報

很明顯,中國還有大量的確診病例。而且像那位武漢市民張毅所說的情況,還存在著數不清的沒有表現出症狀,但實際已經被病毒感染的人。

目前的情況,雖然世界上多個科研機構都在趕進度研製疫苗,但是最早進行臨床試驗的,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所以不只是不能說疫情沒有結束,甚至人們對病毒還處於束手無策的階段。

這種情況下,當局會不會有新的瞞報情況呢?

在當局反腐要求復工復產的情況下,地方政府一直在防疫抗疫和復工復產之間進退維谷。比如遼寧某地就對下級下達命令,如果再有新增病例,立刻免除當地衛健委負責官員的職務。

武漢的某個小區也一樣,說如果沒有出現新的武漢肺炎患者,那麼上級主管部門會對下屬進行獎勵,獎勵金額高達20萬元。

在這種與自身政績和仕途升遷聯繫在一起的壓力下,當然不能排除地方官員繼續瞞報疫情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中國的疫情根本沒有什麼逆轉,也根本沒有得到控制,這只不過是中共官員為了保證權、保經濟的謊言。

其實昨天習訪問武漢,很多人也知道是當局演戲。中共官員也知道,百姓對他們演戲是很清楚的。但他們就是繼續演,繼續騙。為什麼?

這就是中共官員的末日心態,只要有一個人被騙,他們就會繼續下去。能騙一天是一天,能騙一會是一會。

這就需要我們必須清醒,不要上中共的當。別被中共賣了,還幫中共數錢,那將是永遠的遺憾。如果再賠上性命,成為中共謊言的代價,結局將會非常悲慘。

最後還要說個讓我相當感動的事。今天收到一位網友的資助和留言。網友說「從新聞看點一出來,就覺得寫的非常好。而『你今天看沐陽了嗎』這句話,變成了平時的慰問語。也感恩大紀元背後的工作人員,辛苦了!」

謝謝大家對我們的肯定和鼓勵!在我們不斷受到打壓的時候,得到大家的各種支持和肯定,心裏暖暖的。我們會不畏打壓,繼續努力。也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我們,關注我們。

好,以上就是今天的電視節目部分。在會員專區,今天會談談習近平訪問武漢的幾個怪異現象所反映出的問題,還會跟大家分享一位網友的爆料,也是被中共緊急全網刪除的文章。從中看看,為什麼武漢的醫護人員付出那麽慘重的代價。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習訪武漢的怪異現象

習到訪武漢,前後時間加在一起還不到12個小時。不過時間雖然很短,但是其中的一些細節卻很怪異。

昨天我們就已經說了兩個現象,就是大批的警察進入到東湖庭園各家各戶,駐守在陽台上。多個大樓樓頂還有很多的狙擊手,那種陣勢,給人的感覺是如臨大敵,彷彿有人會進行刺殺一樣。

當局的心虛害怕,讓網民迅速編了一首童謠:習大大,來視察,每戶先安兩警察。一心只為百姓好,警察讓俺閉嘴吧。閉嘴吧,不說話,要說只說黨偉大。偉大從來不摻假,大大聽了笑哈哈⋯⋯

不知道北京當局會不會聽到這首童謠,聽到後會有什麼感想呢?

網絡上流傳著一段視頻,是習帶著大小官員們到達東湖庭園小區後的情形。在習下車的時候,視頻中先是一名男子問「喊不喊啊?」沒有人回答。隨後又有女子連聲問「喊不喊,喊不喊?」

過了一會,在車旁迎接習的一名戴口罩的官員向大樓的方向舉了一下手臂,似乎是向身後示意,隨即視頻中出現了男子高喊「習主席好」。

這一齣戲,我只能呵呵了。這與孫春蘭視察武漢小區、群眾高喊「假的、假的,全是假的」完全不一樣。哪個真,哪個假,大家會有判斷。但是可以看得出,北京當局對這種感覺似乎很受用、很享受。

大陸媒體報導,習一行還去了火神山醫院。央視的畫面中顯示,習身後的牌子是火神山醫院的字樣。習似乎站在「火神山醫院」的大門口,在向人們發表講話。

我們聽說火神山這個名字,是當局為收治武漢肺炎患者,臨時搭建的簡易醫院,像是集裝箱一樣的構造,拼接組合而成。什麼時候「火神山醫院」變成了一個混凝土建築?

還有非常細心的網友發現,習和旁邊的人都在地上被陽光投出了身影。但是這些身影卻朝向不同的方向。難道天上又出現了多日同天的奇觀?否則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呢?

