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病毒冠名世界大戰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3日訊】兩年多前,就是2017年10月,中國的十一黃金周假期,我在香港的地鐵上,見到乘客吵架。吵架的人,一邊是一位香港男士,一邊是兩位中國大陸來的女士。當時車廂裡人很多,那位男士要下車,所以他一邊說「excuse me」,一邊向車門挪動。可能他碰到了兩位女士,她們很不高興,就指責說「你不會說一聲嗎?」意思就是你出聲,我們可以讓開。這位男士解釋,「我有說,有說excuse me」。

這個事情發展到這裡,都非常正常,小事一件,他說了,她們可能沒聽到,如此而已。但隨後,事情發生了令人意外的轉變。

兩位大陸來的女士中有一位說:「你是不是中國人?你一個中國人講什麼英文,學鬼說話」。

當時,我面前的畫面,突然覺得有點像日本那種卡通片,那個香港男士頭上的火突然冒出來。

這位男士很大聲說:「我不是中國人,我是日本人,我叫做和田秀夫」,我也不知道這個名字是哪來的,「我們占了你們的釣魚台,就是釣魚台,香港人喜歡說釣魚台,你們能把我怎麼樣,咬死我嗎?」

我很難描述當時車廂裡的氣氛。幸好很快車到站,那個男士下車了。

這個問題,在前半段,屬於有誤會,雙方是理性溝通,而後半段,因為上升到愛國與否了?變成了一種情緒上的對抗,這個時候,邏輯和理性就什麼用都沒有了。

人類相互交往溝通的時候,一旦走到這個程度,衝突基本上只會越來越嚴重。

眼下,人類正在進行一場與瘟疫的戰爭,因為猝不及防,各國都焦頭爛額。但其實,還有另外一場戰爭,也正在展開,而且激烈程度絕不亞於對瘟疫的戰爭。這就是,怎麼稱呼這個瘟疫的戰爭。

中共大外宣全力戰備

上周三,中國外交部記者會,發言人趙立堅稱:「個別媒體稱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極不負責任,我們對此堅決反對」。隨後他開始提高問題的層次,「我們要共同反對『信息病毒』、『政治病毒』。個別媒體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情況下,妄稱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企圖讓中國背上製造疫情災害的黑鍋,完全是別有用心。」

大家覺得,是不是和第一個故事,什麼地方有點像了。

上周六(7日),中國駐南非大使林松添在推特上稱,「來自美國、歐洲和日本等國的科學家進行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的來源仍不確定,應避免污名化。」我不知道他說的這些研究,和發源地點有什麼關係?

林大使在前一天的周五,在中國駐南非大使館內,邀請南非及中國駐當地官媒就「武漢肺炎疫情」舉行了第四次記者會,外國媒體報導說,期間他們會非常小心翼翼地迴避「武漢肺炎」的用語,嚴格使用「新冠肺炎疫情」。

林松添還重點強調:新冠病毒雖然首先在中國大規模爆發,但並非原產於中國,更不是中國製造。

已經從鍾南山的「不一定源於中國」,變成了並非原產於中國了。

他接著說,中方不接受中國製造的說法,或污名化疫情的指責,這些是不負責任的謠言。

上個星期,中國駐歐洲多國大使館,統一發布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中共黨媒《求是》雜誌上的文章,稱中國為阻止疫情向全球擴散展現了擔當並贏得信任;文章要求駐各國的外交官主動開展對外宣介,講好中國「抗疫故事」,推動「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

駐英大使劉曉明、駐法國大使盧沙野、駐德國大使吳懇、駐瑞典大使桂從友等等,近期曾分別與所在國的媒體會面或發表公開演講。主要都是要警告大家,不要用武漢病毒,或是中國病毒的說法,而是要用中國官方的新冠狀病毒這個用語。或者是世衛組織的COVID-19。

歐洲媒體評論說,中國政府和中共領導人試圖推翻新冠病毒源自中國的印象,最近幾天,世界各國的中國外交官正在就此發動一場輿論宣傳戰爭。

中國政府一個重要的方法,就是指責,說武漢病毒或中國病毒是別有用心,是信息病毒,政治病毒。

我想說,這種做法非常中共特色,是中共宣傳的主要方法之一,偷換主題,偷換概念,然後就是,像我們剛才那個故事講的,迅速抓住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制高點。他可以很快地把正在討論的問題,上升到一個你無法觸及或者無法理解的高度。

你們兩人在車廂裡面碰了一下,什麼時候,和怎麼的就變成了愛國這麼高大上、這麼高層次的問題了?