網絡上還流傳著一組習在火神山醫院,對醫護人員和武漢肺炎患者進行慰問的照片。不過大家別誤會,慰問是通過大屏幕進行了,不是面對面。而且有熟悉習所處的位置的網友認出,那裏並不是火神山醫院,而是武漢職工療養院。

還有一張更火的照片,我們先來看整體畫面,這是習在一個社區服務中心,跟當地官員、醫護人員和志願者們見面。習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離圍坐的人們有幾米的距離。

這種座位的安排,我們可以認為是習怕被感染。因為專家說這個病毒的感染距離是4.5米,所以習要跟人們保持一段距離。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拍下習的畫面,很多人產生了聯想。習兩手握在一起,放在小腹的位置。如果不看剛才整體的照片,是不是會想到習被人圍著批鬥呢?當年溫家寶都是在災情出現後,第一時間趕赴現場,甚至為災難落淚。

有人曾諷刺溫家寶是「影帝」,言外之意是他在表演,並不是真實的。退一步講,就算是表演,那也是需要功夫的。

就在習到訪武漢的同時,中宣部緊急刪除了一篇有關「疫情發哨人」的文稿,寫的是李文亮醫生的同事艾芬醫生的事。網友給我發來了這篇文章的截圖,跟大家分享一下。

12月30日,艾芬看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隨即她拍了下來,並傳給了醫學院的同學,又被人傳到了武漢醫生圈。轉發這份報告的人,其中就包括李文亮,也就是被人們稱為八勇士的那8位醫生。

李文亮等人是被警察約談訓誡,但是艾芬是被醫院監察科科長找去談話。元旦那天,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說她作為急診科主任,「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她被要求不准對外發布肺炎的訊息,甚至都不能告訴自己的丈夫。

當天晚上回家,艾芬進門後就跟老公說,「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就好好的把孩子帶大」。她的第二個孩子才1歲多,說這種話,讓她的老公莫名其妙。但艾芬沒有說出自己被訓話的事,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門一定要戴口罩。

艾芬很清楚,病毒發生了人傳人,但是醫院為了隱瞞真相,甚至不讓醫生把隔離衣穿在外面,說是「會造成恐慌」。

1月11日,急診科護士胡紫薇被感染了。這個時間,正是中共國家級空中行的人專家王廣發說「可防可控」的時候。

1月16日,醫院的一位副院長再本醫院護士感染的情況下,還說「某些高年資的醫生不要把自己搞得嚇死人的」。另一位領導繼續說,「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不過17日,江學慶醫生住院了,並在10天後插管、上了ECMO。

在人物的這篇文章中,艾芬說她所在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因為感染病毒離世的醫生就有4位。還有200多醫護感染,目前多個科室主任在用葉克膜維持生命。隱瞞疫情,使武漢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醫務人員的感染和死亡比例,在武漢所有醫院中是最多的。

僅在急診科就有40多人感染。有三個女醫生是全家感染,兩個醫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個女醫生的爸爸媽媽、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個人感染。艾芬憤憤地說,「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

醫生們一個接一個倒下,病人的情況就更糟了。病區飽和,基本不再接收病人。重症監護室(ICU)「堅決不收」,說裏面有乾淨病人,一進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斷的往急診科湧入,後面的路又不通,全部堆在急診科。病人一排隊就是幾個小時,醫護人員也不能下班。艾芬介紹,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監護室的時候,「就是他們見的最後一面,你永遠見不著了」。

有一位病人家屬跑過來,說要一張床,他的爸爸在汽車裏不行了。因為地下車庫已經封了,他的車子也堵著開不進來。當艾芬帶著設備跑去汽車,人已經死了。艾芬說「你說什麼感受,很難受很難受。這個人就死在汽車裏,連下車的機會都沒有」。

還有一份老人,老伴剛在金銀潭醫院去世,兒子女兒也都被感染了,還在打針,照顧她的是女婿。她女婿一看就是個有文化有素質的人,過來跟我說謝謝醫生等。艾芬心裏一緊說「快去」,根本耽誤不了。結果送去就去世了,一句謝謝雖然只有幾秒鐘,但也耽誤了幾秒鐘。她說這句謝謝壓得我很沈重。

1月30日,一位白髮老人的32歲兒子死了。他就盯著看醫生給他開死亡證明,根本沒有眼淚。艾芬說「怎麼哭?沒辦法哭。」看他的打扮,可能就是一個外來的打工的,沒有任何渠道去反映。沒有確診,他的兒子就變成了一張死亡證明。

艾芬說,大概一月中旬,醫院的領導也陸續病倒了,包括門辦主任和三位副院長。艾芬密切接觸過的同事,一個接一個的倒掉了,她也是每天抱著必倒的信念在工作,但是一直沒有倒。

2月17日,艾芬收到一條同濟醫院同學發來的消息,是向艾芬說「對不起」的。因為他把消息傳播出去後,艾芬受到了訓誡。艾芬對那位同學說,「幸好你傳出去了,及時提醒了一部分人」。

艾芬說,這次疫情對醫院裏很多人的打擊非常大,好多醫務人員都有了辭職的想法,甚至包括骨幹。艾芬也有過無數次的念頭,是不是回家做個家庭主婦。疫情之後,她基本沒回家。

2月21日,醫院領導又找到艾芬談話。艾芬有幾個問題想問,但是沒有說出口,比如有沒有覺得那天的批評是錯的?艾芬希望能得到一個道歉,但是沒有人在任何場合對她表示過抱歉。

艾芬說,這次的事情,更說明每個人還是要堅持自己獨立的思想。因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可以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這樣在我們上傳新節目的時候,您就會收到通知。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介紹給您周圍的朋友。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