其實網友對此不會陌生。
你說日本空氣好,他說你是漢奸;
你批評三鹿奶粉有三聚氰胺,他說你不愛國;
你喜歡iPhone,他說你忘了百年屈辱;
你說武漢有疫情,他說外國勢力想要顛覆共產黨。

這個邏輯到底是怎麼過去的,如果你沒有在中國上政治課,你永遠搞不清楚。

不過,遇到這種情況,大多數時候,你只會變得非常憤怒,就像地鐵裡面的那個香港男士一樣。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過去幾天在接受電視採訪的時候,他就堅持用「武漢病毒」這個名詞。而且他直接對美國觀眾說「請記住,這是武漢病毒所造成的。」

蓬佩奧拒絕接受中國聲稱病毒可能是從其他地方傳出的說法,他表示,北京當局未分享更多資訊「令人非常失望」。他說,請相信,我們清楚這個病毒是從哪裡來的。

他在CNBC訪問中說道:「我很高興他們努力因應,但不少中共官員都已表示這(病毒)從武漢傳出。」

美國福克斯電視的卡爾森,9日在《Tucker Carlson Tonight》節目中,就故意把「中國冠狀病毒」(Chinese Coronavirus)標在大畫面上。

在海外的社交媒體上,很多人直接用武漢病毒,或者中國病毒,就是不用中國官方的說法。

很多中國官方、官媒和大外宣的各種社媒,現在還在四處滅火,通常是用種族主義的指責。

這非常好笑。國際上的命名,通常用第一個發現人的名字,或者第一次發現這個事情的地方來命名,是一種通常的做法。日本腦炎,德國麻疹,西班牙流感,還有香港腳呢。

去年,中國豬肉拚命漲價,官方一直都在強調那是「非洲豬瘟」。還有伊波拉病毒,伊波拉就是發現第一宗這種病毒的地方,那是在非洲。

到了中國,就都成了別有用心?就成了政治病毒?就成了種族歧視?

有冇搞錯

武漢醫生:李文亮本來可不死

在中國網絡上,其實戰爭也同樣很激烈。

《人物》雜誌的一篇報導,專訪了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這篇文章刊出後不斷地在網上被刪除,卻不斷地被網友被轉發,有大陸朋友說,大家用各種方法進行轉發,不斷刪不斷轉,他本人就轉了十次。

這篇文章瘋傳的時候,艾芬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已經證實有四名醫生殉職,包括著名的李文亮,和近兩百名醫護人員感染。

我們談一下這篇被不斷封殺刪除,又不斷被大家轉發的文章。文章主要講述了艾芬當時遭遇的各種情況。

12月30日那天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她把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醫學院的同學,隨後,這份報告傳播武漢醫生圈,而從中轉發這份報告的就是包括李文亮在內的八位醫生。大家知道,李文亮這八位醫生,很快被公安局找去訓話了。

艾芬12月30日把實情傳出去後厄運降臨,12月31,醫院轉發武漢衛健委消息,警告不能對外隨意發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為信息洩露引發恐慌,要嚴肅追責。

1月1日,醫院監察科科長通知艾芬第二天早上過去談話,並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艾芬說自己當時有種絕望的感覺:「好像整個武漢市發展的大好局面,被洩露的信息給徹底破壞了。」

艾芬很清楚發生了人傳人,但是醫院為了隱瞞真相,甚至不讓醫生把隔離衣穿在外頭。大概是隔離衣穿在裡面,外面罩一個普通醫生,「說隔離衣穿外頭會造成恐慌。」

當武漢還在隱瞞疫情,當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還在說可控可防的時候,1月11日,急診科護士被感染。

但是,居然在1月16日,一位副院長還在說:「大家都要有一點醫學常識,某些高年資的醫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嚇死人的。」另一位領導上台繼續說:「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

但是一天後,一個副院長住院。

艾芬說:中心醫院的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信息透明化有關。你看倒下的人,急診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沒有那麼重的,因為這些醫生在最前線,有防護意識,並且一生病就趕緊休息治療。重的都是外圍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學慶是甲乳科的。

艾芬對《人物》記者表示:「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所以,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

原話是,老子管他批評不批評!

怎麼說成四川話了?

我覺得我們所有人都應該記住艾醫生這句話,從現在就要開始,要說真話!老子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管他批評不批評!

好,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裡。感謝各位的關注,我們明天再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